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硅谷2.0”时代:不仅仅是吴恩达

周五,百度搬进了自己在硅谷的新研发中心。它位于加州桑尼维尔的一座大楼内,旁边的两座建筑分别属于微软和摩托罗拉移动,它离Google在山景城的总部,开车只要八分钟的距离。

与新研发中心一起到来的,还有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前Google深度学习团队负责人吴恩达(Andrew Ng)。他首次以百度首席科学家的身份出现在研发中心内,并和李彦宏、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百度美国研发中心总经理郑子斌、以及百度人力资源副总裁刘辉一起,用非常传统的仪式————剪彩,对新办公室的启用进行了庆祝。

不过,无论是从李彦宏、吴恩达、郑子斌,还是从其他百度员工看来,这个剪彩,意味的绝不仅仅是新办公室的开张。

百度硅谷2.0时代

cutribbions

(图为百度美国研发中心迁址剪彩 从左到右依次为吴恩达、郑子斌、李彦宏、王劲与刘辉。图片来自PingWest)

和原来在库比蒂诺的办公室比起来,现在这个新办公场地更宽敞,也更明亮。它提供免费的食物和饮料,偶尔还会有中式的点心,会议室里也 进行着百度各项技术的演示。它可以容纳100多人,但是,百度研发中心团队还只有43个人,很多座位还是空着的。

郑子斌和吴恩达接下来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用硅谷最好的人才,把这些座位填满。这也仅仅是百度大规模招聘的开始,他们的一个人力资源经理告诉我,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把整层楼的另外半边、或者楼下,也租下来。

你不妨把这看做百度在硅谷的新开始。事实上,按照郑子斌的说法,他们正式进入了在硅谷的“2.0时代”。

百度硅谷的“1.0时代”是指从2011年刚成立到2013年的时候。最开始,整个团队只有两个人,郑子斌称其为“战地双雄”(Arm of 2),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助招募人才;而随着2013年百度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李彦宏亲自担任院长,在硅谷的研发中心扩张也到了28人,更是吸引了Facebook前资深科学家徐伟、AMD异构系统前首席软件架构师吴韧等专家的加入。那一年,美研的项目也获得了百度内部年度大奖。

但是,随着百度研究院的成立,深度学习、大数据以及云计算业务的开展,百度硅谷研发中心真正地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能够吸引Andrew(吴恩达)的加入,就是我们前期的一个重要成绩。”郑子斌说,“接下来,我们还会更多的在技术研究方面有更多 投入,有更多的项目展开。”

作为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将全面负责百度研究院,并与百度在北京的研究人员展开紧密合作,他下辖三个部分,由他之前的同事Adam Coates负责的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 他的老朋友余凯负责的北京深度学习实验室(原深度学习研究院),和Tong Zhang负责的北京大数据实验室。

但百度2.0并不仅仅如此。

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掩盖在百度研究院光环下的是,百度在硅谷还成立了一个“新产品和策略”团队。尽管这个团队没有在启动仪式上公开亮相,但是在百度招聘列表的第一页,就是他们招募产品经理的公告。这个团队的主要职责是新产品研发,其他还将包括与产业内其他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及寻找可能的投资并购机会。

而主管新产品、战略与合作的Alex Wang告诉我,现在他们内部也采用类似创业的形式,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小项目在同时开展,一旦被验证有成效,就将和北京团队进行合作推进;其中一个他们在摸索的,就是利用百度强大的平台和全球资源,帮助国内的互联网产品走到国外。

李彦宏的预算表:3亿美元和200人的团队

比起从“战地双雄”一路发展起来的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进入硅谷的方式要“简单粗暴”得多——大手笔的收购与投资让他们频频成为热门话题,并进入一众创业公司的视野。但同样财大气粗的百度似乎对于在硅谷买出一条路来,没有太大的兴趣,反而更希望把钱花在打造自己的技术军团上。

李彦宏在回应百度和阿里腾讯在硅谷战略的比较时,对PingWest说,百度总是对收购持开放态度,但是找不到好的公司来收购。“我们也有很多的现金,并且有好的收入,所以我们想要对未来投入,特别是技术领域,而硅谷有很好的技术,我们也想在这里招聘好的人才,所以我们会不断地花更多时间和资源来保证这一点。”

这句话,用《华尔街日报》援引自百度官方的话来说,就是:接下来,百度来将对整个研发中心投入3亿美元,并且把整个团队的人数扩张到200人左右。

而这3亿美元的投入,其中一部分甚至没有要求明确的产出时间表。比起短期内提交多少项专利,李彦宏更看重百度硅谷能在最前沿的研究领域上能够保持领先并有所突破,比如吴恩达所专长的深度学习技术,可以让计算机建模拟人脑进行分析学习、解释数据。尽管深度学习技术的进步将大力推动百度语音图像搜索、广告等多个产品发展,但是,这个领域的研究还处于早期阶段。李彦宏在会后对PingWest说,“我们可以非常长期。只要技术重要,我们不在乎你花多长的时间,1年、5年甚至是10年都可以。”

要顺利花掉这笔钱,比砸在投资并购上难太多。在科技公司林立、创业氛围尤其浓厚的硅谷,人才的竞争绝不仅仅是开高薪那么简单;尤其是在技术研究领域,对于科学家们来说,他们希望自己的研究能改变世界、总比希望自己能够积累个人财富多一点。这也就是吴恩达淡出当初自己一手创立、已经融资8500万美元的Coursera的日常管理,重新投身到人工智能研究上来的原因。

但是,吴恩达还是来到了百度。他对PingWest说,百度是他最能够帮助进行人工智能研究的地方。比起斯坦福大学,在专注具体项目的研究上,百度的新实验室将为他提供更多的资源、并帮他组建更大的团队。

“还有偏见认为,其他地方的公司都在抄袭美国的技术,但是我看到的是,百度已经做了很多别的地方都没有做的事情。”吴恩达说,“百度有很强大的技术力量,执行力也很高,很专注。”

andrew

(图为吴恩达在百度美国研发中心迁址仪式上致辞。图片来自PingWest)

他的加盟除了将很大地助益百度在硅谷树立自己口碑和形象 ——就像Hugo Barra之于小米一样,还将利用他的号召力和人际网络为百度带来更多的专业人才。至少,据吴恩达自己透露,在他的加入百度消息传出去后,至少就有六个朋友给他发来了邮件,询问在百度的工作机会。

Adam Coates无疑就是吴恩达为百度带来的高级人才之一。作为斯坦福的博士后,他是人工智能领域的资深研究员,曾经共同开发了最先进的自动驾驶直升机。随着吴恩达加入百度,Adam也将开始负责百度在硅谷的AI实验室。

在阐述自己的理念和目标时,吴恩达说,“我们(百度研究院)的理念有三个部分:开放并且透明,我们会让每个成员都了解到正在发生什么,没有秘密和遮盖;帮助成员成长。另外,我们只关注突破性的技术。”

Adam在后来也向PingWest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他说,他们将只进行为数不多的项目的研究,同时,只招募最强大的成员。

国际化团队背后的中国市场

office

(图为百度美国研发中心办公室一角。图片来自PingWest)

当天来参加启动仪式的嘉宾里,中国人并不算太多,当主持人向展示百度大数据的成果之一——春运实时动态图时,很多人流露出茫然的神情,在主持人的询问谁知道“春节”这个概念的人,仅仅只有一半的人举起了手。他们大多来自Facebook、雅虎、Google、惠普、英伟达等各个公司,有的是以合作伙伴身份出现,而有的,则是被专门邀请而来。

而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的,是一份厚厚的招聘列表,里面除了有上面提到的产品经理这一岗位,更多的是专门针对大数据方面的人才,包括研究科学家、数据科学家、大数据平台的软件工程师等。

整个开张仪式上我在现场见到的最多的,是人力资源部门的员工,包括百度人力资源副总裁刘辉,也都在各个场合进行大力游说。可以预见,接下来的硅谷的各个大公司,或许会遭遇一场百度挖角行动。

在被问到关于应聘者是否需要了解中国文化、是否需要会说汉语时,刘辉立马进行了否认:“我们是很国际化的团队,哪怕是我们北京的工程师,很多也都会说英文。语言不会是问题。”吴恩达也说,“我们之所以在硅谷,就是因为我们在硅谷——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会从全世界招人到这里来。”

整场活动中,李彦宏都很谦逊。在开场致辞时,他对台下的嘉宾说,15年前,他还在硅谷工作,而现在,他再次来到硅谷,希望能够从“你们这些人”当中找到帮助。“正是因为这里的工程师们不愿去北京,所以我们才在硅谷建立研发中心,整个百度的服务会都在这里全盘打造。”

但是,这一切,都还将主要为中国市场服务。他小小地“炫耀”了一下中国市场的快速发展,说百度在中国接收到的搜索请求已经请多于Google在美国接到的搜索请求、电商以60%的速度在增长、团购市场将在明年达到100亿美元。

“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可以做的还有很多,我们持续长期投资,未来会属于我们。”

注:题图来自Time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