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马克·扎克伯格要出现在同性恋大游行之中?

Photo Credit / PingWest

Photo Credit / PingWest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出现在今天于旧金山市区举行的同性恋大游行队列之中,他坐在Facebook的装饰花车上,还兴奋地给围观的人群敲上象征Facebook上“喜欢”的大拇指图案,包括《华尔街日报》、TechCrunch、AllThingsD在内的各家科技、财经媒体都对此进行了报道——好像这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似的。他们都在说:看,科技公司公开支持权利平等了!

更有趣的是,我的一位在Facebook工作的朋友在Instagram上传了扎克伯格给一位员工敲上“喜欢”图章的照片,底下有人回复“他是同性恋吗…? (Is he a gay…?)”,接着立刻有人回复说“不不,他是直男。他仍然有平等的权利庆祝。”

这一切难道不是听上去更像是名人们的娱乐八卦吗?

细数一下今天我在今天游行中看到的科技公司:EA、Dropbox、Twitter、Uber、Zipcar、Google、Facebook、ebay、Yahoo!,还有只有区区一排人的Zynga。Jack Dorsey也在推特上发了自己身着Square宣传衫的照片,在胸口袋里有一面彩虹色的旗帜。还有,上个月我参加的Instagram的活动,两位创始人选择在旧金山最有名的、常年插满彩虹旗的卡斯楚地区的中心——卡斯楚剧院和观众见面。

不论是TechCrunch或是AllThingsD都认为,公开参加游行就像是公司的Outing一样,是增加凝聚力的手段,也是庆祝科技公司开放包容的文化的重要形式。我非常同意这个说法,要知道今天我被一堆Google没能站到队列里的员工包围着叽叽喳喳,Google在几乎压轴位置出现,他们就一直等到那个时候,还不时使用内部的系统查看同事的位置——上面显示着实时的行进路线。其中一个人还跟我说:“我下个月才入职,否则我就跟着他们去走了。”

本年度的同性恋的大游行之所以气氛异常热烈,是因为刚在两天前,最高法院裁定《保卫婚姻法案》(DOMA:Defense of Marriage Act,1996年克林顿总统时期通过)被宣布不符合宪法而推翻,标志着在美国合法结婚的同性恋双方将可以获得和异性恋夫妻相同的联邦权益。不过,支持同性恋群体到底对科技公司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回头来看一下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件事情。

今年3月,倡导同性平等权利的组织HRC(Human Rights Campaign)在其官方Facebook页面上公布了他们设计的代表平等权益的标识——红色或蓝色背景上的一个“等于号(=)”,呼吁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在美国最高法院就加州8号提案(Prop 8)听取两起同性婚姻案的听证会期间换上该头像。在其公布该符号后,3月26日(周二),Facebook的官方数据显示相较上一个周二,有270万Facebook用户更改了头像照片。可以很保险地假设,其中绝大部分是和这一呼吁有关的。同时,Facebook的数据还发现,在这次运动中,30岁左右的人群居住在大学城所在地区的人群针对同性恋有关的事宜行动积极性更强,更愿意表达自己。

o-RED-EQUAL-SIGN-570

这些不就是各个科技公司最看重的用户人群吗?如果有一件事情可以不用科技公司花钱就能轻易提高他们的活跃度,形成病毒式有感染力的运动——嘿,那在这件事上,最好不要站错了位置。不论更改Facebook头像的做法是不是真的促进了法案的推翻,对网络科技公司来说这也真的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因为这标志着人们对社交网络仍然抱有可爱的理想主义——“用社交网络去推动真正的社会变革”。姑且不提科技公司本身试图向外界展示的包容形象,务实而言,为了这270万用户或是他们带来的社交活跃度和感染力,马克·扎克伯格今天的出现都是一件对Facebook形象几乎百利无害的事,况且,别忘了Facebook本身就是从大学城里崛起的大生意。而对于那些科技公司们,要抓住和稳固关键用户群体,加入这样的狂欢也未尝不可。

所谓共襄盛举,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