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联压力导致支付宝叫停线下POS业务,但还不算完

2008012802050819352

8月27日早11点11分。支付宝新浪官方微博发声明称:

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将停止所有线下POS业务。对原有合作商户我们会妥善处理,不会影响商户的正常业务。由此给用户和合作伙伴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但在支付创新的探索上,我们永远不会止步。

2012年3月,支付宝宣布线下POS机计划,针对电商COD(货到付款)市场投入3万台支付宝POS,基本实现一、二线城市区COD服务PO S应用的全覆盖。在支付宝物流POS方案下,刷卡收银、取件和签收录入等功能,配送员都可以通过一个支付宝POS终端完成,而且刷卡收单后,还可以实现资金快速转账到电商和物流商的支付宝账户。

整个交易三方为:银行、付款者支付宝账户、电商或物流支付宝账户,绕过了银联。

而以往规矩是,银联POS机的结单手续费会根据7:2:1比例分配。即发卡行占70%,收单机构占20%,清算机构(银联)拿10%。最后这10%,是银联收入的重要构成。

尽管去年,支付宝副总裁樊治铭一再强调该布局不抢“银行和银联的生意,POS支付业务只围绕电商展开”,但由于网购重要环节“在线支付”已被众第三方公司牢牢把控,银联很显然不想再放弃线下COD这一环。

今年7月,央行发布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给了银联和第三方支付机构角力的空间。《办法》中第二十六条为:

“收单机构将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应当在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约定下,与其签订合作协议,明确交易信息和资金安全、持卡人和商户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权利、义务和违约责任。”

该条例有解读空间。对于第三方支付公司,如支付宝、快钱等来说,该条例去掉了意见稿中第二十九条:

“收单机构为特约商户提供人民币银行卡收单服务,涉及到跨法人交易转换和资金清算的,应通过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合法银行卡清算机构进行。”

这意味着可以第三方支付可以与银行信息直连,绕过银联。

而银联方则强调,该二十六条规定是建立在“以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约定”之上。来自《经济观察报》的报道,8月13日,银联召集52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参与“银行卡收单业务运作与收单办法解读会议”。会上,银联业务管理部总经理黄建军强调:

“此条款不是对银行卡转接清算市场的开放,重在强调发挥银行卡组织市场协调、监督和管理的职能,提升银行卡组织市场化运作能力,强化银行卡组织的规则执行力度。”

并表示:

“针对市场上对收单办法第二十六条的解读,明确应当如下:根据《银行卡业务运作规章》规定,银联卡跨行交易应统一送中国银联处理;确因业务创新等原因,收单机构需将银联卡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双方应向中国银联提出申请,经评估审核并签订协议后,开展相关业务。

很显然,支付宝方面与银联这次并没有谈拢。但事情还不算完。银联还有意直接插手第三方支付的线上交易。

银联在近期董事会会议上提出《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该议案显示银联工作目标为:

  • 2013年12月31日前,全面完成非金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迁移,统一上送银联转接
  • 2014年7月1日前,实现非金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

以支付宝为例。大多数线上支付宝交易也不需要通过银联。发卡方和支付宝直接绑定快捷支付,即使不走快捷支付,也是绕开了银联。而银联的目标二则希望在中间横插一脚,“雁过拔毛”。

银行方面则态度暧昧:选择直接与第三方支付直连,手续费被压低。不直连,客户流失。《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一份银联业管委文件估算,主要银行银行卡线上支付业务手续费年损失30亿。

中国银联为股份制金融服务机构,经央行批准,由八十多家金融机构共同发起成立。这种“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特色做法在2013年“两会”提案抨击。“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中央常委陈建国和证监会市场监管部副主任王娴曾联合提案,建议国内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对此,银联总裁许罗德接受采访时表示:

“不是简单放不放开的问题,应该进行深入研究。我认为一家比多家更好,参与和抵抗国际竞争的能力更强。”

目前除去支付宝外,线下POS机业务还有快钱与宅急送。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