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 CEO 张勇母校演讲:“双十一”是我莫名其妙想出来的

中国人素有衣锦还乡的情结,在互联网圈也不例外。

10 月 30 日下午,财务背景深厚的阿里巴巴集团 CEO 张勇(逍遥子)回到母校上海财经大学做了一次演讲,分享了关于中国经济发展、实业的未来、自己的经历等观点和体会。

根据公开资料,张勇出生于 1972 年,拥有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学士学位,2007 年 8 月加入阿里巴巴集团,担任淘宝网首席财务官,2008 年兼任淘宝网首席运营官兼淘宝商城总经理,2013 年 9 月起担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运营官。2015 年 5 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张勇接替陆兆禧担任 CEO。

这位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董事、阿里巴巴合伙人同时也是“双十一”购物狂欢节的创立者,并一手将其打造成全球最大的网购狂欢节。眼下马上就要进入十一月,在“双十一”购物氛围越来越浓郁的时间点,张勇的这次小范围演讲也可看成是阿里造势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以下是张勇演讲全文(经整理,有删改):

尊敬的王院长,我们财大的各位老师,我们的校友,现场的同学们大家好!非常开心今天有这个机会来到这里。特别感谢王院长,包括莉亚老师给我一个机会。朴素的愿望其实是回学校一次,重新走上这条国定路,尽管这条路很多地方已经不认识了。我们上午也开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会议,我们大家七嘴八舌谈了很多想法,下午是我们的分享。

我想很重要的开场确实是投资自己,但是这个投资不是规划出来的,这个投资是尝试出来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规划二十年要走的道路,因为市场和社会的变化都超过我们的想象。

我想讲一个眼光更长远的话题。从今天我的视野中,从阿里平台当中,我们看到中国整个经济的走向,我们看到了一个机会。所有人都说经济很困难、有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实体经济有很大的挑战。今天来看确实是这样。真正决定中国经济命脉的是实业,我想这个话题不需要大家多讲,无论是跟财经专业有关系还是没关系的,稍微有常识大家都知道这点。

3

中国实业未来机会在哪里?有三个机会,也是三个巨大的挑战。

第一,消费需求扩大。大家都知道阿里巴巴最早的主业是电子商务,发展到今天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这个平台上每年有 4 亿多消费者在购物,这里绝大多数都是我们的用户。其实今天我们每个人都是消费者,作为平台我们的感受是数以亿计。每天、每个人的行为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最大的变化是消费升级的冲动,这种冲动力量之大,发生之深远出乎所有人的想象,或者说实体经济有点跟不上。

所以我非常同意供给侧改革,供给侧可以渗透到这个经济行业各个方面。浓缩到消费品行业,其实迫切需要供给侧改革。这两天,只要是我们的用户都知道,有一个大日子要来了,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又到了。我们已经连续几年把海外的商品引到中国,作为一个主题去做。为什么这样?因为你切切实实感受到消费者的热度。

我昨天和一个企业家聊天,他给我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原来是搞电器,搞汽车行业的,他说三十年以前我们去国外带回来的东西是什么?是日本的家电。但是今天看到好多优秀日本公司都被中国收购了。现在去国外带的是什么?“薯条三兄弟”。这说明什么?为什么中国爸爸妈妈都到国外买奶粉?这背后隐藏着中国对于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大,也是我们中国今天所有实体行业存在变革机会最大的原动力,因为所有东西到最后一定要市场买单,要消费者买单。这对整个中国经济,今天是个挑战,明天就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第二,互联网对社会的改变。因为互联网的出现,第一个阶段是所有用户都上网,现在绝大多数小孩就是互联网一代。比如我们有的人开会时,听着有意思就听,没有意思就刷手机。我觉得下一阶段是实现整个生产要素的重构,特别是供给侧的重构。这就是今天已经发生的,我们原来讲只是在网上买东西,未来是整个销售渠道的管理,所有都要利用互联网重构,这个首先利用互联网的基础就是信息对称性。

互联网金融是什么?互联网金融首先解决信息对称性的问题,首先利用互联网解决了聚合需求和聚合供给的不对称。背后是去除了所有的中间渠道,使得供给和消费可以完全见面。“双十一”是什么?本质上是所有的共振发生在一天,把消费者需求和对需求的期待促成在同一天发生,再把供给整合到这一天,使得在最高点的峰值实现供求匹配,背后其实都是互联网的原理。互联网在做这一件事时,成本要比非互联网时代低得多。背后互联网的渗透无处不在。这背后也许是互联网技术,但最重要的是互联网思想。

我跟很多消费品企业的老总聊,我说当二十年前你开始创业的时候,要建渠道,所有渠道都是竖状的渠道,到代理经销商一层一层下来,是因为信息的传递要有半径。必须通过层层传递,存货层层下行,才能达到终端市场。今天完全变成网状结构,任何一个制造厂家可以进行实时营销管理,都是实时完成的。这个环境下,我想整个渠道关系发生巨大变化,整个供给产业当中,可以真正从 B2B 走到 C2B,最终可以根据终端市场的需求,能够把这个需求和洞察,实时反映在制造环境,这个就是我们看中国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这个引来了第三个巨大的机会,也是最难的一点,怎样真正基于创新带来实业的发展和制造业发展。今天关于工业 4.0 已经聊了很久,包括说 IOT 物联网是未来。那么如何根据共享大数据,使整个产品、整个营销环节发生全方位变化,通过这样的方式,使中国的实业不仅可以恢复巨大的生命力,同时可以真正弯道超车走到世界前沿?今天在有些场合,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中国企业我们是非常自豪的,我们和 Google、facebook、微软这些企业完全可以站同一个竞技场合竞技。甚至,我们对于无线互联网的应用已经完全超越了美国。举一个例子,在美国街头对于用手机支付还没有形成习惯,信用卡永远是主流。今天在杭州,吃个饭看个电影,叫个出租车,任何地方都可以用手机支付。当然大家说手机支付是一个阶段性的东西,我完全认同,前两天和别人说,很快手机支付会消失,马上会回到生物钱包,每个人就是一个钱包,为什么还要用一个手机 APP?每个人都是司机,我们做的事情像 ETC 一样,车开过去,探头打过去,车牌号和本人是绑定的,直接自动扣款。

张勇、陆兆禧、马云、蔡崇信

张勇、陆兆禧、马云、蔡崇信

我再讲一下我自己的经历和故事。进财大读书的时候是 1991 年,我记得我进学校第一顿饭是 8 毛钱,跟上下铺的兄弟吃午饭。从财大毕业走到今天,从来没有规划过未来要做什么,只是在一些阶段一些瞬间想过我到底要什么。其实回想过去的二十几年,确实有几个比较关键的瞬间和决定,但是这几个环节,这几个决定都有它内在共通性。

第一个环节,我是 1995 年毕业,熟悉证券业的专家,都知道 1995 年证券业发生了几件大事情,本人也受到了深远的影响。比如“三二七国债”。我记得我在财大的理想,是可以进万国证券的研究所,那是一个梦一样的地方。然后就去报考,还没考上就说那个事情出现了,整个公司也出问题了,招聘就暂停了。我就去另外一个地方,巴黎银行上海代表处,也是过了第一轮到第二轮,突然之间新加坡出事招聘暂停。暂停以后自己完全有点晕,因为你当时进证券专业,就是一个想法。因为进财大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证券专业,股票这个事 1990 年才刚刚开始,我和这个事也没关系。只是觉得这个是第一届,我感觉第一届应该挺好的,其实完全不知道。

毕业完全懵了,但是至少成绩不是最差,还有很多银行面试。去了招商银行,还有别的什么银行,第一两轮还体检,最后机会来了。我去银行看了一下,问自己每天朝九晚五按时上班按时回家是不是想要的生活?正在犹豫的时候有一个招聘,那个公司名字叫安达信。当时觉得这个公司刚刚进入中国,应该还可以试一下。最早进的也许有机会,就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去了那个公司,在那边待了十一年。

做了十一年,都要做到合伙人了。那个时候我差不多 35 岁不到,做了合伙人以后未来二十年每年赚多少钱,做多少事,基本上可以预料到。这个其实是很没劲的事情,人生二十年都可以预料到,其实是挺无聊的。我的人生不是规划出来的,后面也很偶然,偶然也很必然,互联网出来了。当时我去了盛大,两年以后到了阿里巴巴。那时候电子商务刚刚开始,我觉得电子商务每个人都需要。一般上海人不太愿意离开上海,但我还是去了杭州,没想到一直到现在差不多九年多的时间。

2

到了阿里一年多以后,又发生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我是 CFO,因为背景一直是财务这条线。但当时做一个新业务,淘宝商城,这个业务刚开始不是那么顺利。做这个业务的人走了,这个业务没有人管,我跟当时的 CEO,江湖人称“铁木真”的陆兆禧说,我就帮忙管下。当时要想办法,怎么才能让这个业务活下来,就莫名其妙想出了“双十一”光棍节的想法。几年以后,马云跟我说你必须选一个,业务越来越大了,你不能既是 CFO 又是业务总经理。我毫无疑问说做业务有意思多了,我不回财务。

大家会说这个经历很难碰到,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经历。我特别想说的是,对于我们大学的年轻人来讲,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如何看待未来,做一个企业要看未来,个人也要看未来。看未来的大势是最重要的,看世界发生什么变化是最重要的。今天每个人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把时间填的很满,可以非常忙碌。但是对于未来的判断,按照未来的趋势,进行人生规划,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第二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特别送给今天来了的同学,我觉得还是要享受在大学的时光,比如大家说的度假、打球、谈女朋友,这些都可以。我觉得要利用校园,获得书本经验,和书本以外的经验。中国的大学主要是平台,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多锻炼一点学习能力,非常重要。真正你说过了二十年,我相信这句话不光是我,所有经历二十年以上的,甚至很多前辈,三十年以上的都会同意,大学时代的知识在这个时代能发挥什么作用?更多是一种人生经历,是一种学习学习的能力,才能使我们走出大学校门后,能够应对各种各样的变化,我们能够适应。

当然每个人都有适应性,每个人的适应性都跟性格有关系。我自己是摩羯座,具备了所有摩羯座的特点,但我现在的行为举止做事方式,很多时候又很不摩羯座。为什么?不是说与生俱来的,我 35 岁以前和以后完全不一样,这几年和以前又完全不一样。这是你在真正的场景当中,不断锻炼,不断挑战自己的“不适应”而得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舒适圈,有的人交往广阔,有的人喜欢埋头做事。摩羯座的本性是踏实做事,但在作为阿里巴巴那么大一家公司的 CEO 还是要能说话,还是要参与到各种事务和活动中。挑战自己本身的性格,但这是工作的一部分。

校园是非常难得的时光,但今天的校园不是所谓封闭的象牙塔,它还是社会的折射。给自己一点不舒适,做一点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承担一点风险,So what?最终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未来和发展。所有的总结都像战略一样,总结的时候都可以很成体系。我一直说战略不是 MBA 战略,每个战略都是坑坑洼洼,成了就是战略,没成最多就写一下。最后还是非常感谢母校给我机会,能够回到校园,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分享。谢谢大家!


图片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