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被监视:俄罗斯的“葛宇路”开发了反人脸识别妆

最近被学校处罚了的行为艺术家葛宇路,在马路上贴自己名字之前还有个作品:

寻找自己周围无处不在的摄像头,搭个脚手架上去跟它对视。

rlsb001

在接受央视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葛宇路这样解释了他的这个行为:

“往常监控都是来监视我们的,我是不是也可以看它?在这里,我质疑的是一种监控的权力。我对它并不能做出实质的改变,我只是盯着它,争取盯几个小时把背后看我的人看出来,或者说我们之间能够有一瞬间的对视,我觉得那就很棒了。”

安全与隐私确实存在矛盾,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在维护城市的交通安全和社会秩序上功不可没,但时刻被盯着也同样让一部分人感觉隐私被侵犯了。

同样不满于被盯着的还有俄罗斯黑客Grigory Bakunov,他倒不是在质疑被监控的权力,而是质疑人们正在滥用面部识别技术:

“在俄罗斯,面部识别系统正被不同的人们使用着。在莫斯科,要避免被摄相机拍到脸几乎是不可能的。”

Grigory Bakunov是俄罗斯最大的科技公司Yandex的技术总监,最近,他公开表示自己已经在网络上和其他几个黑客一起,开发出了一种“反面部识别算法”。

这种算法的实现方式是,以化妆的方式在脸上画出特定的线条,以此干扰面部识别技术。画出来大概是这样:

rlsb002

Grigory Bakunov号称这项技术非常有效,对于男女都适用。但为了避免技术被滥用,他并没有公开反人脸识别系统的详细算法和原理。

Grigory Bakunovb并不是第一个研究反人脸识别系统的人。去年,卡耐基梅隆大学就曾经通过让人戴上有特殊花纹的眼镜成功干扰了人脸识别软件“Face + +”,让软件把自己识别成别的人:

rlsb003

日本国立情报学研究所也曾经发明高科技眼镜Privacy Visor,利用红外发生技术,使摄像头的面部识别系统无法检测到人的面部特征。眼镜架上的红外发生器能影响绝大多数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这样拍出的照片在人眼看起来和普通照片没有差别,却无法识别面部信息。

rlsb004

不过,俄罗斯人民对反面部识别技术的需求,似乎要比美国和日本人更强烈。早在2016年,俄罗斯的网络上就出现了一种名叫FindFace的网络服务:在这项服务下,只需要有一张照片,就能通过面部识别找到这个人的VK.com账号。

VK.com是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FindFaced的搜索范围是VK.com相册里的所有照片。也就是说,除非你不使用社交网络平台,或者从不上传个人照片,否则你的信息就会被整个俄罗斯轻易知道。

今年的3·15晚会上,央视对人脸识别技术的安全性提出了质疑。主持人使用照片就轻易破解了人脸识别软件登陆系统,人脸识别技术并不能如大家所愿地有效保护财产安全,技术的可靠程度被质疑了。

在技术不断发展完善的情况下,如何避免技术滥用同样应该成为人们关心的问题。

正如Google Earth曾经在孟买恐怖袭击中被恐怖分子用于了解地形,3D打印技术正在被分布式防御组织用来制造枪支,人脸识别技术在安全和隐私之外是否会被用于犯罪也是人们需要警惕的问题之一。

不过,反人脸识别系统或许暂时还是安全的。Bakunov表示他将不会把反人脸识别技术商业化,因为被人利用来做坏事的机会,实在太高了。

与品玩本条资讯有关的所有精彩评论戳这里即刻拥有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