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想做家政行业的 Uber,却说上海人夜猫子,合肥人最慵懒

这个结论是云家政从 2015 年的服务数据得出的。在其已经覆盖到的城市中,上海在每个时间段的订单量最为平均,23:00 以后依然有不少人下单,算是最夜猫子的城市;而合肥则有着鲜明对比,23:00 之后几乎无人下单,生活最为慵懒。

除了这种略带“歧视性”的地域数据,云家政还公布了另外一组有意思的信息:

在日常保洁订单中,2 小时的订单是最多的,是 3 小时订单的 1.2 倍,是 4 小时订单的 4 倍。用户更偏爱时长短的服务(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住房面积没那么大),同时使用日常保洁的间隔也在逐渐缩短。

云家政的创始人是出身华为的薛帅,在投身家政服务行业后随之获得了“薛阿姨”的称号。他希望“把家政做成像打车、外卖一样随叫随到的服务”,所以时效性成了一个很关键的指标。他如此设想的依据是云家政对平台用户数据的统计,56% 的用户喜欢当天约阿姨,今天约明天的 32%,预约两天以后的 22%,这样一来也能更大限度地调动家政服务资源,充分填充一线服务人员的工作时间。

cleaning-tools

也就是说,云家政想做成家政 O2O 领域的 Uber,或者说是滴滴打车。不同的是,云家政并不直接与家政服务人员直接签约,而是通过全国已有的线下家政服务公司。薛帅告诉 PingWest 记者,在用户线上下单之后,云家政是首先派给门店,再由门店安排上门服务人员:

具体的派单标准有两个维度,其一是服务半径,以 3 公里半径的覆盖范围往外扩散,筛选门店,然后是 6 公里;另外一个考量的维度是门店资质,先是金牌合作伙伴,依次是银牌、铜牌。

更宏观的目标则是 2016 年在全国 60 个城市的 2 小时上门服务,扶持 10 万家门店接入互联网服务,而现在的数据是云家政已经在 15 城市提供服务,对接了 30 多万家政服务员。在 2015 年,云家政的极速上门服务在北京、上海进行了半年多的试点,现在这两个地区依旧可以下单。

支持云家政扩张的,是它在资本寒冬传言、谣言四起的 2015 年末完成了 B 轮千万美元融资,SIG 领投,A 轮投资方蓝驰创投跟投。同时在今天宣布与百度和京东到家达成了战略合作,后两者为其提供线上流量入口,云家政则负责后端的服务。

最后,云家政创始人薛帅在现场讲到所有的用户中,30 岁以下的用户占据了 40% 左右。也就是说,用户呈年轻化的趋势,年轻人越来越懒了。

另外一种解读则是年轻人对于保洁的接受度和需求更高,这也印证了前段时间很火的对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暴力解读——懒人经济,做年轻人的生意。家政服务 O2O业务似乎也走到了这个节点上。

 

题图来自 LiveSimply,插图来自 Pixabay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