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连“50天,1亿美元估值”都不是泡沫,还什么是泡沫?

一边是经纬中国的创始合伙人张颖等著名风险投资人对中国创业投资“泡沫来了”的警告,一边是“50天,1亿美元估值”的“场景社交”产品被拼命地热炒。呵呵,如果这都不算泡沫的话,那还什么算泡沫?

我说的正是昨天曝出的一款国内新型社交应用,由小众音乐应用Jing.fm的创始人施凯文创立的另一家公司:Blink(快看)。从目前可以找到的对该公司的两篇原创报道(分别来自网易科技36氪)来看,除了在标题中极尽凸显“上线50天,估值1亿美元”,以及两篇文章中充满“偏执的完美主义80后创业者”、“混血大男孩”、“资本跑道上的博尔特”、“放下杯子会心一笑,投得太对了”、“好看的,坚定的”、“这家公司只有只有汉子”、“涂鸦形式的场景社交”和“90后年轻人的情怀”等形容性的描述之外,几乎看不到任何对这款产品的细节描述和体认。直到我准备在Blink上注册一个账号的时候,我发现我始终收不到他们发来的验证码。然后在官方微博(粉丝295人)和施凯文本人的微博评论里,我看到了大量类似情形的投诉。此外还有“不能登入”、“头像无法上传,一直菊花”、“加不了好友”、“发送的消息怎么对方收不到”等等的质疑。

photo

我只好看通过Blink在App Store上的产品描述来“体验”这款瞬时应用的妙处:第一,按住好友头像对其发送15秒的瞬时视频;第二,群组聊天和分享功能;第三,你的生命中有很多精彩瞬间,而Blink就用来分享这些瞬间。至于Blink创始人施凯文自己则不断地在自己的微博和Blink官方微博下面对提出问题的人回应:我们是阅后即焚,这是社交的未来。

所以可以一句话概括了:Blink快看是一款目前正在遭受用户无法收到邀请码、登录困难、无法上传头像和添加好友、经常收不到好友消息的中国版类Snapchat应用。它宣称目前有不到10万用户和3万活跃用户,每天产生10万张图片,平均每秒1张,目前获得了来自红杉资本领投,创新工场、H Capital和徐小平跟投的1600万美元A轮融资,估值超过1.1亿美元。

而在2012年5月,Snapchat上线超过半年,平均每秒产生25个场景的时候,它只拿到了光速创投的48.5万美元种子基金。Blink相比Snapchat真是太值钱了——这款在没有GFW阻拦的情况下用户访问困难的“场景社交应用”,以其现在被宣布的估值来看,每个用户至少值1000美元,它有着世界上最顶级和最值钱的10万用户啊简直。

是中国的“瞬时社交”太火了?之前“咔嚓”、CatchChat和Biu等尝试也就不温不火;是美国除了Snapchat之外的奇迹太多?Slingshot之类的应用都没起来;是施凯文本人是个背景记录极其出色的创业者?你可能确实还记得Jing.fm,但它现在还有多少用户,怎么不继续做下去了?2013年11月前后一直传Jing.fm要以1亿美元的价格被巨头收购(跟现在Blink的估值一样哦),可买家后来出现了么?为什么别的公司在传言被收购的时候创始人都异常低调,在办公室忙着跟律师开会磋商交易细节,而施凯文当时差不多每星期都出来参加活动和做公开演讲?

在这次Blink以“上线50天,估值1亿美元”的统一形象华丽包装亮相的背后,你也能看到一些特有趣的现象:网易科技频道在新浪微博上有关Blink的报道被转发了超过780次,其中李开复、徐小平和任志强三位微博上粉丝众多的知名人士的推动是主要原因。其中李开复转发两次。这件事本身无可厚非:李开复创办的创新工场和徐小平个人都是Blink的投资人,有“义务”并且尤其是在被投公司创始人主动提出需求的情况下出来站台。至于能得到任志强本人的转发和“加油”的鼓励(你猜任志强是不是Blink的活跃用户),那我只能说,Blink的创始人调动社会资源为自己的产品一次性站台的能力,以及摘取特别的传播角度为自己的产品造势的能力,实在还是有两下子的。

看见Blink和施凯文的现状,我想到了美国两家在不同角度跟Blink很相似的公司,也是两家社交应用公司:Color和Path。

Color是硅谷融资史上的奇迹。2011年4月,曾经连续两次将自己的公司卖给苹果的良好记录连续创业者Bill Nguyen宣布自己最新的创业公司Color在产品还未上线的时候即获得来自红杉和贝恩资本等机构的融资4100万美元(怎么又有红杉),宣称要做一款放弃ID,基于地理位置照片分享的“弹性社交”应用,其创业团队成员大多来自苹果等顶级公司,异常豪华。当然最豪华的还是Color在Palo Alto市中心的办公室——我曾经多次在Color还没关门大吉的时候晚上路过其临街的办公室一层,昼夜灯火通明,没有一个办公位,就是在打广告。

但很快,它们的产品被用户嘲笑——当然也几乎从第一天开始就存在图片无法分享、强行闪退等一系列它们从来也没解决好的问题。失望的用户们很快放弃了使用它,这导致Color第二年不得不做出一次依附于Facebook的转型,这仍然没能拯救Color,到2012年底,它的日活跃用户只有不超过3万——就和Blink现在一样。2013年底,Color悄悄地再度被苹果——以一个无法公布的价格收购。而我一个在硅谷做VC的朋友告诉我,创始人Bill Nguyen到现在还没结束“滥用员工”等一系列官司。而当初跟我的朋友激烈抗辩“你的短视根本不懂社交未来”的Color早期投资人也再绝口不提此事。

再说说Path,Path与Blink相同的地方是:都有着极好的设计品位以及外表看上去极有魅力的创始人。但Path也从来没解决好图片上传速度、稳定性、一些始终存在的bug和闪退等问题——除了设计好,它在产品上几乎没做其它任何对的事。Path的用户在第一年只有100万。当第二个开创了诸多设计新元素(诸如扇形界面等)的2.0版本上线后,因其设计出众用户一年内迅速攀升至500万;不久后再度陷入停滞。2012年底,Path突然宣布用户超过1000万,并在2013年上半年再度宣布用户突破2000万,令人惊呼。但随即被曝出消息,Path用刚刚融到的3500万美元在Facebook上投放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广告费用,短期内获取了大量用户。在这次用户“爆炸式”增长之后,Path真的几乎销声匿迹了。最近再传出来的消息,就是它可能会被苹果收购——消息传了一遍又一遍,就像Jing.fm当初那样。

Path的创始人Dave Morin还有一点很让人佩服,就是在其用户数只有几百万的,估值刚刚过亿的时候,他也有能力获得哪些至少是“10亿美元俱乐部”的公司和大佬们获得的资源:苹果的历次发布会和WWDC开发者大会,Dave Morin永远是第一排的嘉宾。各式旧金山湾区的顶级科技会议,他都会忝列最重要的speaker行列,与Google Glass这种当时最热门的新平台的合作,Path也总能进入最优先的名单——你不能不说这是本事,混圈子和调动资源的本事。但这些最终对Path这款貌似曾经小众风靡过一时的社交app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两个故事放在这里,可以当作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审视Blink(快看)这家“上线50天,估值1亿美元,10万用户”的产品走向的两个参照系。对Blink的创始人施凯文来说,如何在没有GFW阻隔的前提下让Blink变得能够顺畅注册、登录和使用,远比积极地感恩和转发开复老师、小平老师和任总的微博更重要。而对Blink的投资人来说,押注社交的未来是一件正确且有趣的事,在投资最早期甚至也可以不用做用户与估值之间的数学题,但数学题总有一天得做,尤其是当投资人总有一天准备下船的时候。

最后还是得感叹一下那个叫唐岩的人。陌陌第一个100万用户的原始积累在2011年十一长假之后就完成了,那会儿唐岩还在很艰难地谈A轮融资呢,之前和中间的波折不足为外人道。直到2012年底2013年初陌陌用户已经大几千万,准备做C轮融资的时候,唐岩还是经常被投资人和公众舆论排挤和看轻。这只能怪唐岩长着一张苦瓜脸,人又没有暖男相,说话也不招人爱听,做的事还让一些有道德洁癖的人“莫须有”地受不了。相比之下,施凯文这种绣口一吐就是“50天,1亿美元估值”的暖男小清新,真是太幸运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