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喃酱

发布于 4月15日

美少年!

戛纳和Netflix共同出演的这场跨年大戏,复杂程度直追《甄嬛传》

Netflix 跟戛纳电影节终于!彻底!撕破脸了!

本周三,流媒体平台 Netflix 公开宣布要完全退出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在距离电影节开幕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突然撤回了原定在电影节上展映的全部五部影片。

紧接着,戛纳电影节组委会也做出了还击:周四放出的今年 18 部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里,跟 Netflix 有关系的,一部也没有。

去年就焦头烂额地打了一架,沉寂了一年之后,戛纳和 Netflix 竟然又开战了?

Netflix :甄嬛回宫装无辜

简单说,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今年,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在竞赛单元的参赛规则里加了一条:

所有参选竞赛单元的长片均必须在法国电影院进行商业上映,需遵守法国法律法规,尤其是有关媒体播放排序时间表的法律条款。所有提交长片的权利所有人、制片人或代理人必须承诺遵守该条款。

新规发布后,Netflix 似乎突然感到被针对了。参与竞赛必须在电影院放映?这不就是摆明了说我们网站放映的不许参赛嘛。于是他们就开始不断对媒体放出话来,说要退出戛纳电影节。

Netflix 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竞赛规则改变了,Netflix 不能参与竞赛了,回归戛纳就失去了意义。”言外之意是都不能参与竞赛了,展映还有个啥用?

戛纳电影节对此无动于衷:呵呵,你随便闹,让你参赛算我输。

一个月过去了,Netflix 终于正式宣布,撤回将在电影节上展映的所有影片,退出戛纳电影节。但泰德·萨兰多斯也在另一次采访里补充说,虽然自己不会到戛纳电影节的现场,影片也不参与展映,还是会派相关工作人员去电影节上购买电影版权。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从表面上看,小可爱 Netflix 似乎啥也没做,突然就被戛纳电影节针对了。但事实上,Netflix 的无辜都是装的。它只不过是演了一场甄嬛回宫的戏码,在心知肚明戛纳会出台这项规定的情况下依然参与了电影节的展映,然后一边向媒体诉苦一边把作品撤了回来。

这一切还要从去年的戛纳电影节说起。Netflix 去年第一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不仅让 Netflix 出品发行的作品参与了主竞赛单元,还一入围就是两部,奉俊昊的《玉子》和诺亚·鲍姆巴赫的《迈耶罗维茨的故事》。

《迈耶罗维茨的故事》

这两部影片都绕过了院线,只在 Netflix 的平台上全球同步播出,只有 Netflix 的订阅用户才能通过数字电视或电脑观看。法国的电影发行商和院线认为 Netflix 有垄断的嫌疑,质疑这两部电影的参赛资格,通过放映协会向戛纳组委会施压。

质疑声中,戛纳组委会仍然坚持保留了这两部影片角逐金棕榈的资格。但评委会主席阿莫多瓦也对外表示,他无法想象让一部只能在单一网络平台订阅观看的影片,获得国际瞩目的金棕榈大奖。

法国电影放映协会还发出公开信要求 Netflix 将入围影片在法国发行。Netflix 表示影片可以在法国的院线点映,同时提出条件:点映时要院线和网络同一天上映。

这在法国是违法的。你们还记得戛纳新规定里提到的“媒体播放排序时间表”吗?它的意思是,在法国,院线上映的电影要经过 36 个月才能在流媒体上线。协议谈崩了,Netflix 影片在戛纳的放映也遭遇了媒体们的嘲讽。

《玉子》

电影节期间,每当电影放映前出现 Netflix 的标志,记者们都会报以嘘声,Netflix 的支持者则以鼓掌反击。

《玉子》的首场媒体放映遭遇了事故,放映厅幕布因为机械事故无法完整升起,2300 名记者在屏幕被遮挡的情况下看了将近六分钟开场。这六分钟成了 Netflix 的噩梦。期间记者们不仅没有停止嘘声,甚至组织起了有节奏的掌声抗议。Netflix 的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德斯在之后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公司以后再也不会参与戛纳电影节了。

与此同时,戛纳电影节组委会也在去年对外宣布,此后想入围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的电影,必须承诺至少要在法国的电影院线公映。电影节专门召开董事会,对竞赛规则进行了调整,这一调整将从 2018 年开始施行。

这条规则发布之后,Netflix 的 CEO 里德·哈斯廷斯还在自己的脸书上转发了,并且评论说这是在针对 Netflix。结果到了今年,Netflix 又去参加了戛纳的展映,直到听说自己不能参赛,才边向媒体诉苦边宣布撤片。

戛纳电影节:作战经验丰富

Netflix 的威胁和舆论攻击,在戛纳电影节看来其实都不算什么。从创立开始,有关戛纳电影节的战争就从来没停过。

戛纳电影节最初创立,就是因为对法西斯意识形态的不满。1938 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因为被法西斯意识形态主导,将最高奖项颁发给了里芬斯塔尔的《不朽的奥林匹亚》和墨索里尼儿子监制的《空军敢死队》,让·雷诺阿导演的反战电影《大幻影》却意外落选。这让法国人感到不满,他们于是计划在 1939 年 9 月举办首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反战电影《大幻影》

计划落空了。在原计划电影节开幕的当晚,希特勒入侵了波兰。但在之后重新举办的戛纳电影节里,法国人坚持了不向政治妥协的原则。

作为一个国际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对本土电影文化没有承诺,它强调自己的国际化,参赛资格面向所有国家。来自法国的评委们甚至会刻意回避将金棕榈颁发给法国自己的电影。电影节创立初期,法国外交部会向所有建交的国家发送电影节邀请,包括冷战期间的苏联,还在 1985 年将金棕榈大奖颁给了苏联电影《雁南飞》。

戛纳电影节对法西斯“白色电话片”(法西斯用来粉饰太平的影片,因经常出现富有家庭使用的白色电话机得名)的抵制、对电影艺术本身的追求,也推动了法国电影的发展,上世纪 50 年代末法国兴起的新浪潮电影运动也源于戛纳电影节上出现的一批青年导演。

对艺术的追求并没让戛纳电影节变得传统和封闭。事实上,戛纳电影节是最开放、最商业化的传统电影节之一。

去年,中国网红主播们走上戛纳“红毯”的景象犹在眼前。其实类似的场景在戛纳历史上并不少见。这些场景大多来自戛纳电影节上好莱坞商业片的展映宣传。

去年戛纳红毯上的中国网红

1954 年的戛纳电影节,当记者们准备为美国影星罗伯特·米彻姆拍摄照片时,法国小明星西蒙·西瓦尔在海滩上脱下比基尼胸罩,露出一只乳房,试图拥抱罗伯特·米彻尔。2006 年,萨沙·巴伦·科恩在戛纳电影节宣传电影《波拉特》时,也穿着橙色比基尼裤入场。

如今,戛纳电影节和好莱坞商业片融洽相处,他们在多年相处中已经磨合出约定俗成的相处之道:

好莱坞商业片的制作方们,每年都会事先和电影节进行谈判协商。这些大片在戛纳往往只是展映,不参加竞赛角逐,但巨幅海报和大牌明星却会为戛纳带来更多媒体的关注曝光。商业片片做了宣传,戛纳在维持自己名声的同时也获得了更多媒体关注。

和成熟狡猾的好莱坞制片方们相比,Netflix 或许是个初来乍到“不懂规矩”的新人,也或者只是单纯想破坏规则的搅局者。希望有一天,戛纳和 Netflix 也能在拥抱新技术和拒绝垄断之间找到平衡。

Netflix 戛纳电影节
  • 0
喃酱

美少年!

0 条评论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