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三国,看看乐视,再想想贾跃亭

后汉建安十六年(即公元211年),割据益州的军阀刘璋心里有点气,也有点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生态帝国出了点小毛病:原本依附自己的张鲁政权不听话了,虽然他也修理了张鲁,但又听说刚被自己拉黑的曹操,要派钟繇并购张鲁。

张鲁落入外人彀中,还不如自己拿下呢!于是刘璋不听劝告,采纳张松的意见,执意请刘备入蜀解围。

不过佞臣张松自有盘算。在双方会面之前,他就找人带话,阴谋在双方宴会时袭击并颠覆刘璋红色政权。然而“喜怒不形于色”的刘备得知密信,既未肯定,也不否定,只说:“此大事也,不可仓卒。”

于是刘璋和刘备先喝酒,后召开一场团结且胜利的发布会。双方在见面记者发布会上相互点赞,刘璋称许刘备“大司马领司隶校尉”,刘备则称刘璋为“镇西大将军领益州牧”,互捧之势可见。

双方友好商定,刘备的“打呗”额度提升至三万兵力,用来教训张鲁这个不听话的熊孩子。不料还未成行,原计划并购张鲁的曹操,于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起,突然掉头要强行入股东吴孙权。

刘备收到孙权求救短信后,力主先救东吴。刘璋很不情愿地只给刘备转了一个小红包,打开一看,只有四千兵力,且补给也减半。

紧接着,佞臣张松为哥哥张肃所告发,事败身死,而正在气头上的刘璋眼看大好河山要被断送,便严令各关隘将领,不准回复刘备微信。

刘备大怒,阵前倒戈,反攻刘璋。这场大战持续了一年多,表情包浪费无数。到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夏天,在成都城中被围攻了十多天之后,连麻辣香锅都没吃过的刘璋只好出降。益州之地,自此尽属刘备。

虽然刘璋还是刘备的微信好友,但他从此被归到一个名为“公安”的分组。

刘备拿下益州的方式看似巧合,但和拿下刘表荆州的方式一模一样:通过援助的形式,实现吞并事主的目的——正所谓“自古套路得人心”。(事见《三国志·蜀书·先主传》)

而如今,贾跃亭和乐视走进了刘璋拉长的暗影中——种种迹象标明,孙宏斌正准备把套路刘表和刘璋的历史,在乐视和贾跃亭身上重演一遍。

一个最新的证据是:5月21日,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接任者是乐视致新梁军;杨丽杰辞去乐视网财务总监职务,接任者是乐视致新的财务总监张巍。

乐视自己怎么解读?就算是贾跃亭有一百个不乐意,也得强打笑脸给出一个乐观解读。

_20170521234429

强打乐观的乐视

在乐视网官方宣布消息后,乐视在周日的下午召开了发布会,回答了媒体的提问。乐视网刘弘(也是乐视网和乐视控股名义上的二号人物)最后总结说,“老贾要退出上市公司的体系的各种传言,“这都是毫无来由的一些负面的理解”。

不过,要给乐视一个“正面”或“负面”的理解,取决于乐视高管的言论。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随手找到几个比较关键的问答,一起来看看他们的表态有没有问题——

  • 让梁军做总经理的决定是什么时候作出的?贾跃亭表示,这是深思熟虑的结果:“现在我们已经能够找到非常合适的人,现在是恰逢其时吧,其实几年前就开始思考这个事,真正开始决定期是去年八九月份。”

哎?好像不对?在公布新的任命后,贾跃亭发布了有公开历史以来的第14封公开信,信中明明说“在引入第二大股东和战略投资者后,我们正式启动对乐视网组织结构的重大调整”。所以何时准备任命新总经理、何时选择的梁军,似乎自相矛盾了呢。

liangjun

乐视网新任总经理梁军

  • 融创会不会控制乐视?融创派驻的董事刘淑青表示,融创一直是个支持者的角色:“控制权之争,其实完全不存在的。”

真的是这样吗?作为乐视的战略投资者,也是乐视的二股东,孙宏斌的出镜、发言频率与乐视的反应,与原二股东、鑫根资本曾强“每次喊话都碰软钉子”形成鲜明对比。

  • 为何任命张巍做乐视网CFO?贾跃亭用了四个“极大”形容张巍即将带来的改变:“极大地提升管理水平,极大地提升我们的治理水平,极大的提升对现金流的把控,极大的提升我们的用户价值创造和盈利的能力。”

但有意思的是,贾跃亭还补充说,原CFO杨丽杰“无论从责任心、投入度,甚至专业性方面,都非常不错”。这就尴尬了:杨丽杰既然具备专业性责任心,为何要换张巍达到“三个极大”的目标?如果不是能力问题,那换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先被救赎,后遭围困

回顾孙宏斌驰援乐视时签下的条款不难发现,乐视的人事权力变动是迟早之事(如向乐视相关业务板块派驻监事、提名财务经理),但令外界没想到的是,变动竟如此剧烈。

把党中央“剪裙边反腐”的技巧在经济领域玩到纯熟的大鳄不少,孙宏斌则是个中高手。

虽然贾跃亭曾誓言“绝不委身任何人”,而且来自融创的派驻董事刘淑青也说“没有控制权之争”,但如今,想要把残酷的游戏规则和走向粉饰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在我们看来,去年11月贾跃亭和乐视脖子上的绞索,如今只是换成了手脚上的枷锁而已。

首先孙宏斌通过公开渠道,让融创与乐视发生直接关系,也就是当初的168亿元战略投资;

第二步,他要求将乐视上市业务与非上市业务切割开来(这可是当初未公布的协议内容)。不过,乐视网和乐视控股都在贾跃亭的控制下,要制止上市业务与非上市业务的关联交易,谈何容易?

所以孙宏斌不得不推行第三步:上下其手,表面是根据事前协议实现人事变动,实际上变到什么程度,那得孙宏斌说了算,贾跃亭只有让步的份儿:如今,贾跃亭自己辞去了上市公司乐视网的总经理一职,仅保留董事长职位,从西伯尔通讯时代就跟着贾跃亭,到现在已经15年的财务总监杨丽杰也被迫去职。

“老贾不会动他”

无论贾跃亭是否自愿,此番人事变动象征意味浓厚。

乐视网是乐视控股的上市业务,交出总经理一职意味着交出了相关业务板块的相当一部分决策权,既然乐视网最核心的职位都能让出,那么也意味着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孙宏斌终于逼退了贾跃亭,后者以后再交出其它职位和权力,阻力都会少得多;

其次,虽然融创方面拒绝承认夺权,贾跃亭也说“梁军投靠融创”的传言“太过分”,但梁军先后拿下乐视致新的主导权,如今再拿下乐视网(包括旗下乐视网、花儿影视、乐视云和即将注入的乐视影业等)的主导权,势力已炙手可热。

梁军曾一直深得贾跃亭信任。PingWest品玩在《贾跃亭眼中第二位“不合格的高管”是谁?》 一文中提到,乐视内部人士一再对PingWest品玩表示:

“梁军虽然是从国企氛围浓厚的联想出来的,但他非常专业,也很得老贾赏识。他很安全,老贾不会动他。”

但没想到梁军反而主动要动贾跃亭了——在上周的一次发布会上,梁军还对媒体总把乐视和贾跃亭混为一谈表示不满:“最多是乐视控股CEO贾跃亭与酷派有关系,不是乐视跟酷派有关系。现在很多标题有‘乐视’,打开以后全是其他的。”俨然有主动将乐视与贾跃亭切割之意

而且,贾跃亭及其心腹杨丽杰的退出,也会影响到刘弘。作为贾跃亭创业之初的搭档,出身新闻和广电的刘弘,拥有广电系家庭背景,不仅帮助贾跃亭和乐视打通了广电系的人脉和消息源,因而在2014年之前,乐视对广电政策把握极为精准。这也令刘弘能一直位居乐视网和乐视控股的核心决策层,但在其广电家庭背景的人脉退休之后,这个优势不再。

 

乐视控股COO、乐视网副总经理刘弘

乐视网副董事长、COO刘弘

待贾跃亭退位、杨丽杰去职之后,如今更是被梁军压了一头,处境就非常尴尬了。

如今,上市公司基本都由梁军接管,嘴上说着“精力将放在上市公司,其次是汽车”的贾跃亭,可能只有专心玩他的汽车了。而如今的乐视汽车呢?高管流失、巨额资金缺口、厂房和产品遥遥无期……等待贾跃亭的是另一个烂摊子。

无论乐视、贾跃亭和孙宏斌的融创如何否认,这场“先帮忙后吞并”的戏,已因为贾跃亭让出总经理职位,再推进了一幕。

等到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20年)秋,刘备在汉中称王,不过在同年,孙权袭击关羽,取得垂涎四年的荆州,刘璋此时被孙权重新搬出来,委以“益州牧”职位。

只可惜,刘璋实在没福气,当年就病死在驻地秭归。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