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的“达尔文主义”文化,将他从楼上推下

一名刚入职美国亚马逊的华裔技术员工,因为自己在公司内部遭受“不公正待遇”,近日从该公司总部位于西雅图市区的十二层办公楼上跳下,身受重伤。据该员工的朋友在北美华人网站“一亩三分地”的留言,该员工目前在当地医院休养,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了解情况的亚马逊员工也向 PingWest品玩确认了这个消息。

0161128214701

该员工在跳楼之前给数百名员工发出了一封内部邮件,控诉自己遭受的不公待遇,收件人包括亚马逊创始人兼 CEO 杰夫·贝佐斯。

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亚马逊员工向 PingWest 品玩表示,涉事员工今年 7 月 11 日入职,在亚马逊 Hardline Business 事业组(负责消费电子、运动、汽车、家居、工具和玩具等商品)工作。他的直属上司,一名约旦籍软件开发经理认为他的绩效有问题,并且威胁他的同事给他“bad review”(同事相互评分打差评)。

但消息源同时也指出,该名员工从入职到现在三个月提交的代码已经超过万行,从数字上来讲没有理由被质疑绩效低。一位消息源向 PingWest品玩展示了涉事员工在内部代码库的记录,显示有经常性的大量代码和修改提交。

该员工收集了经理非待自己的证据给亚马逊 HR 部门,后来 HR 答应给他转组即调离该部门。经理得知这一消息,向他施加压力,要给他三个月“PIP”。PIP 是亚马逊的一种绩效工具,全称为 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即绩效改进计划。

理论上,PIP 是因为员工的工作表现太差,经理和你制定一个计划,看看能否有所改进,你需要按照这个计划一步步做下去,改进提高一直到达到要求。虽然听上去是一种勉励绩效低的员工加倍努力的机制,但 PIP 在亚马逊却并非如此——进入 PIP 的员工如无意外都会被公司解雇,基本等于走人的前兆。

熟悉情况的亚马逊员工指出,如果新员工在半年之内转组,并且给之前所在组经理打差评,会对这名经理本身的绩效评分带来负面影响,但不会对经理的整体绩效带来什么特别严重的影响。据 PingWest品玩了解,亚马逊最新的政策是鼓励员工转组,员工和经理都不会受到惩罚。

“虽然一年内转组,老板都不会太情愿,毕竟招人和培训也是费了力气的。好的 Manager 遇到员工转组都不会说什么更不会阻拦,所以真的是看 Manager 的造化了。”一位刚从亚马逊美国总部离职不久的前员工对 PingWest品玩说。

该名员工跳下的 Amazon Apollo 大楼,位于西雅图市中心,距离标志建筑 Space Needle 仅 1 英里

该名员工跳下的 Amazon Apollo 大楼,位于西雅图市中心,距离标志建筑 Space Needle 仅 1 英里

PingWest品玩尚未获得这名设施员工发出的内部邮件。据看过邮件的其他亚马逊华裔员工评价,信的内容“写的真心内涵”。

去年,一篇《纽约时报》针对亚马逊企业文化的深度调查报道备受关注,它披露了亚马逊内不为人知的“血汗工厂”。文章指出,亚马逊有一种“故意的达尔文主义”:过分强调适者生存和优胜劣汰,却并没有对后进的同事产生督促效果,而是单纯地让他们感到羞耻。

在亚马逊,表现不好的员工要么主动离职,要么 PIP 后被开除,而表现好不好全看直接上司的“钦定”。文章采访了超过 100 名亚马逊前员工和现员工,大部分受访者认为亚马逊对员工没有人情味。有知情人士指出,在亚马逊工作,进入门槛低,流动率大,on call(网站出现技术问题,随时加班修复)极多。很多员工觉得亚马逊的公司文化在侵蚀他们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让他们“鞭笞”自己的不足,公司就像是一头难以被满足的巨兽。

为了对抗这种不健康的文化,亚马逊的前员工和现员工组成了 “FACE of Amazon” (Former And Current Employee of Amazon) 组织,整理所有亚马逊内外员工受到的“虐待”。比如,当中的一个页面显示,去年《纽约时报》文章事件发生后,贝佐斯出面表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给他发邮件,一位声望较好但受到不公待遇的 Manager 照做给贝佐斯发了邮件,却在几周后被解雇。

最近《西雅图时报》报道称,亚马逊正在考虑推翻现行的绩效考评制度,把关注点从“员工和其他员工的绩效对比”,转移到员工的确实成就上。

关于跳楼事件,亚马逊员工评价不一,主要的两种评价,一种抨击经理人渣,另一种则认为涉事员工心理素质太差,跳楼的做法太极端,“西雅图没太阳,少维生素 D,容易抑郁。”一名亚马逊员工说。

坚持后一种想法的员工,并非不近人情,“大部分人不是麻木,而是在选择用正确的方式解决问题,”一位前员工说,“这件事也能给亚马逊 HR 和乱来的 Manager 上个小紧箍咒,也是挺好的。”

希望亚马逊每次改进企业文化,不是因为跳楼这样的事故。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