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生的双十一购物车补完计划

(一)

赵文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负责公共关系工作,朝九晚六的上班时间再加上周末经常加班,让她没有时间逛街。

但是这几天,她早已用装满的虚拟购物车来迎接“双十一”——因为数字“1”的外形和光棍近似,每一年的公历十一月十一日在网民中本来是属于光棍的狂欢节,但从前几年开始,淘宝、天猫京东、亚马逊等电商网站开始故意引导网民们的注意力以及购买力,试图将这一天变为“网购节”。

因为逛街的机会不多,赵文早已养成了网购的习惯。在平时,网购能够帮助她用最快的速度和相对更低的价格买到需要的商品。而到了“双十一”,网购则流为了一种形式化的行为,就好像中秋节吃月饼,春节吃饺子一样,双十一就是要网购。“什么都打折,什么都便宜,反正也得用,赶紧买买买!”赵文这样形容自己最近爆棚的购物欲。

手机上的购物软件成为了赵文在“双十一”买买买的主要战场。这是由于,电商网站为了推广无线业务,在手机客户端上推出了比 PC、Web 上更疯狂的促销活动,比如首单满减、手机专享价,或者能够当做代金券使用的红包等等。

她的购物车里有洗衣液、卫生纸、牙膏、漱口水,以及足量的卫生巾等——这些家居日化品都属于“反正也得用”的范畴。上述商品她已经购买并支付了,有些是在大型电商平台新设的超市频道购买的,那里最近的满减促销活动最后折合出的折扣幅度直逼 2、3折,并且第二天就可以送到。

然而就在三年、两年以及一年前,快递的速度仍然是网购一族在“双十一”期间以及之后的一个月甚至两个月内,最担心的问题。因为天气冷得实在太快,一件北京消费者在“双十一”下单购买的衣服,往往还没送来就已经穿不了了。

不过这个问题并没有影响到赵文,她从未担心过双十一期间购买的衣服会因物流的缘故过季导致第二年才能穿。在她剩下还未支付,等待双十一当天减价再下单的商品中,不仅仅有冬天的针织衫,也有盛夏的蕾丝吊带睡衣——一整年都会需要的衣服和其他东西,都会在这几天拿下。对于她来说,“双十一”是一个提前填满购物车然后再清掉的日子,平日剁手的罪恶在这一天,突然显得格外正义。

赵文等待双十一当天清空的购物车

赵文等待双十一当天清空的购物车

“往年真的是冲动,买了好多衣服,最后送来没送来都退了……但今年衣服什么的我都是早就开始看了。”这主要因为商家和电商平台方合作的更加紧密,已经提前把促销商品放出来,就为了让你放到购物车里,准备好到时候价格一降下来就直接下单。

今年,电商平台和平台上的商户们促销的方式和往年比更加“直接”,加之物流也比过去速度快出很多。可是赵文的购物心态仍然没有变化,依然是提前几天就一直在刷手机,到处搜罗打折商品,无论需要或没那么需要,需要的时间是近还是远,一律在双十一这个看起来最正确的时间拿下,“好便宜啊,反正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得上,买了买了。”

毕竟是一年一度的网购节,此时不剁手更待何时?


(二)

和赵文相比,梦梦的购物欲望更弱一些,即便她的年龄比赵文小很多。

购物欲望的高低与否与年龄基本无关,任何年龄的女人在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时都会看花眼。梦梦是一位 Lo 娘,喜欢穿着的裙装价格往往十分昂贵,不得不在网购时精打细算,即便是在“双十一”。

梦梦的购物计划更准确。她早已打算好在“双十一”趁价格下降采购羊奶皂和卫生巾——一年的所需都在今天购买;因为宅在家里玩网游的时间比较多,她还打算趁这几天电子商品下降买新的游戏鼠标和讲话用的麦克风;当然,作为宅女,零食什么的更是不能少,方便冲泡的即食螺蛳粉是梦梦的最爱。

但除了上述这些商品之外,梦梦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流连于电商网站上。

她还想买一支新手机,却对电商网站上相对更低价的手机望而却步,“表哥告诉我淘宝上好多假货或者翻新机……”是她不敢在网上卖手机的理由,。尽管“双十一”网购节的宣传铺天盖地,小到钉子大到房子全都可以在电商上购买,但始终有人会对网购存有一丝疑虑或者固执:网上是买便宜货的地方,贵的东西不能在网上卖。最终,她去到一家实体的电器城,购买了一台粉色 iPhone 6s。

梦梦最爱吃的即食螺蛳粉,也可以在双十一用比平时更低的价格买到

梦梦最爱吃的即食螺蛳粉,也可以在双十一用比平时更低的价格买到

“上次双十一我贪便宜买了个面包机,结果发现过几天别的促销活动更便宜……你想想,除了双十一优惠,还有圣诞节优惠、元旦优惠、春节优惠,优惠来优惠去也就便宜五块钱,平时偶尔(商家)做个活动也差不多这个价格,双十一真没差多少。我被双十一坑过太多次了,这次就买点必需品就够了,别的什么都不卖。

在电商网站将购物者们一同卷入高度亢奋状态的“双十一”里,只有资深且对价格敏感的网购用户才会看清并认同这一点。


(三)

天涯对今年的“双十一”网购节丝毫显不出任何兴趣。“就算是需要的东西也不会赶着双十一买……”

她给自己打好了标签:理智且逻辑严谨的处女座,纯目的型消费。物流慢只是她对参与到双十一网购节中抵触的理由之一。究其根本,如果她不需要一件东西,就永远也不会因为任何理由去购买它,无论这件东西在双十一期间的价格有多低,不需要就是不需要。

“女生很多都是会员党,只买自己喜欢的品牌。”天涯喜欢希思黎(Sisley),这是一家来自法国的化妆品品牌。在网购行业的化妆品细分领域内,假冒伪劣现象十分多见。在前几年的中国大陆,甚至有专门以廉价销售假冒化妆品为商业模式的电商网站,并成功在美国上市。天涯听她的同事说,因为双十一商家出货量大,以假乱真的情况很严重“如果换成希思黎官网做双十一活动,我肯定买。”

谈起网购,天涯自诩见得多了,身经百战。在一个最近几天开始讨论双十一网购话题的女生微信群里,天涯显得格外冷淡,“物流实在太慢了。”这可能是她对“双十一”不感冒的另一个理由。

在简单清晰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之后,天涯在女生微信群里获得了一些共鸣。并非所有人都会享受秒杀的快感。对“双十一”的物流失望,以及实在找不到真正需要的商品的网购者,大有人在。

看着热闹非凡的各大电商网站首页,天涯实在提不起兴趣。最后她在另一家自己一直信赖的化妆品跨境电商网站找到了折扣价的正品希思黎,这可能是她在这个双十一期间唯一的订单。

 

(文中赵文、梦梦和天涯均为化名。本文不为具名及未具名提及的任何购物网站和店铺背书)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