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乔布斯、辍学、冒险、代价和重生——我所知道的20岁以下少年创业者们

在硅谷有那么一群人,虽然在数量上不算多,但他们的故事总能构成这片土地上的美国梦的一个另类的主题,这就是那些二十出头甚至是十几岁的创业者们。媒体们向来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列举哪些传奇的企业家大学没有毕业等等(基本上每一次这个列表都是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等,相信大家和我一样都耳熟能详)由于现在移动开发逐渐变成了一场全民运动,这样的同学越来越多了。这一两年来,我也认识了不少这样的孩子,见证亲历了他们从受到鼓励,到开始创业(甚至是退学),之后又遇到挫折或是改变想法的整个历程,也看到了备受关注的“20 Under 20”项目的前前后后,值得回味一番。

记得刚上大一那阵儿,我大概每周要有一半时间的晚上在MIT或者哈佛商学院度过,蹭各种讲座或者活动等等。11月的一天, Peter Thiel来波士顿演讲 ,我早早来到MIT的大讲堂。一眼望去,在座的人多以三四十岁的职场人士为主,还有很多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大家把酒言欢,熙熙攘攘。我混在其中,非常窘,既没见过这么多大人,也不知道该跟他们说什么。无奈之下,只能寄希望与能发现几个同龄人聊聊。来回走了几圈,发现了一个表情和我一样窘的孩子。在这个西装革履的场合,他还穿着短袖短裤,所以不敢跟人说话,就站在那儿喝水。我勇敢的上去搭讪,发现果然如此。他叫P(化名),告诉我说觉得自己学校太没创业气氛,同学们都比较无聊,就天天跑来这儿混。

我俩一块听了讲座。当天恰好Thiel介绍了他刚刚推出的20 Under 20项目,并且鼓励很多年轻同学勇敢的做自己想干的事情,还和的大家谈到了当年投资19岁的Zuckerberg很多往事。那一天都相当程度上决定了我们俩以后两年的人生轨迹。我后来暂时休学在Blueseed。P则更加勇敢,我不断的听到他创办一个个新公司的消息。终于,去年十二月的一天,我打开Facebook,在他的页面上看到一条早在预料中的状态。

“Last day as college student is … today. Thank everybody at BU for being awesome and I will miss you guys forever.”

第二天,他就背上行囊,前往 Mountain View。我才知道,他的团队已经被Y Combonator录取了。毫无疑问,这个消息就像是听说某同学进了哈佛法学院一样,其意思就是“大富大贵,指日可期”。不过似乎他也没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我后来每一次见到他,他都换了公司,到现在已经都四次了。好在他依然充满希望,不过问起来,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信心满满,

以上是讲我这位朋友,不过他毕竟是一个特例,要说这几年把少年创业者们这个群体推上风口浪尖的,还是20 Under 20这个项目,简单说就是Thiel想用鼓励学生退学创业的方式“寻找下一个XXX”。这个项目一开始就引起了巨大争议,尤其是来自老师和家长。它招致的批评不仅仅在于广大媒体觉得Thiel在忽悠小朋友,还在于大家认为这在给小孩培养一种浮躁的心态,让他们年纪轻轻不知道老老实实干活,就想着自己是下一个谁谁谁。的确,在我和他们接触的时候,确实听到平均每两句话出现一个“change the world”,虽然说这已经是硅谷日常用语了,但我也在怀疑这样会不会有点问题。因此,大家也都在想那些被寄予厚望,一个个都当成“下一个乔布斯”一样选出来的孩子,到底多大真本事,是不是昙花一现。Quora上的这个引起广泛讨论的质疑贴虽然有一些过分,但是也反映了相当的问题。我则通过个人经历接触到了其中好些人,以及了解他们在“停学”这两年里的起起落落:

L,他从MIT休学出来,当年的计划是改变货币系统,让货币消失(和PayPal的初始愿景有一点像),到硅谷后在一家从事黄金贸易的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由于和同事不睦离开了那儿。我年初在纽约见到他时,他也正处于比较迷茫的时候,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最后说“我觉得这两年完了以后,我可能还是会回学校吧。唉,其实挺蹉跎岁月的。”

B,我遇到他的时候他18岁,来自麻省某高中。他的计划项目是研究小行星采矿,来到加州后才发现真的想做这个事情是极其困难的,因为需要的人力物力要求实在太大。他在SpaceX和另外一家月球探索公司实习了一阵以后,修改了原计划,准备转而去写一本与此话题有关的书,亦受挫,最终放弃了宇宙计划,在家里的地下室开始了另外一个硬件项目。

L,12岁开始在MIT某实验室工作,15岁本科毕业。她的项目是“治愈衰老”,让死亡成为一种可以医治的疾病。随后她的计划是来筹集一笔基金来可以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一年多过去了,基金发展处于停滞状态。

不得不说,和一般的IT创业者相比,这些孩子们如果想搞太空、抗衰老、核物理等等比较非主流而且又宏大的项目挑战会大很多。自己的知识、经验、所掌握的资源都非常有限,而且能有谁会把大笔的资金交给这些孩子搞那些“很不靠谱”的项目?这也是为什么一年多过去以后,那些从事web, mobile的项目起码还能继续,而那些当初设想的就非常宏大、非常颠覆性的项目,则多半夭折或者是改弦更张。可即使是前一种比较主流的IT创业路线也挑战不少,fellow们毕竟面对的是同样的市场上比自己更年长更有经验的创业者。且很多人也觉得折腾了这么半天仅仅是做一个游戏app,不符合自己“改变世界”的理想,遥想项目开始时那种立志要在“宇宙中刻出一道印记”的意气风发相比,不免也有些失落。

之前我和Thomas聊天的时候,他说道:这些少年企业家们其实更像是硅谷的一种情结,有很多时候投资人知道他们年轻经验浅,也有足够的权力拿下他们,但还是会给他们时间和机会,那是因为这个故事要接着讲下去。美国需要这些孩子,硅谷也需要这些孩子,让他们的故事去启发大家、震撼大家、让大家惊呼道“XXX(某位传奇)的接班人终于出现了”。而对于这些孩子自己来说,不管他们做没做好准备,自己都被突然的推上了一条快车道,无数风景扑面而来,也让人有点招架不住。不过,毕竟时间是唯一的证人,也是唯一的过滤器。如果我们把目光和焦点从他们身上拿开,由他们去迷茫、出走、重生,许多年后总会发现:有谁经历了风霜洗礼,终于成为了又一个传奇。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所提到名字均为化名)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