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战争的下半场,要被中国联通终结了

摘要:据说阿里和腾讯要联合出资100亿美金投资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可能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今年年初,我的虾米音乐会员到期。我终于下定决心把手机里的音乐App从虾米换到了QQ音乐。

我这个人不是音乐爱好者,基本属于有什么歌听什么歌,所以促使我转移阵地的并不是巨头之间的版权战争。

迁移的原因是我买了一张腾讯大王卡,而腾讯所有的业务在这张卡上都免流量,QQ音乐也不例外。

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腾讯大王卡,那我可以给你简单安利一下:这张卡是腾讯和中国联通合作的一张联通卡,它的资费定价比较特别。月费19元不含任何流量,每日自动开一个1元500M的流量包,24点清零,如果用到500M以上就再累进1元增加500M,跨省漫游流量包价格升为2元500M。每条短信、每分钟通话均为0.1元。

除此以外,正如上面所说的腾讯系App和游戏流量全免,收费/免费流量合计超过40G则停止网络服务。

20170208014331838

简单来说:如果我全用腾讯App,每月资费19元。如果我用其他公司的App但每天流量不超过500M,每月资费49元。便宜到爆炸好吗?

几个月的体验下来之后,我的流量费被有效的控制在了50元以内。以前每到月底,光是50元1G的流量包就要买上几次。

在我买这张卡之前并没有觉得它能对我的日常使用造成什么影响,我看中的也是它1元500M的日租功能。但是当我真正开始使用大王卡之后,我对手机App的使用频度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开始以微信语音通话替代手机的直接电话拨打,开始用应用宝替代豌豆荚,开始用QQ音乐替代虾米音乐,无聊的时候不再刷今日头条和微博而是看微信里的“看一看”,原本用百度云备份手机照片也切换成了腾讯微云……

我被站队了。

互联网公司的站队尝试

全家桶这个概念对中国网民来说并不陌生,早在PC时代就已经有这个趋势了。它源自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平台化之后总希望用户在自己的单一平台上完成所有需求。

但是不得不说,在大王卡之前的站队尝试都挺失败的。以最基础的三大业务范围来说,阿里、百度、腾讯三家都有购物、搜索、社交业务,但绝大多数人还是用阿里购物、用百度搜索、用腾讯社交。

在每一项业务都已经高度成熟的今天,其实三家公司非主营业务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其中阿里和腾讯则更为成熟一些,理论上来说只要你肯稍微牺牲一点用户体验。你所有的需求都可以只在阿里的App或只在腾讯的App里完成。

换句话说就是支付宝的社交其实挺好的,微信的搜索内容很丰富,百度的导购网站做的也很好。而且如果一个用户真的在一个公司的产品里搞定所有需求,用户数据、用户偏好互联互通应该能带来不少的体验提升。

但大家还是该怎么用微信怎么用微信,该怎么用支付宝怎么用支付宝。操作的障碍和蝇头小利不足以冲击长期以来形成的用户习惯。

在流量卡这一招之前,互联网公司尝试过许多让用户站队的尝试:威逼式的有在微信里打不开淘宝的链接;利诱式的有使用支付宝结账免单等。

而为了能强迫用户做出二选一的选择,“不兼容”、“封杀”、“劫持”和“拦截”等不正当竞争手段愈演愈烈,就更让人不想在任何一家公司里站队了。

明明在国外,Google全家桶是个褒义词。但在国内你要说装了谁家的全家桶,那这手机就基本就废了。

流量卡的出现,解锁了站队(生态建设)有了全新的姿势。

流量卡是一种真生态

什么是真生态?

这其实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国内一般一家公司开始提“生态”,意思就是打算建墙了。

但真正的生态,不应该是给用户离开造成不便,而是通过体验优化让用户能够自然而然的留在单一平台上。

在大王卡之前,唯一一个做到这一点的可能是阿里的生态。回忆了一下,很多用户的刻意站队是在阿里推出了蚂蚁信用分之后——为了能把信用分刷上去,所以只用阿里系的App,我也是如此。

不得不说,阿里的一些产品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差。而且不同产品之间确实做到了一些基本的优化联动,起码不像腾讯那样生生把账号系统分裂成了微信和QQ两个体系,两者的帐号还不互通。

而且基于信用分,阿里的生态对第三方开发者来说也比较友好。

但后来我和很多用户一样,发现芝麻信用分刷起来主要还是靠消费,而且信用分刷高了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大的作用。当腾讯大王卡出来之后,我就倒戈去了腾讯阵营。

合作流量卡和过去跑马圈地式的生态构建方式很不一样,它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在用户离开的地方设一道关卡——比如用某某外卖,你就必须用某某支付。

用户的转移是完全基于自己做出选择,而且就算选择不站队,它的体验也很不错:消耗1元500M的流量,还是用腾讯的App免流量。无论选择哪种,都让我的月通讯费下降不少。

以干什么都要抢入口的“互联网思路”来说,流量卡是比搜索、手机系统甚至是手机本身更底层的“入口”。掌握了这个入口,虽然不可能立竿见影,但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用户的使用习惯。

在腾讯之后,很多互联网厂商都注意到了这一点,B站推出了22、33卡,京东推出了小强、大强卡,微博推出了微卡,百度推出了大神卡、小神卡、女神卡,阿里推出了蚂蚁保卡,同花顺推出了大顺卡、小顺卡等等……

其实,早在这种模式推出之前,这些互联网公司就已经蠢蠢欲动的想要做流量卡这种底层入口了。只是在联通主动抛出橄榄枝之前,大家想到的都是自己成立一个互联网运营商。但由于政策限制,互联网运营商的资费是个大问题,最终那些互联网公司自己搞的运营商基本销声匿迹了。

20170616_43737_255784961232f689b898VEwEHBxKsgtY

如何快速知道腾讯生态有什么业务?大王卡免流量列表可能是最简单的方法。

这一轮兴起的合作卡,全都是互联网品牌与中国联通合作的卡号,号码资源来自联通,计费系统来自联通,在实际操作上每个卡种实际只对应一种套餐。这让合作卡在资费和优惠组合上的调整,可以比互联网运营商自己发行的卡号更为灵活。

在这个构架上,未来的生态战争可能是这样的:用户开了一张微博卡(微博免流量),后来可以转套餐为阿里宝卡。京东大强卡的购物赠流量,可能也能在腾讯的王卡中使用。

这种事情其实已经上演——昨天,斗鱼直播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刚刚宣布加入了腾讯大王卡用户的免流量范畴。

对于用户来说,选择手机卡不再只是选择一种通讯资费,而是选择了一整个生态系统。

而这种站队还不止发生在用户端:想象一下你是个视频App创业者,这个时候百度和腾讯投资部的人都来找到你,百度说给你导用户,腾讯说给你免流量,你说你选谁?

阿里和腾讯哪里是要入股中国联通,分明是要入股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未来嘛。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