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海外投资兵分两路:为海外移动产品进亚洲“带路”,编织全球物流网

large_alibaba1

北美市场正在成为阿里巴巴投资的另一重心。

去年10月,阿里巴巴海外投资团队正式成立,由Michael Zeisser领导,Zeisser是由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从Liberty Media挖来。在Liberty Media期间,Zeisser负责数字商业部门。加入阿里巴巴后,Zeisser向蔡崇信汇报。过去8个月,Zeisser领导的阿里巴巴海外投资团队已经投资了数十家初创公司——主要集中在北美,包括多家硅谷知名创业公司,比如叫车应用Lyft、和网络视频通讯应用Tango、移动引用搜索引擎Quixey、电视内容分享应用Peel和重度移动游戏厂商Kabam。

还有一些正在进行的投资传闻让阿里巴巴的海外投资的动向备受关注。彭博社一周前爆出阿里巴巴正在与Snapchat进行新一轮融资谈判,让后者估值达到100亿美元。而在阿里巴巴与Snapchat进行谈判的同时还在进行一项“B”计划——联合软银各自收购聊天应用LINE 30%的股份。

而如果要把阿里在海外的投资计划拆解、接受投资的公司进行分类,我认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可以归纳为有成长潜力的明星初创公司;而另一类,可以归结为与自身电商业务相关的物流、在线购物网站。

从阿里巴巴海外投资项目的列表来看,投资与自身电商业务不太相关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是阿里在海外投资的重要方向。而这样的资本动向,则是为了抓住下一个爆发的智能手机服务或应用。披露的信息显示,在海外,除Lyft、Tango外,被阿里投资的公司还包括应用搜索引擎Quixey、手机遥控器、电视内容分享应用Peel以及游戏厂商Kabam。

然而,对于这些公司而言,阿里巴巴能够给予的不光是财务上的支持。获得阿里巴巴投资的视频通讯应用Tango CTO Eric Setton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谈道,“他们(阿里巴巴)非常活跃,对我们策略的制定给以了很大的贡献”。而刚拿到阿里1.2亿美元资本注入的游戏厂商Kabam COO  Kent Wakeford,在探讨接受阿里投资的获益时也提到:“进入亚洲市场挺复杂的,你需要面对支付系统、不同的手机和平板型号适配,需要应对不一样的文化习惯”,而阿里的投资团队将会为他们进入亚洲市场提供建议和必要的帮助。

另外,除了押注具备成长潜力、与自身业务不太相关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在自己的老本行——电商领域,阿里也进行了布局。阿里巴巴投资了两家垂直电商网站——高端奢侈品网站1stDibs和体育用品网站Fanatics,以及两日送达快递服务商ShopRunner和2.49亿美元收购新加坡邮政10.35%的股份。

从目前阿里巴巴在电商领域的投资分布来看,其侧重点在于物流领域,并且这是短期内能够看到收益的领域。今年5月,阿里巴巴与其投资的物流服务商ShopRunner签署协议,计划帮助后者开拓中国业务,阿里巴巴持有ShopRunner 39%的股份。而在入股新加坡邮政后,阿里巴巴也与澳洲邮政、中国邮政以及巴西邮政达成重要合作关系。与当地邮政体系进行对接,成为阿里巴巴能够将菜鸟网络国际化的重要因素,而阿里巴巴将获得邮政体系下遍布全国的网点资源、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能力、当地的仓储设施、邮政清关的快速便捷。

与阿里在国内眼花缭乱的投资方式——入股银泰推进O2O、控股文化中国获得影视版权、投资华数传媒进军客厅互联网、注资恒生电子完成阿里大数据构想、入主恒大足球为了进行推广等不同,阿里在海外的投资逻辑更为简单和清晰——1)押注有潜力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侧重通讯应用、内容分享和线上线下生活,希望抓住下一个爆发的移动应用,并在其从全球到亚洲的扩张过程中发挥重要的角色;2)投资电商领域,偏重物流领域,寄希望间接将美国零售商引入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自己的物流能力,而这也是阿里的命门所在。

 

题图来自 Bloomberg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