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步包围网”

1905 年 8 月,中国同盟会成立,提出了口号“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同年 12 月,这一口号就被民族主义所代替。2015 年 7 月,滴滴打车三周年,我又在朋友圈中看到了“驱除鞑虏”这一词语,如果说 110 年前驱除的是满清政府,那么今天这位朋友所想驱除的便是异族同行优步(Uber)了。

本来,优步(Uber)在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阻力,一方面来自于他的方式撼动了很多行业的利益与既有的模式,另外一方面也和他们的“暴力推广”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但或许他们还从没遇到在中国这样如此的围攻,这里面,有来自对手的直接攻击,也有来自市场的强大压力。

一、市场份额,或许比你想象的小

你觉得优步(Uber)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是多少?20%?30%?实际上,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数据,5 月份中国专车服务活跃用户覆盖率排名第一的滴滴快的占了 86.2%,Uber 则只有 16.8%。而根据另一份由 CNIT(中国 IT 研究中心) 发布的报告,截止到 2015 年 6 月,滴滴专车(含一号专车)占据中国专车服务订单量市场份额的 80.2%。而第二名 Uber 的服务订单量仅占市场份额的 11.5%。品玩 PingWest 联系了 CNIT,希望得到这份报告更为详细的内容,对方告知已经将要求转给相关部门,之后遍失去了音信。

在这两份报告中,优步(Uber)的份额都差不多是易到用车的一倍,这显然并不符合很多人对优步(Uber)的认知。由于没有得到答复,所以很多细节,比如“人民优步”是被归在专车还是拼车;比如活跃是代表下单、还是代表开启 app;比如成功率是计算司机取消的数量还是计算乘客取消的数量。所以,我们没法下定论这份数据是否代表了优步(Uber)的现在的情况,但无非两种结果:

1、数据有虚假的地方,为了刻意营造优步(Uber)并没有良好市场前景的假象。
2、数据真实,优步(Uber)实际的份额比我们想象的要低。

二、政府法规,到底应该怎么遵守

很少能听到优步(Uber)在哪个国家受到了政府的大力欢迎和支持,原因也很好理解:优步(Uber)来,是为了撬动现有的出租车结构而来的,必然会造成很多人的利益受到损失,所以一会这个城市禁止优步(Uber)运营,一会那个国家爆发出租车司机大罢工。中国政府也不例外,出台法律禁止,以及查封办公室,至少看上去还没有特别“严酷”的动作。不过就算如此,优步(Uber)想要遵守政府的规则依然有着不少的难题。

最大的难题便是“私家车”,虽然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甚至是北京市交通委都对拼车带来的共享经济表示了支持,但是支持归支持,禁止私家车接入专车已经是三令五申的事情了。由于优步(Uber)的做法就是利用私家车闲置的时间去解决其他用户的交通需求,禁止私家车运营实际上就禁止了优步(Uber)的运营。

那么,还不如干脆禁止优步(Uber)在中国的运营活动,这样不就能排除掉违规甚至违法运营的可能性了么?这或许是优步(Uber)对政府规则面临的第二个难题。涉及到同样问题的滴滴快的明显过的比优步(Uber)好,一方面他们继续运营快车、顺风车这种私家车的模式,一方面在专车部分则按照政府规则办理牌照。无聊那个行业,牌照都是一个关键的元素,一方面它可以为政府获取最大的利益,另一方面它代表了企业的“合法运营”,禁止掉,就没有牌照可言,不禁止但是告诉你不合法,你就还有办理牌照的需求。就算优步(Uber)懂得利用各种营销方式来成为一个在中国最接地气的硅谷公司,但在这一层面的处理上,仍然是一家外国企业。

三、持续运营,先得有足够的钞票

问十个人为什么会选择优步(Uber),大概有  8 个人会把便宜放在第一要素(另外两个人或许是从硅谷回来的)。大额补贴不可否认的是优步(Uber)在中国拓展业务的关键,但是这需要钱。虽然 CEO TK(Travis Kalanick)宣布今年要在中国投入 10 亿美元,可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些钱全部来自于优步(Uber)在美国的融资。有消息称百度准备加大持股,将投个 10 亿美元左右,但是除此之外中国的资本似乎不太愿意投在优步(Uber)身上。优步(Uber)也希望能在本土拿钱本土花,或许是因为上述的政府原因,让更多的资本有些谨慎,毕竟一个还未被确认合法的业务,怎么敢贸然投资呢?

所以 Uber 在不断变换着对司机的补贴政策,企图可以少话一些冤枉钱,将每一笔钱用到实处,至少在补上更多的资金之前,不要让这些钱烧完了。但对于大批的职业司机来说,一旦补贴的收入不足以支撑他们,或者低于别的平台,那么跳转将是必然的了,毕竟这些人可不是奔着共享经历来的。

四、最致命的,往往来自内部

市场、政府、资金,这些问题都在围绕着优步(Uber),但这些来自外部的攻击都可以被抵御,而真正起到破坏作用的,往往是来自内部的问题。现在,优步(Uber)面临的内部问题就是刷单。

所谓刷单,指的是优步(Uber)司机不以运送顾客赚取费用为第一目的,而以赚取优步(Uber)的补贴为第一目的。即使不拉顾客,不收顾客的钱也不要紧,反正优步(Uber)会补贴。

刷单的形式有这几种:

1、司机 A 同时使用滴滴和优步(Uber),然后用滴滴接单一名乘客,这时候让 B 下单,挪动大头针到乘客上车的位置附近,下单,司机选择接单。结束之后,司机得到了滴滴的路费(和补贴)、优步(Uber)的路费和补贴,将所收的优步(Uber)的路费还给 B,并与他分成优步(Uber)的补贴。

2、司机 A  接单一名乘客,去到比较远的地方,回程路线没有人下单,这时让 B 用同样的方式下单,空驶回程还能赚取补贴费。

3、司机 A 长期盘踞在高峰地区,由 B~G 同时打开 app,造成区域人员用车紧张,费用加价,下单之后任意跑一个很短的距离,赚取更大额的补贴。

无论哪种方式,司机和刷单者实际在侵蚀优步(Uber)的资金,原本这些资金是用在推动鼓励司机当中的。甚至有人称,司机通过这种方式,不出车就可以月入 3~5 万,刷单者曾经可以月入 10 万,而 30%~40% 的下单量来自于刷单。

面对刷单,优步(Uber)不得不修改算法,调整补贴方案,但是仍然没有办法根除。滴滴快的的总裁柳青也认为,刷单对待专车来说就像是一种恐怖活动,尤其是团伙行动更加可怕。如果放任,必然会被抽取更多的资金,如果调整补贴,让这些刷单者无利可图,自然会影响到正常接受补贴的司机。

除了刷单,上周我还听说了一个新的内部破坏行为:恶意取消订单。原理是这样的,用户 B 下单,司机 A 接单,这时一般的司机都会选择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地理位置,但是电话无法接通,同时 B 取消了订单。之后又有用户 C 下单,过程结果与用户 B 一样。导致司机 A 不断的被下单被取消,无奈的司机只能驶离这个区域,而也有司机会接单之后直接开始行程,这时候实际上已经计费。但如果换了你,是一个正常下单的顾客,被这样提前计费,心里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如果说刷单是一个蛀虫行为,这种恶意取消订单的目的就更为明显了:影响司机正常运营,逼着离开固定区域或者更换叫车平台。

外感风寒,内感郁闷,优步(Uber)被各种事情所围攻。虽然我们点开 app,下单,付一个很便宜的费用就可以交到一辆车,但是想要持续享受这样的服务,优步(Uber)先应该解决哪个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