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玩APP 注册
关闭

品玩APP, 重版出来!

点击下载

喃酱

发布于 7月6日

美少年!

《我不是药神》海报上每个角色都在笑,怎么就把人看哭了呢?

狭窄逼仄的群租房里光线昏暗,几个上下铺里躺满了看不清脸的病人。他们都是吃不起高价药的慢粒白血病人,只能躺在月租100元的房子里等死。

在走进电影院之前,我万万没想到《我不是药神》会是这样一部电影。监制宁浩和徐峥都是成功制作过多部商业喜剧的影人,徐峥、王传君等几位主演在海报上开怀大笑,也不像是要演正剧的样子。

从程勇“印度仿制药”案改编而来的《我不是药神》不仅是一部成熟的商业喜剧片,还和韩国的《熔炉》《素媛》以及印度的《摔跤吧!爸爸》一样,是一部由真实事件改编、反应社会现实问题的电影。

上海电影节口碑最佳、点映票房破亿、豆瓣 9 分……这部电影的高口碑不仅来自片中不时跳出的喜剧段子,更来自片中触动人心的现实。

来,吃个橘子

《我不是药神》里真的没有药神。片中从主角到配角,每一个角色都是充满细节的小人物。这些小人物是荧幕上的笑料和泪点,更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

徐峥扮演的程勇是个陷入生存危机的普通中年人。他上有病危的父亲,下有即将被夺走抚养权的儿子,卖印度神油生意冷清,连房租都快交不起。为了生存,为了钞票,他选择帮慢粒白血病患者走私假药。

程勇贪财、好色、懦弱、容易膨胀,他身上满是缺点,他并非天生的孤单英雄,而是十足的市井平民。

王传君饰演的慢粒白血病人吕受益,被疾病折磨得骨瘦如柴。他还年轻,儿子刚刚出生,他想活下去看到儿子长大。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格列宁价格上万,他吃不起,就四处寻找低价且成分相同的印度仿制药。他是启发程勇卖仿制药药的领路人,更是无力承受现实的年轻人。

谭卓饰演的慢粒白血病女孩母亲刘思慧,没有钱为孩子支付高昂的治疗费用,在酒吧里跳脱衣舞为生。她的生活中充满压力和隐忍,程勇卖药团队终于赚了大钱去酒吧团建,拿出大把钞票让经理代替思慧跳舞,她眼里有泪,却在台下叫得最大声。

章宇饰演的黄毛是个进程打工的 20 岁小伙子,生病后怕连累家人,坚持不敢和家里联系。杨新鸣饰演的牧师教会里有不少慢粒白血病的病友,主和主的真理救不了他们,他只能违背教义帮走私者联络购买低价药。

看病难、看病贵是他们需要面对的困境,更是现实中,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遭遇的困境。《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展现了这种困境中最悲惨的一面。面对治不起的病,片中病人们的态度只能像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那样,无能为力,强颜欢笑着对来看望的人说:来,吃个橘子。

海报上的每个主角都在张着嘴大笑,电影里的每个角色,却都只因为一场病就落入无法可解的困境。这是他们的困境,也是我们每个人有可能面临的困境。

刚刚招呼过程勇吃橘子的吕受益在下一幕的清创过程中疼得哀嚎,整个楼道都能听见。坐在走廊中的程勇作为朋友,在哀嚎声里坐立不安。而一旁吕受益的妻子却已经麻木,丝毫没有表情。这就是小人物的人生,很多无奈习惯成自然,也就麻木了。

当程勇终于从印度带着药和生的希望回来,看到的却是吕受益的葬礼。葬礼上,曾和吕受益、程勇一起卖药的黄毛默默无言,坐在狭窄的楼梯上吃了个橘子。不久之后,他也为了保护药品和程勇离开了人世。吃个橘子是他们互相纪念的方式,也在冥冥之中,成了悲剧的传递方式。

“我”是不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最开始的名字是《印度药神》。徐峥说,这个名字很快在朋友中被传为“印度神药”,继而变成“印度神油”。于是之后,电影又改名为《中国药神》。期间又经历了《生命之路》《印度药商》等几个名字,电影才最终定名为《我不是药神》。

频繁的改名除去审查上的考虑,给人更多的感觉是创作上的不确定性。导演在商业性和影片深度之间努力权衡,在“是药神”和“不是药神”之间几经周折,最终呈现出的影片却显示出一种奇妙的平衡。

电影虽然改编自真人真事,故事和人物却是原创,影片开头也说了让观众不要对号入座。改编剧本没有完全搬照事件的真实情况,主角程勇的身份更是和原事件相去甚远。但这反倒成就了这部电影的好剧本。

主角程勇是个平衡且有成长的人物。他贪财好色,胆小怕事,起初只是为了钱倒卖仿制药。但随着一次次的药品交易,买卖仿制药从求财逐渐变成了以生命相托付的情谊,程勇也随之成长起来。

和影片开头用以搞笑的种种缺点相对,程勇在影片后半部分也表现出了相应的善良、勇气和责任感。当病人们一个个摘下口罩,抽象的“病人”变成一张张鲜活的脸,程勇也终于在故事的结尾成长为商业片中的英雄。

剧中的警察角色也体现出一种奇妙的平衡。贴面无私的局长在打击假药的事件中坚守了原则,法不容情、铁面无私的态度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周一围饰演的基层警察则体现出人性化的一面。他同情病人,希望早日结束案件为病人“留一条生路”,又在执法和容情之间摇摆不定。

当患者老奶奶对他说出:“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被吃没了,家人被吃垮了。警察领导,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他心软了,在法律和情感之间,他站在了情感一边。

故事里,导演没有刻意设置任何完全的“反派”人物。程勇走私犯法也救了人,医药公司追查假药也是行使正当权力,就连王砚辉扮演的假药商人都不是完全的坏人——他在警察的严厉拷问下依然坚持一人抗下所有罪状,没有出卖程勇和其他人,还向警察道出了白血病人们所面临的最真实状况:“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完美的平衡是片中角色们的态度,更是导演对现实问题给出的态度:没有倾向和评价,没有责怪或偏袒某一方,仅仅是通过一个故事,把一种社会现象摆出来,放到大家面前。

真实故事改编的影片往往有其边界,导演能做到态度上不偏不倚,展现出的作品也是完成度极高的商业片,这不得不说是国产片的一种进步。

好在影片在结尾给出了好消息:国家已经出台了医改新政,白血病特效药采取零关税政策并逐步纳入医保,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也从 30% 上升到 80%。未来,或许正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前进。

(本文图片来源为电影官方海报、剧照)

喃酱

美少年!

0 条评论

取消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