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雷,中国民谣的最高殿堂

最近热播湖南卫视的《歌手》,我冲着杜丽莎老师和林忆莲每周六也得守在电视机旁。但是在这个节目上最让人意外的是,之前一直在音乐圈内不温不火的赵雷,凭着一首《成都》火了,一夜之间,满城尽是民谣粉,朋友圈和微博的时间线里都是《成都 Live》的分享链接。

上一次我看到中国民谣界如此蓬勃的情形还是马頔出了首《南山南》,嘴里含着漱口水唱首歌就能让小姑娘小伙子们泪流满面,大街小巷店子里的促销喇叭里都回荡着这首歌。

赵雷这次唱了人穷有理想,又成功赚足了人们的眼泪。网络上分析如潮水般把我包围:“情感真挚质朴”,“细致的个人生活体验式音乐引发了大家的共鸣”等等。正当网上一阵欢呼,要把赵雷簇拥着拥入中国民谣名人堂的时候,赵雷唱了一首《三十岁的女人》,反手就给粉丝们一巴掌。

她笑脸中眼旁已有几道波纹

三十岁了光芒和激情已被岁月打磨

深夜里的寂寞难以忍受

可再灿烂的容貌都扛不住衰老

你丫说谁老呢?大家困惑赵雷怎么浓眉大眼的竟然也犯这种“直男癌”错,是不是没听过玻尿酸和水光针?但我想说,这不意外啊,正好说明了赵雷其实就是读书少,生活体验不丰富啊。三十多岁男人哭穷说自己理想远大的,我凌晨一点到北京五环路边烧烤摊上,随便能给你指出十个。上学那会,自己没事写过一段时间乐评,去广州拜访一音乐人,他就很苦恼说中国的民谣怎么净是自己失恋了、工作丢了之类的破事,Beatles 过去这么多年了,不局限于自己小圈子,中国音乐圈怎么没学一点(有人做了个大数据语义分析,民谣歌词里“南方”和“姑娘”这样的词高频到令人发指)。我猜想了下,可能学了,但估计没人买账。

现在过去四年了,大部分人其实还是只愿意为马頔、赵雷买账,在不少心中这已经算是民谣的最高的最高殿堂,不比喊麦高到哪里去了?在公司群里有段时间讨论赵雷,说人歌词曲子都很平凡啊,怎么不算好民谣了?要我说,也不是非要上升到思想层面像湾湾那边不少民谣艺人才算好民谣,可是就算个人体验也分很多种的。如果一个人生活的圈子太小,体验只局限在很小的地方,想象力很容易变得具象,因为这样真的很省事,赵雷们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举一个不敏感的民谣艺人,张悬,18 岁的时候就能写出这样的歌词:

因为我如此自由

还要找个天真的时刻把

精雕细琢的成品抛空

还要得意忘形莫名其妙胡言乱语废话连篇

赵雷能写的出来么?不能,他的歌词里很少有想象力的成分。你们可能会说赵雷太穷了,真的太惨了,2013 年巡演价格才五六十,哪来的想象力。可是,很多人年轻时候也不富裕,但就是能有各种丰富的个人生活体验和想象力,赵雷们绝对不会有“牛排和猪排打扁了信用卡在对我微笑”,也更不会有和独自走在雨中小黄狗说话的冲动。

我们再看看赵雷的《理想》:

一个人住在这城市

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筋疲力尽

还谈什么理想

那是我们的美梦

梦醒后还是依然奔波在风雨的街头

有时候想哭就把泪掩进一腔热血的胸口

公车上 我睡过了车站

一路上 我望着霓虹的北京

我的理想把我丢在这个拥挤的人潮

车窗外已经是一片白雪茫茫

但你也不能说这是中国民谣的一大特色,举个隔壁摇滚圈的例子,汪峰之前其实挺不受待见的,但是看看《鲍家街 34 号》时期的汪峰:

每天我疲惫地回到家里

躺在床上听着收音机里的浪漫

回忆着过去的幸福

呢喃着现实的渺茫

爱情是放在兜里的一颗炸弹

生活像件背心破烂不堪

现在我不再需要啤酒和上帝

我现在真的

我真的我真的

多么需要

我真的需要你

——《我真的需要》

这首歌选自发行于 1997 年的乐队同名专辑《鲍家街 34 号》,你读读看,分明和赵雷表达的是一个意思:“每天累死累活回到家想到自己好穷,可是我还是想要姑娘。”汪峰的想象力就是要比赵雷高几个段位,虽然当时歌词写得还比较粗糙,但起码不是一个只活在自怨自艾小世界里的民谣艺人。

前段时间在微博上无意看到一个视频,说的就还挺对,之前人们认为春晚是中国文艺水平的最高殿堂,现在年轻人是不太信这个了,可是又把《歌手》这种节目当作文艺水平的最高殿堂了。赵雷最能引起大家共鸣的歌,就是特别具象的,和失恋、理想有关。想想还挺可怕的,那么多人产生共鸣,同样每天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能自拔,以为自己面临着所谓的生存困境。

但是好在赵雷火了,商演和品牌代言肯定一茬接一茬,女粉丝肯定也嗷嗷的等着。物质生活丰富了,说不定赵雷就开始写起了三十岁的女人,看起来像二十出头。顺便还能写出想象力丰富的歌词。但是后来发现我可能想多了,赵雷其实是没有活在小世界里,人家有心系国家政府呢。

WechatIMG4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