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还是要梦?乐视和贾跃亭最终选择了命

在停牌近40天之后,乐视迎来了168亿元人民币的“救命钱”。

1月13日,乐视网融创中国先后发布公告,宣布有关乐视获得168亿元人民战略投资的消息。

其中,融创中国通过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睿汇鑫)以60.41亿元收购上市公司乐视网8.61%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上市公司的关联公司乐视影业15%股权;再以79.5亿元增资以及收购乐视网关联企业乐视致新33.5%的股权,共计150.1亿元。交易完成后,嘉睿汇鑫将持有乐视网8.61%股权,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而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将成为融创中国的联营公司。贾跃亭持有乐视股份下降至 26.45%,但仍为乐视网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此外,乐视致新还获得乐然投资和华夏人寿等共计18.3亿元投资。

根据公告披露的信息,融创中国购买的乐视网作价60.41亿元的股权为贾跃亭转让的老股,订约5日内融创中国需将该笔股权转让资金全部转入贾跃亭的私人账户,贾跃亭须赎回一部分质押的股权。而融创中国将获得乐视董事会一名董事席位。乐视网(SZ300104 )将于1月16日复牌交易。

至此,2016年底乐视宣称的“超100亿元战略投资”细则终得露全貌。乐视官方人士也向PingWest品玩表示,其官方将在1月15日(即周日)召开相关主题的新闻发布会。

乐视就这么”活过来了“?也许,这只是能证明它能“活过来”的第一步。这次超过160亿元的融资和火线救急背后,是一张由乐视董事长贾跃亭、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和联想控股创始人柳传志等人所构成的一张复杂人际与资本关系网,而贾跃亭为了拯救乐视,也做出了他现阶段能接受的最大的让步。

 

孙宏斌和柳传志:明线和暗线

2016年9月,贾跃亭宣布,乐视汽车完成10.8亿美元首轮融资。本轮参投的6家投资机构中,有3家投资机构掌门人为“泰山会”成员,其中就包括联想控股创始人柳传志。知悉本次交易的相关人士向PingWest品玩表示,联想创投曾对乐视汽车做了超过两个月的尽职调查才确定了投资意向,可见柳传志对乐视的基本面是乐观的。

身为商界大佬的柳传志深谙提携后辈之道,他给了贾跃亭金钱和人脉的双重支持。除了投资,贾跃亭也因柳传志的保荐,顺利进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柳对贾的扶助,不仅有“乐视对联想有启发作用”的欣赏心态,也有利益考量。

而据PingWest品玩了解,在资金链危机出现后,贾跃亭11月即接触了在香港上市的融创中国。融创中国的创始人为联想公司创业元老、曾经辉煌一时但最终烟消云散的顺驰地产创始人孙宏斌。贾跃亭与孙宏斌有不少相似之处:他们一反传统晋商“不打无把握之仗”的谨慎传统,都是资本领域的冒险家,同时也都试图作出更多跨界尝试。而孙宏斌和柳传志的复杂关系也是中国现代商业历史上的一个经典故事——

孙宏斌于1988年入职联想,迅速成为联想的“接班人”,但在1990年,因为一份名为《联想企业报》的内部刊物,警惕的柳传志发现这位“少帅”在公司外搞了一套独立财务体系,孙因此被送进拘留所。诸事悬而未决之际,其盟友企图“暴力劫狱”并威胁柳,导致孙被判5年有期徒刑,罪名是“挪用公款13万元”。经两次减刑出狱后,孙与柳握手言和。孙宏斌发起改判无罪的申请,而联想集团则对孙的诉求无异议(见联想集团《联想就孙宏斌事件的说明》),而孙宏斌也得以从柳传志手中借到50万元,做起了“顺驰地产”。不过,因为盲目扩张,顺驰地产资金链几乎断裂,于2006年被迫卖身路劲基建,只留下始创于2003年的高端房产品牌“融创中国”。

孙宏斌在顺驰中国时期的大开大合、骤然扩张之后的失控和命运跌宕,似乎与贾跃亭如履薄冰的现状颇多暗合。

公开数据显示,融创中国在2016年全年的销售额已超过1500亿元,当年9月,柳传志掌控的联想控股宣布,融创中国以136.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联想控股旗下房地产子公司融科智地。如今孙宏斌150亿元驰援同为“晋商”代表的贾跃亭,除了同乡之谊之外,应该与柳传志的从中奥援不无关系。

 

两个“赌徒”的冒险

事实上,此番非贾跃亭首次向地产商求助。

2014年8月,乐视宣布筹划一起规模为45亿元的定增募资。在5家定增对象中,有3家为地产公司(北京蓝巨房地产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宁波久元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北京金泰众和投资有限公司)。不过这笔定增迟迟未获证监会批准,几经修改后的方案于2015年9月获批,融资金额也由最高时的75亿元降至48亿元。

但这次,贾跃亭向地产商求助的性质大不相同。

首先,资金来源与政商背景完全不同。2014-2015年,乐视融资的钱来自面向国内资本市场发起的定增,由于融资金额巨大,市场因股灾惊魂未定,加上乐视陷入的政商风波未平,证监会批文一等就是一年;而此次的150亿元则为战略投资,且主要来源是港资,而乐视的“政治安全”问题看上去似乎已基本解决,监管阻力相应要小得多。

其次,旧融资用来扩张业务,新投资用来救急。乐视2014年8月的公告称,定增得来的钱,最终用途是“包括内容资源库的建设和扩充、网络视频服务运营、平台的研发和升级、智能终端研发及乐视生态各个环节的投资并购等”;而到了2017年,除了“资金链吃紧”、“供应链危机”,银行也拒绝贷款,据PingWest品玩了解,一些曾经贷款给乐视的银行已陆续抽贷,导致上市公司乐视网股价大跌命悬一线。这就注定了这150亿元融资就只能用来救急——至于挑剔的港资融创中国为何看上乐视,旁观者自然心里有数——内地借贷环境急剧恶化至此,贾跃亭只能通过非正式的亲密关系(柳传志的间接人脉和同为“晋商”的地域身份)获得资助,虽然这个来自朋友圈的“化缘条件”多少有些苛刻。

再次,旧融资只要钱,新投资似不限于金钱。公告称,“各订约方将在产业地产(包括但不限于影视产业、汽车产业、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等方面)深度合作”,尽管还未公布细则,但未来双方互相绑定的意图已相当明显。

作为另一个知名的晋商“赌徒”,融创中国近一年的资本扩张之路令人咋舌。2016年也是融创中国的疯狂并购年,在2016年9月收购联想控股子公司融科智地后仅4天,融创中国就以近50亿元价格成为金科地产第二大股东(占股17%);当年11月,再度斥资约37亿元买下恒大集团嘉凯城青岛公司。几天前的2017年1月9日,以26亿元的价格购得链家6.25%的股权。

此次驰援乐视,也是融创首次将投资的领域超出地产领域,“跨界”涉足文娱方向。值得一提的是,孙宏斌在10多年前有过顺驰地产过度扩张最红崩盘和失败的经验教训,此次150亿元巨资驰援危机边缘的乐视,再显赌性。这场交易是一个赌徒向另一个赌徒伸出援手,还是孙宏斌愿意在公司扩张的梦想和现实时间言传身教,给贾跃亭分享一些人生经验,仍有待观察和验证。

 

被大打折扣的“生态化反”梦

但无论如何,这笔高达168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更多地跟乐视如何“续命”有关,而与贾跃亭最疯狂的梦想——造车运动,以及乐视旗下七大业务模块之间的“生态化反”无关。

公告显示:融创中国的150亿元明确分给了乐视旗下最值钱、也是最易盈利的“优质资产”:乐视致新、乐视网和乐视影业,跟投的18亿元也给了乐视致新。

乐视官方宣称:乐视网在2016年有望获得500亿元以上的营收额;乐视影业2016年票房成绩为30.9亿元,位列民营电影公司第二名;至于乐视致新,自从2013年3月乐视“超级电视”发布以来,以超低价占领互联网电视市场的乐视致新,就一直以每卖一台倒赔200-300元的价格在忍痛亏本。卖的越多,亏损越厉害。2016年,互联网电视竞争日趋激烈,上游液晶面板厂家待价而沽,乐视不得不将部分第四代机型提价100-200元。已经有接近乐视内部的人士对PingWest品玩表示:乐视致新在2017年已下达内部指令,每台电视需要盈利200-300元。而目标一旦实现,以乐视电视的出货量,乐视致新将成乐视系最强现金牛,而持股乐视致新高达33.5%的融创中国将成最大受益者。

而最烧钱和最需要救急的汽车、体育和移动,在本次融资中滴露未沾。

面对乐视四面楚歌的资本困境,相对强势的投资方自然会有讨价还价的优势,因此融创中国得以选择投资乐视最优质也最有前途的资产,首次跨界投资的孙宏斌,在给钱之余,也毫不掩饰自己对乐视的掌控欲望(比如对根本未获注资的乐视移动)。融创中国的公告显示:

(1)乐视网买卖协议项下拟进行的交易完成后30日内,贾先生须促使乐视网的董事会须由五名董事组成,及天津嘉睿须有权提名一名非独立董事及一名独立董事加入乐视网的董事会,贾先生承诺对天津嘉睿的董事提名投赞成票。

(2)董事会须成立下属委员会投资决策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天津嘉睿有权提名一名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和一名管理委员会成员。贾先生承诺(并促成其提名的董事)就天津嘉睿的投资决策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提名成员投赞成票。

(3)天津嘉睿有权提名一名财务经理。

(4)天津嘉睿(或其指定方)有权向乐视手机板块核心公司(包括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和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委派一名监事。

如此一来,则意味着融创中国对上市公司乐视网和非上市企业乐视移动的战略控制和管理控制,都会得到乐视历史上前所未有出现过的加强,尽管仍掌握控股权的贾跃亭守住了当初所许下的“绝不委身任何人”的誓言。

一位要求匿名的乐视在职高管告诉PingWest品玩:“这笔钱主要是给了优势业务,需要作为相对稳健业务的保证。而急需用钱的乐视汽车,可能会实现单独融资。”另一位离职高管也向PingWest品玩表达了相似看法:“购买了乐视最优质资产,意味着其它业务成为垃圾,老贾很可能拿一部分钱给其它业务补窟窿。”引进上百亿投资的乐视,明显属流血拿钱。贾跃亭是否会通过资金腾挪,补给其它业务,并保证七大“生态板块”同时存活?贾跃亭是否会故伎重施,在股价飙升之后反复质押股权或高位套现?一切都是未知数。

但至少到目前为止,稳住乐视的视频内容和电视内容,让它们盈利,进一步稳住乐视网股价的基本盘,是贾跃亭能或许“故伎重施”的前提。也许没人能阻拦贾跃亭的造车梦,但至少目前,这轮救急钱中没有一分一毫能直接花在造车这件事上。贾跃亭或许仍不得不单独融资去填补乐视汽车和法拉第汽车累计数百亿元的窟窿,但如果乐视网和乐视致新的基本业务能借着这轮救急钱渡过最危险的时刻,一切还有可以腾挪的空间。现在,先要命,再谈梦。

更何况,后面还有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盯着呢。“人不可能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孙宏斌是野心膨胀崩过盘的人。贾老板不懂的事,孙老板可懂。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