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姆库克:比起跟FBI叫板,我更怕正确的声音被埋没

人有的时候不清楚到底什么是正确,不是因为不够聪明,而是因为知道的事情还不够全面。

PW:“你怎么看待政府要求苹果解锁San Bernardino ISIS 恐怖袭击案罪犯的手机?”

受访者Sam: “当然应该解锁,因为里面说不定有ISIS更多的秘密。”

PW:“但是你知道这样做的前提是开发一个新的软件,让所有人的苹果手机都有一个‘漏洞’。未来很可能就会有人,例如黑客,利用这个漏洞获得手机用户的个人信息、图片、影片吗?而这个人被窥视的人可能就是你。”

受访者Sam:“我不愿意。我可不想我的隐私被泄露。苹果不能帮助FBI只解锁这一个手机, 同时保护其他手机吗?”

PW:“不能。”

这是今早我和我的邻居Sam的一段采访性质的对话。他在短短5分钟的交谈后告诉我他改变了自己对后门事件的想法,并有兴趣了解更多的内幕。

去年 12 月,美国San Bernardino市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凶手 Syed Farook 和妻子 Tashfeen Malik 持枪杀死了 14 人,重伤 22 人,后被证实是ISIS的支持者。

被警察射杀的凶手 Farook 留下了一支被密码锁屏的 iPhone 5C。FBI 一直想要破解这支手机,希望找到更多与涉及恐袭的证据。上月,美国联邦助理法官 Sheri Pym 对苹果下达了裁决:要求苹果配合 FBI 的调查,破例为FBI开后门解锁手机。苹果以其CEO 蒂姆库克为首在之后拒绝解锁,并不断发声与FBI对峙。

在我和邻居做这段采访的同时,后门事件正在经历着新一轮发酵。

今天在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了一场听证中,苹果依然和FBI各执一词,不分高下地针锋相对。但同时,双方都敦促国会就加密技术进行新的立法考量。

就在这场听证会开始的前一天,苹果刚刚赢得了一个与San Bernardino后门事件非常类似的案件的审判。法官判决司法部门不能强迫苹果解锁一名毒品嫌疑犯的iPhone手机。

可以说,这是对蒂姆库克发声的一种肯定。

苹果 CEO 蒂姆库克正在做的就是和我“教育”邻居类似的事情。他说他很想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也害怕在这个“影响上亿人安全”的问题上让自己正确的声音被埋没。

为此他甚至破例在上周接受了美国主流媒体ABC电视台的直播采访。

采访中,他有点尴尬地承认,他坚持的正确的事情可能与大部分人的理解相悖。

一份皮尤(Pew)调查问卷显示,美国有过半民众(51%)表示希望苹果配合FBI, 为恐怖袭击者的手机进行解锁,从而获得更多的关于恐袭活动的细节。持有这种想法的人甚至包括有望成为下一届美国总统的特朗普。

在911事件过后,恐怖袭击成为美国人心中的一道不能触碰的伤疤。San Bernardino案件作为911后的最大规模恐袭案让每一个美国人都不得不重新撕开伤疤,再次怀疑自己所生存的国家是否安全。在美国人看来,这样的恐怖袭击之所以恐怖是因为它并不发生在战场上,而危险可能就在你身边。所以,团结一切力量尽一切可能去打击恐袭是他们在特定环境下很容易做出的合理的选择。这时,苹果站出来表示“不愿意”配合FBI部门破解这个有可能存在更多恐怖袭击者秘密的手机显然是一件让他们不能接受的事情。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蒂姆库克在直播采访过程中进一步给出了关于后门事件的澄清和解释。

一、苹果并没有拒绝配合政府办案。

“苹果从接到求助后已经尽一切可能协助警方破案,并已经利用现有技术向警方提供了一系列手机中的有效证据。”

二、手机不能解锁的主要原因不在苹果、甚至不在罪犯,而是由于FBI鲁莽地多次尝试输入密码。

蒂姆库克表示, “如果FBI能够在尝试解锁之前就联系苹果,那苹果是完全有可能利用现有技术协助将其破解。”

三、 苹果目前并没有任何技术或软件可以有能力破解这个密码。所以如果要解码,苹果需要额外再创造出一款软件。而这样的产品被蒂姆库克称为“癌症”—一旦出现,将没有办法停止。

蒂姆库克说,“现在FBI想要的是让我们重新开发一款新的操作系统去抵御本来的手机安全措施。其中就包括解除“错误输入十次密码,删除所有手机信息”的办法。他们希望有能力去解开每个人的密码。他们希望我们开发一种软件去协助他们解锁用户的手机。可以说,这是开发一款产品去打破手机用户隐私的防线。”

“手机里可能有更多的有关恐袭的信息,但很可能也没有。但为了这样甚至不能确定的短期利益,而去制造一个病毒一样的软件,它所带来的灾难却是确定的,长久的,以及无法被阻止的。”

“没有人想要世界上有一把万能钥匙去解锁成千上万的手机。就算是这把钥匙被你所信任的人保存,就像FBI, 那如果这把钥匙被坏人偷了呢?这就是苹果为什么坚持对抗FBI的原因。”

四、尽管目前没有这种能力去解锁,但是如果必须遵守判决的话,苹果的工程师是有能力创造出这样一个开后门软件的。,

五、尽管FBI及部分官员多次强调后门事件只是一个一次性的个例,但是事实上,这个后门一开,就很难再对政府关上了。

蒂姆库克表示,“目前的证据很清楚地显示这不会是一个个例,而会成为一个先例。到现在为止,纽约的法律部门已经手中握有175个有类似需求的苹果手机了,甚至其他一些国家现在也准备向苹果提出类似请求。”

六、如果手机系统有这样一个后门,那么,被放进来的坏人一定比好人多得多,这会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身处在危险中。 

“加密技术不仅是为了保护了客户隐私,更重要的是,它也在保护客户的人身安全。我知道人们喜欢把”后门事件”当作是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的一个权衡。这样想就过于简单了。开放这样一个后门本来就会对社会安全造成威胁。你的智能手机里存有大量的,超乎你想象的关于你以及你家人的数据和信息。我们拒绝开后门,比考虑隐私更多的是考虑到用户的人身安全不受侵害。如果我们一旦开了这个缺口,不但会被政府要求提供更多的个人数据,还会被更多的坏人去利用。”

“在我看来,这款被要求开发的后门软件和癌症一样可怕。利用科技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很多事情是根本不该被允许的。比起不被允许,更有效的办法就是根本不让它存在。”

“一旦那些坏人(黑客)都知道这世上有这样一个可怕的操作系统存在,每一个人都会想利用它侵犯到别人的手机系统中,获得别人的个人信息。这种病毒式的系统根本不该开发。更重要的是,这种黑客甚至可以随时知道你孩子的位置,给用户的个人安全造成影响。FBI在谈的是人身安全,我们同样也在谈这个问题。”

7 、苹果之所以这么坚持反对法院的裁决,是为了”未来”。

    蒂姆库克在采访期间强调了几十次“未来”这个词。“这不是一件单独的个例事件,这将影响未来整个美国,甚至全世界的科技界,让每个人都暴露在危险中。一旦这种加密技术被破解,未来人们的安全及隐私将永远无法保障。”

这场后门事件正处于听证阶段,最终裁决结果将会在3月底公布。

不过,无论结果会不会符合蒂姆库克所坚持的正确,他都已经胜利了。他没有让自己认为正确的声音被彻底埋没。

“这样一个会影响到上亿人的决定不该由任何一个人说了算,不论是法官还是FBI。它是需要被讨论的,被所有人共同决定的,”蒂姆库克把这称作“科技民主”。

上周,奥巴马总统召集了Apple、Google,Twitter等40多家高科技企业召开远程会议—-希望更多地听听科技界的声音,来重新考量在反恐这件事上,政府部门、安全部门以及科技企业到底应该站在什么样的关系网上协作解决问题。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