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重版出来!

点击下载

玄宁

发布于 6月27日

喝进咖啡,码出句子

调查:“天赋币权”?一场区块链平行世界的选举奇观

白天,小五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架构师,领着高薪。到了晚上,他来到一座居民楼做“兼职”,和其他六位程序员一起,参与到一场轰轰烈烈的币圈“全民普选”中。

在这里,小五进入了一个平行世界,这个世界叫做“EOS”。

同比特币和以太坊一样,EOS也是一种区块链技术,他的发起人丹尼尔•拉莫(Daniel Larimer)发誓要打造一个乌托邦式的区块链网络。他希望,在现有的区块链技术基础上,EOS能提高交易速度,并对用户免费。由于拉莫在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的用户名是 “bytemaster”,而被区块链界广泛称为 BM。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BM 设计了21个“超级节点”的概念。与依靠无数矿工来运转的比特币网络相比,稳定的21个节点可以大幅提升交易速度,但也相应地形成了21个“寡头”。而为了保证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精神,BM又引入了直接选举制度,赋予持有EOS代币的人们投票权,以“全民公投”的方式选出代表自己利益的节点,甚至制定自己的“宪法”。

“天赋币权。”他们说。

这种兼顾技术创新和乌托邦理想的做法,给EOS吸引了大批拥趸。

2018年初,小五被EOS乌托邦式的概念感召,投入到“超级节点”的选举中。在EOS的世界里,人们将自己视为区块链世界的“开国元勋”,而发布的代币—— EOS 币,就成了神圣的选票。

在整个加密货币进入长期熊市的情况下,EOS 充满噱头的设计给币圈带来久违的高潮。

2018年6月,EOS 结束长达一年的首次代币发行(ICO),成功募集到40亿美元资金,创下人类 ICO 历史记录。

但随着币圈对 EOS 的热情越来越旺,在半年的“竞选”后,小五却感到了巨大的失落。

他发现,这一场号称要通过“全民公投”来保证“去中心化”的选举,在实际操作中,从一开始就和“民主”无关。最初吸引他投身其中的高尚概念,最终还是变成币圈玩家们谋取私利的工具。

当大佬们入局参加选举后,最终目标就是培育出一个韭菜庄园,然后让自己成为收割韭菜的中心化怪兽。

“这场选举只不过是大佬割韭菜的又一个新玩法,” 小五说。

 

中国大佬参选

2017年5月,在币圈盛会“纽约共识大会”上,BM 以区块链公司 Block.one(B1) CTO 的身份,首次向外界完整介绍 EOS 的概念。虽然已经是币圈连续创业明星,但在这场全球最大规模的加密货币会议上,BM 仅被安排在一个简陋的分舞台。

BM在2017年纽约共识大会上演讲

在演讲中,BM 首次介绍了 BP(block producer,区块生产者)的模式——EOS 将运行在21个 BP 上,这21个 BP 由持有EOS 的人们以全民公投选出,投票规则为1币对应30票,而这30票不能投给同一个候选人。

因为 EOS 币首次发行的上限是10亿枚,如果一币对应一票,那么约5000万枚就能保证一个席位。因此 BM 规定一币对应30票,想保证当选就需要15亿个币,在理论上不可能实现。

作为回报,当选的 BP 每年可以“瓜分按”一定比例增发的 EOS币,这一比例最初设定是5%,但随着 ICO 走向疯狂,最终调降为1%。即便如此,按 EOS 当前市值计算,1%的代币奖励价值7000万美元。而有人曾计算,成为超级节点所需的服务器成本,一年仅在 75.9 万人民币左右。

2017年6月,EOS 开启为期一年的首次代币发行(ICO)。BM 本身拥有一众信徒,但真正让这场ICO“上天”的还是中国人。

中国币圈媒体当时的报道中,纷纷将EOS形容为“李笑来的币”。彼时,距离 ICO 被国家全面叫停还有3个月,“比特币首富”李笑来还是一夜暴富的象征,EOS 赶上了中国 ICO 被取缔前最后的疯狂。

一名国外节点的技术成员向PingWest品玩回忆道:“当时我们发现 EOS 在中国社区彻底爆炸,所有人和大妈们都想要认购这个新的代币。”

当时的一份交易数据显示,交易量最高的两个交易所均来自中国,分别是云币和比特儿。而云币上更是占了全部交易量的七成。云币交易所的创始投资人正是李笑来,它是国内最早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后在国家禁止 ICO 后宣布关停。

2017年7月时的一份EOS交易统计数据

当时凤凰科技的一篇报道这样写到:“6月,李笑来的第一个ICO项目EOS白皮书问世,短短五天内融到了1.85亿美元。2017年7月2日,EOS的整体市值达到了近50亿美元。” EOS 逐渐成了中国玩家的天下。

大批中国韭菜加上“躺着”也能获得的丰厚利润,让中国币圈大佬嗅到了猎物的味道。他们很快成为了这场选举的真正主角。

根据 EOS 第三方社群 EOS Go 在选举前的最后一次统计数据,中国节点占了竞选的半壁江山。

中国玩家的天下

2018年3月,币圈大佬、李笑来所在硬币资本的合伙人老猫,在自己公号上宣布参选超级节点。在他的文章中,首次将原本中性的 BP(区块生产者)翻译成了更具蛊惑力的“超级节点”,并被币圈广泛接受。之后,各路币圈大佬纷纷入局。

经历过比特币疯狂时代的玩家们自然明白 EOS 意味着什么,薛蛮子、“暴走恭亲王”和比特大陆等纷纷入局,两大交易所火币和OK币也派出团队参选,甚至有币圈媒体报道称,“炒房”的温州邦也加入竞选。

一篇夸张的报道这样写道:“一次饭局上,一个团队核心成员讲完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的事,几个温州做实体经济的商人当场买了两亿元的币。”

“我们也是在这个阶段加入的选举。”小五说。“团队的创始人是我同学,他告诉我,他‘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拿到了投资。我觉得好神奇,于是答应他先兼职来帮帮忙。”小五说。但他坚持强调,自己最初更多还是受到 BM 理想化的概念吸引。

大佬参选者在“竞选宣言”中,都会强调自己是为了“ EOS 社区的利益”,甚至像老猫一样将此形容为“公益事业”。但小五表示,在竞选过程中和节点团队线上线下的接触中明显感到,大家都是为了成为超级节点后巨大的既得利益,以及控制这个价值130亿美元的虚拟币网络的“长远目标”。

至于EOS 描绘的基于这个新网络上各类应用百花齐放的场景,目前大家都“顾不上”。

最新数据显示,EOS持币最多的前10个钱包地址共持有近5亿个 EOS,占总币量接近50%。而前 100 大钱包共持有 7.5亿个代币,占总量 75%。

而作为这场民主投票的原本设定的扮演“主人公”角色的散户,事实上并不重要——大佬们有各自操作选举的方式。

比如在这些排名靠前的大户里,包括多个主要交易所。“他们其实是代理模式。你在用EOS投票时,官方是要求冻结你的代币一段时间的,但是在交易所,你永远都可以交易,因为你其实只是在交易一种数据。而你的币是被交易所掌控,如果需要,他们完全可以动用自己平台上的海量EOS去给自己投票。”小五解释。

一名来自长沙的EOS竞选团队成员对 PingWest品玩表示:据他们估算,想要确保成为节点,需要1亿枚 EOS。这是基于大量散户参与选举投票的假设下,但事实上,普通持币者的热情并不高。

大部分散户的需求是短线交易,EOS冻结代币才能投票的设计对他们来说更多是种阻碍。PingWest品玩接触的大量散户表示:自己的首要需求是交易,投票就意味着一定时间无法交易,这与他们的需求有冲突。所以他们对选举没兴趣,也不在乎交易所代自己投票。

“选举?什么选举。就我们这几百上千的币量,投票也没什么用。”一名币圈老散户说。

“只要大佬们别砸盘就行。”

 

鲸鱼

类似交易所等持有大量 EOS 的力量被币圈称为“鲸鱼”,他们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搅动这片海洋。

若他们和其他团队联合,想要保证超级节点的其中一席甚至多席并非不可能。

这些背景雄厚的参选人,让 EOS 西方社区感到担忧。据公开资料,在已经明确竞选的中国节点中,有李笑来的“硬币资本”投资的就有 ONO,欧链和 EOS 引力区,三者都是热门候选人,此外参与竞选的还有硬币资本合伙人老猫创立的EOS Laomao,前硬币资本合伙人易理华建立的 EOS 生态区。

甚至一开始,参选公示列表中还有一个与硬币资本同名的节点,但后来被官方否认是硬币资本本尊。

另外,李笑来的硬币资本还拥有交易平台 Big One ,其上也交易着大量 EOS 。在对外宣传时,Big One 也被李笑来简称为 B1 ,和 EOS 官方的 Block.one 的简称相同,Pingwest品玩接触的众多散户会将两者误认为是一家机构。(本文提到的 B1 指的是Block.one)

其实,李笑来的确和官方的这个 B1 拥有很深的联系。据李笑来几次不同场合的公开采访,他曾表示自己是 B1 的天使投资人,后又改为形容自己是 B1 的“小股东”。

根据网页历史快照,B1的官网上此前也的确挂着硬币资本的标志。但在社区就此询问BM后,他的团队将 logo 撤下。

B1 官网的网页快照,硬币资本的Logo很醒目

据此前财新网的专访,李笑来表示自己拥有B1约7%的股份。而且,他“持有的 EOS 币也是 EOS 团队持有的币,锁定期很长,2-10年不等。”

他口中的 EOS 团队就是 Block.one 。他们目前持有市场中最多的一亿枚 EOS,B1此前曾明确表示不会参与此次竞选的投票,告诉社区不要担心会有“钦定”的现象。但 BM 后来也强调,B1 并不会放弃投票的权利,必要时候仍会出面投票。

所以若按持股比例进行简单粗暴的计算,李笑来可能持有的 EOS 为700万枚。尽管有锁定期,但理论上仍有投票权。当然这只是最简单的情况,真实的持有情况,只有知道其钱包地址才可以验证。

对于西方社区来说,民主选举意味着公平和去中心,但对于财大气粗,割韭菜轻车熟路的中国币圈大佬们,这就是一个靠自己资本力量控制选举的机会。

而且,通过全民选举的形式,还能让他们割韭菜的行为得到洗白,获得某种合法性。何乐而不为?

 

“EOS宪法”

中国节点如此的强势,自然引来西方社区的反弹,而他们的武器就是“EOS宪法”。

BM 追求自由市场,他没有给 EOS 设置任何官方机构。但在 ICO 的白皮书中,他引入了“宪法”的概念,将其定义为社区通过共识形成的最高行为准则。

在 ICO 过程中,EOS 社区参与“立宪”的人们将自己视为区块链世界的富兰克林和华盛顿。他们不停讨论着议案,定时更新着宪法的草案。而许多时候,这些议案针对的正是中国节点。

今年3月老猫高调宣布参选时在文章中为自己拉票,他表示,将会把做超级节点所获得的 EOS,扣除成本后全部分红给投票者。

老猫的EOS竞选宣言被质疑贿选

这在西方社区中引发轩然大波,“腐败和贿选”的指责四起。激烈讨论后,B1 在4月18日提出了宪法第4条的提案,规定“任何成员都不能接受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来交换任何类型的选票,违规将受到处罚。”

草案公布后,老猫也回应表示认同,并不再试图给选民发放分红。

之后,李笑来与其他节点错综复杂的关系,又刺激西方社区增加了针对节点间关系的披露条例。

在6月最新一版EOS宪法草案提案中,社区建议将关于超级节点彼此持股的规定,从最初较为含糊的表述变得更加具体和严格。提案要求,当选的节点必须“披露拥有超过10%的最终受益者以及所有的直接股东,不然将受到惩罚。”新的草案得到超过50家节点支持。

“像硬币资本这样的存在对整个EOS是个持续的威胁。它可能强大到控制选举,而如果我们在宪法里禁止它们持有别的节点,那么这些被投资的节点又可能就会立刻停止运转。接下来很可能就是又一次硬分叉。这又是社区最不想看到的。” 美国节点 EOS Cafe 的杰弗里说。

宪法可以约束那些明面上的腐败行为,但很难管住私底下的联合。参选的中小节点,很难独立完成当选的目标。随着选举推进,中国节点之间的关系变得越发紧密。

2018年5月底的一个雨夜,在旧金山金融区的一个酒吧里,当地的 EOS 社区举行了一场线下活动,介绍 EOS 主网上线前的情况,也顺便让参选节点可以介绍自己。EOS 硅谷团队创始人喻博第三个发言,他介绍了 EOS 选举的设置,以及中国社区的情况。

“我觉得作为base在美国的团队,有必要向美国的 EOS 社区介绍中国。”他说。在现场的大屏幕上,来自中国的 EOS引力区、火币矿池等多个节点纷纷现身。“我们都很熟。”他说。其中有些节点以中文问候大家,没有英文字幕。

有美国节点对此感到不安。“我很喜欢中国的团队们,它们的技术很棒。”一位在场的美国节点对Ping West品玩说。“但我们不会这样做,我们也会有很多线下共同出席的活动,但我们还是避免看起来走的太近。毕竟归根到底这还是一场选举。”

除了介绍中国社区,喻博还为大家普及了 EOS 的投票机制,并呼吁更多的人参与到投票中来。

“这感觉太奇怪了。”来自旧金山当地的一名观众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听一个中国人告诉我选举投票的重要性。”在做出这个评论之前,他刚跟PingWest 品玩普及了他眼中 EOS 选举制度,和代议制民主的相似性。

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基本没有中国节点参与到社区治理的讨论中。在一个中文节点社群中,有人询问关于西方社区对“宪法”的修改的事情,回应者寥寥。

多个中国节点对西方社区热闹地讨论“宪法”嗤之以鼻。小五认为,语言障碍可能是很大的一个问题。另外更重要的是,中国节点也并不在乎前期社区共识制度的设立,他们一心只想着当选。

“拥有了对超级节点的控制,就有了更改一切的权利。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到了最后选举完了,还会有修宪的机会。到时候再说。”一个中国节点的技术负责人对PingWest品玩说。

 

抓住一切割韭菜的机会

小五这样介绍他所在的节点团队:“不是大佬,没有背景,就是觉得EOS很牛,于是All-in。”

在加入团队之初,团队表示会集中在技术上,开发新的基于区块链的应用。选举中不站队,选举策略上希望通过联合其他中小团队,利用散户对大佬的厌恶取得尽可能多的选票。由于EOS在21个超级节点之外,还有49个备选节点随时准备补上,而这些被选节点也会有一定的增发代币可以领取。“所以,我们不一定非要当21个中的1个,做个备选也很好。”

但是,这样的想法并没有维持多久。在中国团队越来越多后,小五发现,自己团队开始跟大佬集团步伐一致,离他理想的情景越来越远。

6月8日,小五在视频会议室上参加了一场重要的内部投票。投票内容是“主网”是否可以上线——这是 EOS ICO 结束后最重要的事情。在ICO中发布的EOS币是基于以太坊的代币,ICO结束,EOS需要上线一个自己的“主网”将这些代币“迁移”过来,之后才能进行真正的投票和应用开发。

主网上线方案由加拿大的一个 EOS 团队开发,不少中国节点在不同阶段加入了上线的准备中,他们也因此拥有了内部投票的权利。

根据当天的流程,各个节点先要在视频会议室中表达自己的观点,然后大家讨论,最后在电报(Telegram)群里完成投票。发言中,并没有太多中国节点完整表述观点,只有2、3个英语较好的节点担任着翻译工作。经过3小时的讨论后,第一轮投票7成赞成上线,按照这个结果,主网可以上线了。

但这时,包括一些中国节点在内的参会者开始表达反对上线的观点,有人认为还不够稳定,有人认为应该等一下次日发布的软件更新。这样来来回回讨论了几轮,第二次投票开始。

“第二次投票结果突然变得很接近,离可以上线少了3票。”小五回忆说。“最终的决定是当天不上线。”

这样的反差让小五和不少参会者都感到诧异,而且,第二次投票的人数似乎也多了起来。“我恍惚看见几个挂着 EOS 某某的尾缀的投票者,我以前从来没见过,是投票中加入群里的。”小五说。

几个活跃的国外节点显得很失望,有外国节点也开始怀疑群里参与投票的账户的资质。“后来老外坚持要修改规则。”小五说。于是规则改为:下一轮投票只有内部电报群里的人可以进会议室,然后每个节点只能派一个人,最后的投票改用会议室里的投票功能进行。

小五注意到,在整个投票进行的同时,EOS 在国内几个大的交易所的价格也坐了过山车。

主网上线一直是 EOS 持有者期待能引发币价上天的契机,在电报上最大的中国韭菜群里,“主网就要上线”、“主网投票一切顺利”的消息在正式投票前蔓延,币价开始极速上涨。而就在第一轮投票结束后,币价又开始掉头下跌。等到会议结束,币价又回到了原点。

操纵信息,让韭菜高位接盘,然后砸盘。“这种操作,韭菜应该感到熟悉吧。”小五说。

许多参选节点希望把21个超级节点变成自己控制的幕僚机构,让它成为少数人谋取私利的机构。在选举中,许多团队们想到的是如何将自己在选举过程中输送出去的利益、花费的成本尽快捞回来。

“他们会利用一切可以收割的机会,割个痛快。”小五在进入区块链圈子半年后,终于有了领悟。“哪有什么区块链理想,哪来什么去中心化。都没有。”

 

命中注定的“伪去中心化”

在6月9日的投票中 EOS 主网终于上线。参与其中的中国节点纷纷转发约翰·杜伦巴尔的关于美国《独立宣言》的名画,并配上了自己参与讨论的画面,认为自己见证了历史,成为了 EOS 的“国父”们。

杜伦巴尔的名画和EOS的视频聊天室截图被放在一起

但是,这次混乱的选举,很可能并非走向真正的去中心化,而是完全相反。

在6月9日主网上线后,对21个超级节点的投票并没有立刻开始。根据 EOS 的制度,需要首先对这一主网进行全民公投,当投票率超过全部币量的15%后,才可以正式将全部 EOS 转移到主网上来。否则这个主网的上线并无任何意义。

在投票开始后,与前期社区呈现的火爆热情相反,投票率十分低迷。6月10日对主网的投票开启后24小时,投票率不及1%,4天后,投票率依然仅仅达到6%。在 EOS 的社群里,韭菜们再次炸开了锅。而多个节点将此归结于持有大量EOS的交易所等“鲸鱼”玩家依然持观望态度。

但是,在6月15日凌晨,投票率突然猛增,并一举超过15%。当天 Big One 的 CEO 老猫发文称,是 Big One 投出的票让投票率“瞬间超过15%”。这个说法也得到多个参与竞选的国内外节点的证实。老猫在文中称,Big One的做法得到很多国外节点的感谢。

投票统计网站上庆祝对主网的投票超过15%

这种对EOS命运的决定性能力,在这次投票中展露无疑。作为对 EOS 全民投票制度的第一次检验,这场投票的过程再次证明,EOS 根本无法从制度上保证“去中心化”之外,只要愿意,大佬们将很轻易将它变为一个中心化的怪兽。

在区块链技术走红后这不长的历史里,技术推广者们各种费劲心思的制度设计,最终都一个个败给了人类的贪欲。比特币已经基本上被“矿霸”把持,EOS 也很可能难以摆脱被大佬操控的命运,最终变成另一片肥沃的韭菜田。

信仰区块链技术的人们设计出了代币,希望靠它带来直观可见的利益,从而吸引更多人参与进来。但是如今代币交易的确火了,但缺少受第三方监管的交易所,也没有任何行业治理标准。庄家垄断成了所有虚拟货币绕不开的诅咒。

这一次,EOS基于代币的选举,又在“利”之外给代币赋予了“权”,无疑打开了更多腐败的入口。

币圈就像是人性缺点的放大镜。现实世界里选举可能遇到的问题,在这里都有体现,而且全部放大。去中心化的方式,因为各怀鬼胎的参与者而最终命中注定造出了中心化的怪兽。

一场选举风波过后,币价回归最初,跟着过山车起起伏伏的韭菜,被割了一拨又一拨。套现完成满载而归的大佬,再次踏上新的征程。

区块链
  • 2
玄宁

喝进咖啡,码出句子

0 条评论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