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条解析央视“3.15”对科技企业的指控:靠谱的与不靠谱的,我们只关心常识

G+d

央视一年一度的3·15晚会上,又例行对那些涉嫌(对,仅仅涉嫌)侵犯消费者权益的企业进行了批评和曝光,其中也有不少科技行业的公司。我们不对央视“卧底报道”的程序和正当性多做评论,我们同时认为,对于专业领域的报道,应该坚持不问动机,只问事实。对了,常识也很重要。

因此,这是一篇只涉及事实和常识的文章。只不过,我们选择了在早上8点20分发布。

1、苹果售后:维修=免费换新,还不够?

央视3-15晚会上对于苹果公司的指控,主要是三个方面:

1、苹果对手机故障采取“以换代修”的形式,却不更换手机后盖;

2、苹果的这一更换政策内外有别:国外都是换新机,连后盖也换新的.

3、苹果iPad等产品拒不执行中国三包规定:整机保修1年,主要部件2年

分析:

第一条指控,我实在无法理解:iPhone出现故障拿去苹果售后维修,拿到能正常使用的手机后,却变成了指责“后盖没给换新的”。如果按这个神逻辑——“维修”的含义是“免费换新手机”,那么某些国产手机厂商真的可以倒闭好几回了。售后维修的义务是修复手机故障,不是指免费换外壳啊亲。

那么,第二条指控,也显得牵强,更多是情感上的诉求。国内监管部门并未对维修标准有规定和要求,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苹果在不同的市场执行不同的售后政策,这是商业公司的正常经营行为,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妥。此外,苹果并未垄断中国的手机市场,用户是可以用脚投票的——不满意的消费者大可作出更聪明的购买决定,比如选择“售后服务更合理”的其他品牌。

只有第三条指控,“苹果售后政策是否违反中国三包规定”,这才是个真正的问题——它是否在合法(合规)经营,也是苹果近年屡次被媒体曝光指责的。但值得注意的是,苹果早在2010年,就曾经对该问题作出过官方回复,承认是对“售后人员培训不力造成的”,这个回应还明确表示:包装内三包说明书上表示的保修一年只是说整机一年,iPad的CPU、内存条、硬盘等主要配件的保修时间是2年。而央视的采访对象,也均是售后服务商的人员,以及与这些售后人员有过接触的消费者。

当然,时隔两年,仍有售后人员不向用户说明并执行该三包政策,多少也反映了苹果对授权售后服务商的管理并不够,或者沟通有问题,所以即使被媒体“冤打”也不算无缘无故。

2、Android手机软件偷取用户信息

央视3-15报道主要的指控有

1、有部分厂商通过应用程序收集用户信息并上传至服务器,随时随地跟踪并推送广告

2、大众点评等软件与手机厂商合作预装,未经用户授权即调取用户信息。

3、公信卫士app背着用户将隐私信息发短信至其服务器,并产生费用。

4、高德地图app以明文方式将其他服务(微博)的账号密码发送到自己的服务器

分析:

第一条指控,报道中忽略了一个条件:正规的Android手机默认是不允许安装非官方市场(Google Play)的第三方app的,用户需手动打开该选项,且会收到系统提示风险——只不过,在中国监管机构的要求下,中国大陆的合法销售渠道并不允许销售“正规”的Android手机。此外,在用户安装任何app时,系统都会详细列出其调用的模块权限和风险,需要用户手动确认来安装。这是Android比iOS更为开放的地方,但开放也带来了上述这些风险。而如果未经用户允许,就常驻内存并提送广告,这就是一种流氓行为,是值得曝光批评的。

如果说第一条指控中的安装是经过用户允许的,用户也确认了这一行为的风险,那么第二条指控中,大众点评等app预装在新手机中,收集用户信息则是未得到用户允许,确实是对用户知情权和隐私的侵犯。

第三条指控涉及的这类app,则不仅是侵犯用户知情权和隐私,还偷发短信造成了用户的经济损失,可能已经触犯相关法律了。

第四条的指控如果成立——即高德把第三方服务的账号密码明文发送给自己,则已经是账号泄漏行为了。(更新:高德地图在3月16日晚间发布声明,称央视3.15晚会所报道的高德地图是2011年的版本,去年5月起,高德已更换新的版本,并否认旧版本存储了用户信息。)

3.  5亿用户的网易偷窥、盗取用户信息?

央视3-15报道的主要指控是

1、在网站内放置第三方代码,让广告平台抓取cookie

2、分析用户邮件,甚至查看用户邮件内容

分析:

第一个关于cookie的指控,涉及到两个层面:

首先,是cookie和隐私权的关系问题,央视对这个例子的报道也多是针对用户隐私来展开,但采访对象的描述有些明显的夸大其辞,比如说能检测到用户的QQ号和密码等。

Cookie是用户浏览网站时,浏览器为该网站的域存储在用户本地的文本文件,当用户与网站交互时,发送的数据包中会包含这段数据,来判断用户的身份和登陆状态。而cookie确实可被用于用户行为追踪,并统计用户的访问习惯、时间和历史记录等信息,也是Google、Facebook、亚马逊包括新浪和腾讯们互联网广告精准投放的基础。但是这些数据信息本身是匿名的,通常并不能直接对应到用户现实中的身份信息。在现行的法律框架下,cookie也不是违法的。

具体到这个指控的问题,其实提出了一个风险,即第三方cookie抓取。报道中广告公司提及:“四大门户都不让我们加代码了”,但是网易的销售人员说:“如果你(代码)放得比较靠里边,比如说女性频道,这个影响不大的,一般还是可以申请得到”。如果这个说法属实,那也意味着它可能在某些页面支持第三方cookie的抓取,广告公司也就会拿到浏览网易这些页面的用户的cookie。那么,它揭出的风险就是:广告公司可能在用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网易跨域获得cookie。当然,对单个用户而言,这些广告平台不会蠢到要从数以千万人的信息里去专门挖掘你一个人,他们更多忙着从中提取统计出群体的行为模式,为一群人提供精准的广告——这当然得靠技术手段,而不是人工去研究一个个文本文档。

第二个关于“网易查看用户邮件内容”的指控,也是来自销售人员的说法。但奇怪的是,央视并未就此展开更深入的调查或更多人的采访——要知道,网易邮箱有号称5亿用户,如果员工能随意查看用户邮件内容,那会是多么恶劣的公共事件!但央视报道中缺乏更多证据来佐证,所以,即使只在这个层面,我相信这更多是销售人员急功近利时的一句大话,属无稽之谈。

4. 宽带运营商强制给用户推送垃圾广告

央视3-15报道对此的指控主要是

宽带运营商劫持互联网站,推送垃圾广告

分析:

这个确实是有问题的,而且央视的采访也较前述几个报道要扎实细致,分别采访了网站负责人、广告公司CEO、宽带运营商负责人。建议阅读了解一下

对于这个指控,我想说的问题是,虽然中国互联网用户已经习惯了在线广告的骚扰,但运营商劫持网站来强插广告的做法由来已久,作为通信管道,与广告商合谋篡改传输内容、插垃圾广告,这和前几年3.15曝光的运营商操作垃圾短信的事一样,属于根坏了,该根治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