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重版出来!

点击下载

药丸

发布于 5月30日

全民pick的王菊,才是新时代应有的女性偶像

文:李小白 喃酱 寒冰

过去两天,无数被“陶渊明”、“王菊”和“菊言菊语”包围的“菊外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王菊是谁

王菊,微胖,美黑,浓妆,爆炸头、二十五岁,一个并不符合人们对“女团”的主流审美的选手。她既不像韩团貌美身娇,也不像日团温柔元气,站在《创造101》一群纤瘦、乖巧、白嫩的小姐姐里,仿佛“走错了片场”。

王菊第一次亮相是在《创造101》第二期的踢馆赛中。一出场,气势汹汹、野心外露,用其他练习生的话来说就是“眼神充满侵略性,好像要夺得一切”。可惜踢馆失败。

峰回路转,那期节目最后,3unshine 组合的 Abby 退赛,王菊补位,起死回生。

那次公演后,因为暴露缺点的造型和夸张的表情,王菊开始被网友关注——或者说“群起而攻之”。他们吐槽王菊的身材、长相、年龄和夸张的妆容,制作各种表情包和嘲讽段子。如果翻找王菊早期的表情包,不难感受到制作者微妙的调侃态度。

王菊初期的表情包都带着微妙的调侃态度。

在 5 月 13 日更新的第四期节目,王菊再次进入被淘汰名单。当有机会被点赞王 Yamy 复活时,同为淘汰者的倪秋云“顾及姐妹情”支支吾吾,王菊毫不谦让:“我还想留在这个舞台上,我还有梦想没有完全实现。”

同为淘汰者的倪秋云“顾及姐妹情”支支吾吾,王菊却毫不谦让。

正是这期节目之后,王菊的搜索量出现了第一个小高峰。之后,随着王菊的人格渐渐表现出来,5 月 21 日第五期节目更新后,王菊的搜索量有了第二个高峰,但和其他热门选手比仍然不在一个量级。

高潮出现在 5 月 26 日第六期节目。王菊大声喊出了:“你们手中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主流舆论风向产生了 180 度大转变。“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生生逆转成了“菊姐放心飞,菊粉永相随。”一开始调侃、恶搞的网友真情实感地给她打call。

“陶渊明”们的确战斗力爆表:截至 5 月 29 日,王菊在小红书、英树榜单均排名第一,后者提供一列地铁作为形象展示广告位;粉丝圈流传的最新情报是,她在刚刚录制的淘汰赛中,排名 23 ——从 36 名到 23 名,只用了一夜的时间;百度指数显示,5 月 28 日王菊搜索量已经和热门选手杨超越持平。

近30天王菊和杨超越搜索指数、媒体指数变化。绿线表示王菊。

为什么大家都爱菊姐?

《创造 101》大部分参赛选手的风格都是甜美系的,王菊是欧美系。

浓妆,美黑,爆炸头,壮实的身材,王菊的一切都和传统意义上甜美乖巧的女团成员不太一样。

大部分人对她的看法和选手杨超越差不多:“她好像不是很少女。”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和传统上女团概念格格不入的她在晋级路上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波折。获得了 3unshine 退赛空出来的名额,她格外珍惜,说这是梦寐以求的机会:“她放弃的,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请多多指教。”

但王菊的珍惜并不是奉迎讨好、以别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她看来,传统标准是可以并且值得挑战的。

在为自己拉票时,王菊没有像其他选手一样哭哭啼啼地卖惨或假装谦让,而是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主动争取别人来认同自己:

“有人说我这样的不适合做女团,可是做女团的标准是什么?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而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力。”

这是王菊带给我的第一个震撼。即使是处在被选择的位置上,她依然能勇敢、正当地表达自己,希望站在平等的位置上取得别人的认同。这和传统意义上温柔甜美的偶像女团很不一样,却是新时代女性特有的品格。

从第二次公演开始,王菊的高情商也让很多路人转粉。她的个性和勇敢不是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而是一边顾及别人的感受,一边在潜移默化里感染和带动周围的人。

在准备演出的过程里,学过民族舞的王菊积极帮魏瑾创作动作,节目里马东选择了她,她也会自嘲地说一句:“选我不出错,不会得罪别的女生。”

她代表女团给马东送上礼物,问马东:“你最喜欢这里的哪个颜色?”

马东说喜欢她制服的灰色,她马上说:“其实我也想换颜色,换成粉红色,因为粉红色代表了 101 女团的最高水准。”

王菊完全没因为自己不够好感到窘迫,用简单的一句话说明了大家送出的粉色制服的重要性,也表达出自己小小的野心。

面对网友们的玩笑,她也大大方方接受,并且自黑。网友制作了“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的表情包,她就在节目里说自己是“地狱使者”,还现场还原了表情包里的动作:

她还通过短视频表演“表面和内心戏”的区别来自黑,别人问起她口红为什么涂这么红,表面上说着“是吗?我觉得还好啊”,内心想的却是“关你什么事”;被人问起有没有男朋友,表面上说自己是因为工作忙,内心戏是抱着大酒杯痛哭流涕。

接受自黑的前提是强大的内心,支撑王菊的精神力量是“做自己”。网友们翻出她之前“美瘦美瘦”的照片,她却说自己不想回去那个时候:“因为当时我不知道自己心里美的标准是什么。”她现在的风格很多人不能接受,但她却很开心“我的人生握在自己的手里”。

“独立 能干 关爱 优雅”是王菊念的女中的校训,她也把这种精神写进歌词里:“You don't have to put a ring on me, I can buy my own.”。在节目里,她也不只一次表达过类似的观点:“精神独立、经济独立对于女性太重要了。”

目光锁定你,还不为菊姐投票?

我的微信中突然出现了一条让人看不懂的朋友圈状态。没想到,这只是一颗星星之火。不到半天时间,我的朋友圈被以王菊为主题表情图片的一波又一波朋友圈状态攻陷。而配文是整齐划一的:

你一票 我一票 菊姐明天还能跳

你不搞 我不搞 菊姐就要被打倒

你不赞 我不赞 眼睛到底往哪看

你拉票 我拉票 菊姐安心睡大觉

你努力 我努力 菊姐就能出奇迹

……

如此洗脑魔性的拉票段子究竟出自谁的手笔,已经难以考证。但毫无疑问,只要你的朋友圈里有“陶渊明(王菊粉丝自称,取陶渊明独爱菊之意)”,就一定躲不开这段魔性的话语。

促使“陶渊明”们大规模刷屏的直接原因则是,如果《创造 101》的选手在某赞助商的打 Call 榜排名第一,该赞助商就会为这位选手包下地铁进行宣传。如此好的宣传机会,陶渊明们自然不会错过。

在一开始王菊的人气还不够高的时候,为了保王菊进入下一轮,陶渊明竟然破天荒地发明了漂流瓶拉票法,即用微信漂流瓶把给王菊的各个投票渠道分发出去,病毒式扩散。

王菊从顶替退赛的 Abby 进入比赛,到冲到 23 名和承包地铁的打 Call 榜第一名。初期的铁杆陶渊明对于这个结果应该是立下了头功。毕竟一些不关注《创造 101》的观众(俗称“路人”),不管是凑热闹也好、真被王菊吸引也好,在这些粉丝的影响下为王菊打了 Call;有的路人还直接加入了陶渊明的行列,成为新晋陶渊明。在这场影响“菊外人(非王菊粉丝)”的活动中,陶渊明的数量迅速增加。这应该是铁杆陶渊明最乐于见到的场面。

但 23 名距离下一轮晋级还差 3 名,于是最近的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就出现了本大段开头的魔性打 Call 段子。甚至陶渊明们还发明了“菊局可危”这样的“菊语”,用以形容渲染王菊目前危险的处境。

菊语当然不止这一句,它还有一套相对完整的体系,被称为“菊话宝典”。

陶渊明家门永远为菊姐打开,叫“门口罗菊”

万事万物都有菊的气息,是“物以类菊”

用手机帮菊姐投票才是勤劳,这叫“菊手之劳”

多投这一票才是给王菊最好的,是“多此一菊”

......

为什么 Pick 王菊?

一位早期就粉上王菊的陶渊明这么释疑:

从某种程度上,我周边所有选择王菊的,不仅是新生代的乐观和自嘲、跟风和黑到深处自然粉,还是一种投射。这实际上象征着女权本身没有意识到的自发力量,以及当代对所有少数群体权益的呐喊发声。

很明显,如今呈现在陶渊明眼中的王菊不只是《创造 101》的个人练习生,而是俨然成为了特定人群的亚文化图腾,是一个从被黑的比赛边缘人物到独立、能干、关爱、优雅的典范。

她的整个经历,乃至其专属的表情包与“菊话宝典”都和蔡依林有颇多相似之处,只不过蔡依林由黑转白的过程持续了好几年,而发生王菊身上的转变仅用时几周——新时代的网络养成综艺大大加速了王菊的亚文化图腾属性。

创造101 王菊
  • 5
药丸

0 条评论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