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SIM遭运营商抵制的情况,远比你想的严重

我们都知道,既得利益者可能会抵制一些会对他们的政治或商业统治地位造成影响的创新。这方面的例子已经不胜枚举了:美国医药企业为了维护现行收益水平而组成游说力量来抵制专利法算一个;交通部门限制手机叫车应用算一个;历史往前追溯一百五十年,清政府的闭关锁国也可以算一个。如果要找一个最近例子的话,恐怕要数美国四大运营商对苹果新推出的Apple SIM虚拟电话卡技术的抵制了。

苹果在本月19日的发布会上正式发布了两款iPad新品,分别为iPad Air 2和iPad mini 3。在发布会上苹果并没有挑出来说的,但却在发布会之后受到了科技、通信从业者广泛关注的一个功能就是 Apple SIM。在美国和英国版的新LTE版iPad中内置了一张SIM卡,它可以允许使用iPad Air 2和iPad mini 3在iOS中直接选择他们想要的运营商提供的数据服务。

从使用者角度上看,Apple SIM距离“虚拟SIM卡”技术已经不算太远了,但关键时刻,Apple SIM遭到了传统势力——运营商的抵制。

Apple SIM在美国适配了三家大的运营商,分别是排名第二的AT&T、第三的T-Mobile和第四的Sprint。而苹果的长期合作伙伴AT&T却对Apple SIM做出了限制:AT&T用户在新iPad中选定了自己的数据服务之后会锁定整张Apple SIM,不允许用户更换其他运营商服务。这给本来对Apple SIM充满幻想的用户们浇了一盆冷水:选谁提供的服务、什么样的服务是用户的自由,运营商凭什么强行绑架我们的选择?

没等到AT&T站出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平时满嘴跑火车(此处为褒义)的T-Mobile CEO John Legere在Twitter上帮助AT&T解释了。总而言之,Legere希望用户明白Apple SIM目前的几个客观情况:

1. Verizon根本不陪苹果玩,不支持Apple SIM,但不是最恶心的;

2. 用户选定AT&T之后不能选其他运营商,也不是最恶心的;

3. 用户现在选了其他运营商(Sprint、T-Mobile)的话以后也选不了AT&T了……这应该是AT&T的问题,但还不是最恶心的;

4. 苹果发给Verizon和Sprint两家的运营商定制版本iPad,随附的是只支持这两家运营商的普通SIM卡(Sprint可以更换为 Apple SIM,这是后话)

5. 苹果发给AT&T和T-Mobile两家的运营商定制版本iPad,随附的是预先设置为这两家运营商服务的Apple SIM——不是在苹果旗舰店、零售店和其他非运营商第三方渠道销售的所谓纯净版Apple SIM。

6. 如果用户在A运营商渠道购买iPad,想要使用B运营商的Apple SIM,必须从B运营商的渠道买已经预先设置为B的Apple SIM。刚才说到的所谓纯净版Apple SIM不支持运营商渠道的iPad——未来支持不支持尚不清楚,Legere说不排除可能性。这才是最恶心的。

7. Sprint支持Apple SIM……看上去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Sprint要求iPad的IMEI(International Mobile Equipment Identity,移动设备国际身份码)已经被注册到Sprint网络,才可以使用自己提供的LTE/3G数据网络。这意味着其他运营商渠道购买的iPad目前都无法使用Sprint的网络,无论通过为Sprint预设好的Apple SIM,还是所谓的纯净版Apple SIM。

8. 问题很复杂……

John-Legere-the-big-mouth

以上这8条就是John Legere美国时间10月26日凌晨在Twitter上连发20条推文希望用户明白的问题。简而言之:运营商各自有各自的人品,T-Mobile目前人品最好,整个问题很复杂,建议用户用哪家就买哪家、在哪家买。

回看过去苹果两次变革 SIM 卡(Micro-SIM、Nano-SIM)的历史,显然美国四大运营商在本次Apple SIM的推出当中,并没有扮演鼓励科技创新造福于民的角色。在4G-LTE的时代,美国四大运营商的通信制式已经相通。但考虑到用户量相近,竞争高度激烈,优化利益的方式仍然且只能是绑死用户,运营商这次不愿意跟着苹果走的缘由也就变得稍微好理解了一些。

但问题并没有就此结束,同样的情况在中国会怎样?中国三大运营商在3G时代分别运营不同制式的网络,到了4G时代, TD、FDD分立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多少。中国的用户在未来的某一天会不会站出来说“我想要随意选择网络,而不是被运营商一张SIM卡牵着鼻子走,一走就是一年、两年”?他们应该不应该享受到那些创新型公司带来的更方便、性价比更高的方案,而不是被既得利益者剥夺选择的自由?

这个时候,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差异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大了……就和 John Legere 所说的一样:问题很复杂。

当然,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苹果试图用自己的生态圈垄断来替换运营商垄断。但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The Verge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