YouTube开放再添一国,这次是伊朗

当许多人对伊朗的印象还停留在2002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所描述的“邪恶轴心”时,那儿的人们已悄然用上 YouTube 跟 Twitter 。

上周轰动一时的国际新闻便是伊朗宣布将遵守伊核协议,西方对伊朗的经济制裁随之解除,伊朗也将大步迈开对外交流的脚步。对此,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不吝赞美之词,称这掀开了伊朗历史的“黄金篇章”。

奥巴马政府与伊朗当局也达成和解协议,伊朗释放关押的4名美国公民,其中包括一名伊朗裔的游戏开发者。作为“和解大礼包”的赠品,伊朗人民惊奇发现,他们居然能正常浏览 YouTube 跟 Twitter 。

《每日电邮报》,上周日有伊朗学生兴奋地在 Twitter 上发言 ,“这是我从无制裁的国度发出的第一条,也是无需绕过审查的第一条微博”。法新社驻德黑兰的副站长阿瑟·麦克米兰则发现他能在正常Wi-Fi环境下浏览 YouTube,至于 Twitter 跟 Facebook 暂时还连不上。

arthur

一名伊朗裔记者@ NegarMortazavi表示,Twitter 并非完全解禁,只针对特定用户(如记者),不排除是技术故障原因。

类似的情况此前也发生过,2013年9月,伊朗发生 Twitter 跟 Facebook 突然能正常登录的事故,一天之后网站又被封上,当局给出的理由是技术故障。

在经历2009年那场充满争议的选举后,伊朗为加强管理,关掉了许多国外网站的端口。这并不能阻碍伊朗人民了解外界的好奇心,据半岛电视台对2300名伊朗市民的调查,有58%的受访者使用VPN浏览国外的社交网站。

有趣的是,正如“Xi’s US Visit”在 Facebook 的存在,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相当热衷使用Twitter作为对外交流的渠道。2013年10月,履新不久的他便与 Twitter 的创始人 Jack·Dorsey 有过一段意味深长的对话。

rouhani

鲁哈尼总共有两个 Twitter 帐号,一个用英语,一个用波斯语。当初为绕开传统的媒体封锁与孤立,他熟练使用这些新媒体平台,处理国内外的事务。当局也默许人们广泛使用国外互联网产品的现象。据伊朗科学部2013年的官方统计,60%的大学生在使用Viber跟微信。伊朗现任文化部长Ali Jannati曾表示,“不能够以保护伊斯兰价值观为借口,限制技术的进步。”

不得不说,目前正处于伊朗信息自由与开放的关键时刻。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从来是相辅相成的,外部制裁的因素已经削去,剩下就看伊朗当局如何顺应民意,把握这次对外开放的机遇。

当然,不排除伊朗借鉴巴基斯坦的经验,维持原状,相关科技公司很可能也会推出“伊朗定制版”的网站与应用。只不过,密封的口子一旦打开,想封回去可不是件易事。

题图截取自 Youtube 上的一段伊朗青年在德黑兰街头欢快热舞的视频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