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等的来了!Google 的子公司正在研究用 AI 消灭蚊子,不过……

如果 AI 能用来做助理、下围棋的话,灭蚊子当然也不在话下。

Alphabet 子公司 Verily 这几年一直投入精力在研究如何除虫(Debug Project),目的是为了减少一种叫做“埃及伊蚊”的物种,这种蚊子传播了登革热、黄热病、寨卡等病毒。

伊蚊主要在热带地区叮咬传播,9 月 28 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宣布在美国已经有 3625 个案例,而在边界地区则有 22069 例,大部分在波多黎各。控制这些蚊子的传播已经变得刻不容缓,Verily 团队正努力研究的是如何让这些蚊子不孕不育,从而大量消灭这种生物。

目前比较流行的方法是将不能生殖的雄性蚊子释放到野外跟雌性交配,然后生下的虫卵就无法孵化。这种方法简单、耗时较短,而且只需要交配一次,所以用来控制蚊虫种类上效果最铭心啊。

但从经济角度考虑,如果成本能进一步下降,才能大规模推行这种方法。

Verily 的副总裁 Linus Upson 说重新培育这些雄性蚊子成本太高:“这种方法需要大量的雄性蚊子,一个试点至少需要 100 个雄性蚊子。”

因此 Verily 更青睐另一种方案,那就是向现有的雄性蚊子注射一种名为沃尔巴克体(Wolbachia)的天然细菌,这种生殖寄生虫细菌会使得蚊子不孕。这种方法较为成熟,算是一种“生物杀虫剂”,位于肯塔基的公司 Mosquito Mate 已经在洛杉矶试验过,用沃尔巴克体试验于相关的蚊子——白纹伊蚊,从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获得批准后。

另一方面,Verily 还利用 AI 技术用户辨别蚊子的性别。在之前的实验中,研究者通常通过人工分离蚊子,这种做法成本高而且容易出错,将放置了病毒的雌性蚊子放出去很危险,因为雌性蚊子会依赖吸血为生,而雄性蚊子靠植物花蜜。

在博客中,Verily 向公众分享了自动饲养和释放这种雄性蚊子的产品原型,以及追踪蚊子种类种群的新型传感器。宾州州立大学昆虫学和疾病流行病学副教授 Jason L. Rasgon 认为如果 Verily 能够在学术论文里展示这项技术,能够帮助 Wolbachia 技术更广泛地应用:“任何自动的、增加精确性的,而不会意外释放雌性蚊子的方法都是好方法。”

Verily 在原型阶段就宣布了,并且尚未找到任何商业方法,曾经负责过 Chrome 浏览器开发的 Upson 解释,因为这项技术需要找到试点测试:“如果我们要将这些蚊子释放到现实世界中,我们需要跟社区沟通。这跟发布一个消费者互联网服务不一样。”

但科技能解决一切问题么?

硅谷的科技公司都喜欢通过技术来解决这些影响足够大的公共卫生问题,上个月,马克·扎克伯格就宣布捐出 30 亿美元在 100 年内解决“所有疾病”,而之前比尔·盖茨支持的基金已经花了 4000 万美元在里约热内卢、麦德林、哥伦比亚地区的消除登革热项目上。

Verily 跟智能家居公司 Nest、光纤公司 Fiber,是 Alphabet 众多独立子公司里为数不多的能够提供收入的公司之一,不过 Upson 则坦白说他也不知道除虫计划要怎么盈利,但是因为蚊子传播的疾病给社会造成了很大的经济负担,“总会有一个可持续的方法,将这个变成一个生意。”——Upson 说。

 Verily 公司原本属于 Google X 实验室,今年早些时候独立出来成为了 Alphabet 的子公司,目前经营的项目包括:能检测糖尿病指标的智能隐形眼镜、供给帕金逊患者使用的 Liftware Spoon 智能勺子,以及为了建立健康人体的图谱,从人群中抽取遗传和分子信息的 Baseline Study 研究、健康检测手环等。

不过这些产品可能只是 PPT 概念产品。六月份,《名利场》杂志(Vanity Fair)援引一份来自健康和医药领域的出版物 Stat 的报道,认为这些项目的研发都出现了问题,原型产品不能用,而原本负责血糖监测产品的 Babak Parviz 更在去年跳槽去了亚马逊。

题图来自 fastcompany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