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何被洗脑利用?现实中的洗脑并不像《1984》中那么明显、激烈和暴力

《传销受害者的组织依恋》
特约撰稿|徐贲
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教授
本文首发于总第817期《中国新闻周刊》

有一篇《被解救后的传销者:多数选择回家,有的仍对传销充满幻想 》的报道说,在天津静海区传销人员教育转化基地,多数被解救的传销人员表示想回家,但也有人说自己“感觉挺好”,“觉得在‘组织’里每天都在突破自己,身边有一群积极向上的人,让自己从内向变得开朗。”

像这样“感觉挺好”的人,能让他们乐不思蜀、不愿离开的,是他们感觉到的“组织温暖”。他们感谢组织,依恋组织,对组织难以割舍。

13

组织是对个人“思想改造”最有效的,也是不可缺少的人为环境。因此,美国的反邪教洗脑研究的两个侧重点都与组织有关。第一是邪教招募成员的组织手段,邪教用这些手段来改变人的正常思维和想法,把他们吸纳到组织中来。第二是邪教留住成员的方法,当人们误入邪教后,防止他们动摇,彻底改变他们的思想,让他们永远留在组织内,充当组织忠贞不二的成员。

14

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埃德加·沙因(Edgar H.Schein )的《强制性劝说》(Coercive Persuasion)是一部讨论“思想改造”的权威着作。沙因认为,与人的其他思维训练或社会化过程不同,思想改造有四个重要特点。

第一是批评和自我批评,就是将被改造之人放置于别人的猛烈攻击(批评、批判、批斗、斗争)之下,以此动摇并瓦解他的自主意识,从而取得逼迫他顺从的效果。

第二是把他放置到某个或数个压力“同伴群体”(peer group)中,用同伴的力量来影响他,这类同伴群体包括同行组织、同工作单位、同校、同系的熟人和同事,等等。

第三,必须在这类人际组织关系中给他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如歧视、鄙视、排斥、羞辱、疏远、视为落后、贬为异类等等,只有这样,他才会产生不顾一切要与他人保持一致的强烈愿望。

第四,对他造成压力的人际关系不仅是同伴群体,而且还要包括他周围的整个社会,以对他形成整体环境的合围,巩固思想改造的成果。

用这四种方法进行的个人或群体思想改造可以是相当成功的。一旦形成思想习惯,即使在没有明显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其成果也能得到维持。

美国着名心理学家,斯坦福大学教授津巴多在《心智控制:心理现实还是只空谈而已》(Mind Control: Psychological Reality or Mindless Rhetoric)一文中对思想工作的心智控制做了这样的概括:“心智控制是个人或集体的选择和行动自由遭到破坏的过程;破坏这种自由意思,能改变和扭曲人的察觉、动机、感情、认知和由此而来的行为。思想控制既不神奇也不神秘,是一个运用一些社会心理的基本原理的过程。它所包含的社会影响因素都是心理实验和实例研究中早就充分研究过的,包括随众、顺从、劝说、失调(dissonance)、抗拒(reactance)、 罪感、恐惧、仿效、认同等等。当这些因素一起发生作用时,再加上一些现实生活中的外界因素,它们就会形成一个大熔炉,这个大熔炉能极大地改变人的思想和行为”。

14

津巴多还指出,外界环境因素——包括组织中领导人的魅力和权威、高压手段、人的孤独感、肉体折磨、诱发的非理性惊恐、极端的威胁和利诱——“只要系统地利用这些外部因素,就一定能用思想控制来诱人认罪,转变人的思想,使他们心甘情愿地去折磨和杀害制造出来的敌人,并且让被洗脑的成员不知疲倦地工作,贡献自己的金钱,甚至生命,而这些都是‘为了一个伟大的事业’”。

奥威尔的《1984》中有许多对洗脑的描述,在现实生活中的洗脑有许多并不像《1984》中那么明显、激烈和暴力,而是以相当平常、似乎无害,甚至有益于个人或社会的方式在悄悄进行。

洗脑利用的不过是人们常见的心理弱点和心智缺陷。每个人对此有所警觉,在相当程度上可以帮助自己抵御外来的引诱和招募,保持思想和人格的独立,可以大大减少上当受害的危险。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chinanewsweekly)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