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放宽心,甲骨文没戏

本文编译自TechCrunch。一年一度的“甲骨文开放世界”(Oracle Open World)大会在旧金山举行。甲骨文CEO拉里 埃里森(Larry Ellison)宣布推出公有云、私有云、数据库云服务器x3和数据库12c等几项产品,并宣称用户将可以在公共云和私有云之间进行切换,提供最全面的云方案,使只能提供一部分云服务的竞争对手Salesforce和亚马逊难以望其项背。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以此为然,比如TechCrunch的这篇文章:

 

无论埃里森在甲骨文开放世界大会的舞台上说了些什么,甲骨文也永远都无法获得亚马逊AWS(Amazon Web Service,指亚马逊的云服务设施)在开发者社区里的那种顶级待遇。甲骨文甚至从来都不试着做点不一样的事:它就是Ellison相信能成为未来IT架构型“云服务”的垂直且封闭的钢铁机器,它从来就不是在你使用亚马逊AWS服务时所见到的那样的一个水平式分布的自助式服务的生态环境。

由于对开发者的漠视,甲骨文甚至在它开始前就已输掉了这场战争。像AWS那样的服务之所以能迅速扩展开来,是因为使用它的人是开发者,而这些开发者在这个基础上创造了各式各样的应用程序,从而驱动数以百万计的人使用这种服务。

埃里森在他的主题演讲中将AWS视作竞争对手。他应对AWS的方案是将甲骨文的公有云与私有云服务连接在一起。不过从任何一种意义上讲,它都不是AWS风格的那种云服务,它只是一个甲骨文所拥有的垄断的硬件架构而已。

埃里森希望这架机器能像巨大的“钢铁侠”那样服务开发者。这架机器在甲骨文自己的世界里呼风唤雨,但与人无关。在埃里森的世界里,如果你想统治一个帝国的话,开发者社区就是多余的。你只需要一台具备甲骨文OS,甲骨文虚拟机,甲骨文数据库和甲骨文 Exadata X3硬件的超大型机器就可以了。

而AWS是一个开发者的国度——他们是驱动AWS前行的力量。开发者在AWS上创造他们的应用,他们创造新的服务。AWS的云设施租赁服务通过弹性的基础设施提供了可供分配的负载。它像是一台巨型的可编程计算机,而开发者完全可以掌控它。

应用和服务——这一直是过去6年以来的主旋律。而这种“应用程序”文化蓬勃发展的催化剂恰恰是依赖灵活服务环境的开发者运动。API创造了一切的连接,而故事才刚刚开始。没有开发者的支持,甲骨文的云游戏将永远禁锢在那些严重依赖传统的解决方案,并不得不进一步整合甲骨文所涉及系统的那些传统客户身上。

如果你和那些最有创新活力的初创公司聊聊的话,你会发现他们都享受着使用AWS带来的好处。他们没有谁会采用甲骨文扔过来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它太过昂贵,而且对一个由应用程序和开放API构成的丰富的生态系统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甲骨文正面临着一些麻烦。上个季度它的硬件销售额下降了24%——这已经不是一个可成长性的业务了,硬件正在越来越廉价化。亚马逊AWS意识到了这个市场的根本变化,它将不断地优化它的服务,使之变成一个巨大的数据工厂,让开发者可以创造更多的数据产品。甲骨文从来不想把它的系统变得便宜一些,它是为需要拥有运行甲骨文自己应用程序的数据工厂而服务的。

现在,如果甲骨文真能向开发者敞开心扉,并建立一个可向外扩展的硬件的生态系统的话,这场游戏或许就会改变。但这听上去好像让埃里森把他的豪宅给卖了,然后搬进一间一室一厅的公寓那样。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