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的第N+1次生死劫

A站和B站近日相继出现网站无法访问的问题。

B站修复了,但Acfun已经连续三天无法访问,甚至有传闻说网站已经关停。其官方微博只发了一条二次元的公告:

因为不可描述的混沌入侵,AC娘的物理连接状态暂时停止,猴子将陪她在翡翠香蕉梦境中继续战斗。请大家稍安勿躁,保持正常生活秩序,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学习,把养肥了的精神能量输送给猴子。 ​​​​

PingWest品玩向Acfun公关部人士求证,对方称,目前公司还在正常办公,网站关停是因公司事务调整,但不方便透露更多。

截至周一晚上11点,A站已恢复正常访问。

12

危机四伏的A站,居然已经活了10年

这不是A站第一次现关停传闻了。但自从2007年成立至今,A站一次又一次陷入危机,都挺过来了,真挺不容易的。

首先是盗版。A站的视频内容通常都来自新浪播客、腾讯播客、优酷、土豆等其他视频网站,通过非正规的盗链方式来获取。

2014年底,优酷向A站发出版权信,但A站并未因此重视内容版权。第二年3月,优酷土豆起诉A站,一时间「Acfun被优酷土豆起诉、公司前高管被拘、员工纷纷离职、Acfun与优酷土豆签订侵权行为谅解书」的传闻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A站的此次盗版危机最终以当年8月优酷土豆入股告终,但A站的盗版并未由此停止。天眼查的数据显示,A站北京公司和广州公司在2016年遭遇的版权诉讼有16起。

同时,从去年到今年年初,A站大量的日剧、美剧资源遭遇下架,以致于网友发出「A站已经没什么可看」的抱怨,在一部分网友的心中大量下架盗版资源的A站「离倒闭已经不远了」。

acfun-e1479914122573

比盗版更严重的是,A站存在着严重的政策风险——Acfun的域名曾长达8年没有备案。

Acfun网站上线至今,都没有进行ICP(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备案。2015年11月,A站因为无证经营被相关监管部门处罚并警告。同时,A站旗下域名acfun.tv与acfun.com已被列入黑名单,这个黑名单记录一旦产生,原则上不能消除。按照监管部门规定,进入黑名单的企业无法申请ICP备案和许可。

A站解决域名危机的方式是启用了土豆网二级域名acfun.tudou.com——通过挂靠到土豆网规避了域名风险。2016年9月,A站的新域名acfun.cn/acfun.net才正式通过ICP备案。

1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今年6月, A 站在不具备视听牌照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遭广电总局点名,随机下架大量不合规的影视剧、网络电影、新闻节目、纪录片等内容。网文牌照和视听牌照依然是A站的痛。

如今,视听牌照已成为视频直播行业的稀缺品——广电总局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审批事项服务指南》规定,申请单位需满足的条件需要「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且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这也意味着,大部分的视频直播平台均不具备上述资质。

这一次,A站靠腾挪解决了视听牌照危机——A站前CEO孙旻创立的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游艺星际科技的公司持有视听牌照,A站广州公司(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了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意味着A站拥有了视听牌照。

可以说,每一次危机对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A站居然都幸运地活下来了。除了真的技术原因导致炸站之外,最可信的理由就是他们自己关站了。

这也是A站每次危机都会让关站谣言四起的原因。

持续动荡的A站,和B站的差距越来越大

A站和B站相继挂掉,让网友一度怀疑是弹幕网站遭遇了不测。

但网友自作多情了——B站没多久就恢复正常访问。B站的相关负责人告诉PingWest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B站只是账户登录系统出了点bug,很快就修复了,双方相继挂掉只是巧合。

更加拉仇恨的是,B站牌照齐全,政策上的风险较小。曾经是A站后花园的B站,在产品和研发上的投入越来越大,又因为自己起步晚,没有运营上的历史包袱,已经超越A站,而且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

极光大数据显示,最近半年,B站的月均DAU在不断上涨,A站的月均DAU却在缩水。今年5月,B站的月均DAU是A站的15倍,到10月,这个数字已达到25倍。

3

A站曾经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其中一次是直播。2010年,A站创始人Xilin将A站以400万人民币出售。赛门成为A站新站长,而在赛门身后,是这场交易中实际的买家、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陈少杰把精力偏向直播业务,孵化出了斗鱼,A站成为斗鱼最初的流量入口。但斗鱼日渐壮大之后,A站惨遭抛弃,陈少杰将A站出售给现在的大股东杨鑫淼。

随后,A站的管理层持续动荡:

2014年4月27日,赛门称和投资方理念不合,离开A站。

2014年4月,奥飞入股A站。12月,奥飞空降一批高管,A站原来的高管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

2015年3月,优酷起诉A站侵权,新高管将事件原因将本次侵权事件归因于A站原高管,数名原高管因此被刑拘。

2015年8月,优酷土豆入股A站之后,由孙旻担任CEO,刘炎焱成为总编辑,张侠主管产品技术。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之后,管理层再度换血。孙旻由CEO转任总裁,莫然接任CEO。莫然邀请动漫创作者社区半次元的CEO王伟管理产品技术,原团队又遭架空。

2016年7月,莫然因个人原因辞去全部职务,由奥飞娱乐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

在人事动荡之中,A站的财务状况更加堪忧。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A站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净亏损大幅提高。

11月27日晚间,A站恢复了访问,A站的DNS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动,这很大程度上说明此次暂停服务并非来自DDoS攻击;而A站涉及敏感内容较多的论坛版块匿名版,更早些时候恢复了运营似乎也说明暂时关站并非来自政策的压力;知乎上也没有出现像前几次危机时那样的爆料贴。

如此一来,A站此次关站的72小时里真正经历了什么可能永远不为外界所知。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经历如此多轮「致命」打击之后,A站跌跌撞撞的又一次恢复了服务。

这反而让它在中国互联网的传说里变得更重要了一点。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