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试乘了一辆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将来的汽车应该就会是这个样子

当我坐在一辆奥迪 A7 的副驾驶位,看着主驾驶位置上的薛迟松开方向盘,汽车依然平稳的行驶在上海市南浦大桥上,我知道,不远将来的汽车应该就会是这个样子。

你可能也猜到了,这辆奥迪 A7 是一辆拥有自动驾驶(Piloted Driving)功能的汽车。当条件合适,驾驶员松开方向盘,汽车就会自动控制汽车的行驶。薛迟是奥迪中国研发中心的一名工程师,前不久我试乘体验了一辆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他负责驾驶以及讲解。

诚然,“Google 无人驾驶”可能是目前能想象到的技术难度最高的汽车科技。但是,对普通用户来说,它可能太过遥远(5 至 10 年)以至于有些不切实际。这就是为什么当我看到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会觉得这可能才是汽车应该有的样子。因为,薛迟告诉我,试乘的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已经趋于量产,2017 年(仅仅两年后)自动驾驶技术就将在奥迪 A8 车型上实现量产,之后便很快会普及到其他车型中去。

具体试乘体验如何,先来看一段视频:

(部分视频片段来自奥迪)

从视频中可以看到,这辆在上海市区里行驶的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与今年初从硅谷行驶到拉斯维加斯代号为“Jack”的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并不一样。后者完成的是长途高速旅程,汽车时速通常在 100 公里以上;前者则主要针对城市通行拥堵路况设计,汽车时速控制在 60 公里以下。

不同的设计逻辑,汽车进入自动驾驶状态的先决条件也不尽相同。这辆奥迪 A7 只有在封闭、没有红绿灯、地面标识清晰的城市路况下才能进入自动驾驶状态。并且,还有一个重要指标,时速必须保持在 60 公里以内,甚至是拥堵停车状态。

相比起之前行驶在高速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这辆奥迪 A7 能够应付一些比较复杂的城区道路。但是客观来讲,它依然无法在乡村道路、胡同等更复杂的路况下实现自动驾驶。不过,薛迟表示,奥迪已经在研究,在这种极限路况下的自动驾驶。

看得出来,这种城区拥堵路况下的自动驾驶更多是应用在中国,相较于欧洲、北美城市,中国的交通环境确实糟糕不少。

Audi 123

值得注意的是,在奥迪的自动驾驶汽车中,驾驶员拥有控制汽车的最高优先级。自动驾驶状态下,驾驶员可以通过踩刹车、踩油门、转向三种方式重新控制汽车,对驾驶员的动作汽车的响应速度会非常迅速。

另外,如果时速超过 60 公里(会有一些适度冗余),或者系统判断路面情况不适合自动驾驶,汽车就会寻求将控制权交回驾驶员。在最初的 5 秒钟内,系统会通过警报提示音来提醒驾驶员应该握好方向盘或者踩刹车了,超过 5 秒钟,汽车会通过轻微制动来再次提醒驾驶员。而如果 10 秒时间驾驶员都未有任何反应,系统就会自动将车停下来。

换句话说,即使是自动驾驶,你也不能完全躺在后排座椅里休息。你依然需要保持平常的姿势,只不过可以稍微适当轻松一下,以免疲劳等。

Audi 122

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车身上写的是:Audi piloted driving

如果你关心奥迪自动驾驶背后的技术细节,其实无非就是利用传感器让汽车自己长了眼睛和耳朵,再辅以一颗大脑。

这辆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的一双眼睛就是车身前方格栅处的广角摄像头和激光扫描仪。广角摄像头由 Mobileye 提供,它能监测道路标线、行人,以及车辆、护栏等物体;激光扫描仪可以提供 80 米内静止和运动物体的高精确数据,覆盖前后左右 4 个方向 145 度左右的视野范围。

Audi 121

激光扫描仪得到的图像,不同颜色代表不同高度的事物

覆盖车身周围多达 12 个超声波传感器是奥迪 A7 自动驾驶汽车的耳朵。而奥迪最新研发的中央驾驶辅助控制器(zFAS)就是这辆汽车的大脑。所有所有传感器监测的信息都会汇聚在 zFAS 上,这样它就可以根据计算得出车辆周围情况的综合模型,供自动驾驶系统使用。

去年 5 月份,PingWest 品玩在旧金山“九曲花街” Lombard Street 试乘体验了 Google 无人驾驶车。当时有读者评论称,下个目标是从上海虹桥机场开到浦东机场。想不到,一年时间左右,奥迪就已经在上海城区里实现了自动驾驶。虽然并未尝试从虹桥机场开到浦东机场,但是根据试乘体验来看,这其实一点都不难。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