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体育版权垄断被打破,但乐视苏宁也没过上好日子

越来越多球迷开始为CCTV5的王牌栏目《天下足球》担心了。因为未来的赛季,央视很可能同时失去西甲、德甲、英超的版权。欧洲五大联赛中,剩余的法甲关注度一直不太高,意甲已经衰落。

2015年9月,伴随着新赛季的开始,《天下足球》进行了改版。球迷们很快就发现,新版的节目砍掉了西甲的内容。不了解情况的人们在虎扑、知乎、百度知道等多个社区提问“为何《天下足球》不播西甲了?”了解情况的球迷会回复一段相同的话:苏宁旗下PPTV以2.5亿欧元(约18亿元人民币)拿下2015-2020年西甲中国区独家全媒体版权。

1

更让央视尴尬的还在后头。2016年11月,PPTV以7.21亿美元(约50亿元人民币)的总价,获得2019-2022赛季英超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独家媒体版权。近日还有未经官方证实的消息称,PPTV获得了2018-2023共5个赛季德甲联赛中国内地独家全媒体版权,五年合同总价值在2.5亿美元以上。

两年以后,即使央视体育频道再播出西甲、德甲、英超,也要看苏宁的脸色,曾经那个唯我独尊、想封杀谁就封杀谁的央视体育频道在新媒体时代越来越没有底气了。

版权垄断被打破,CCTV5风光不再

2016年9月,江和平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宣布卸任央视体育频道总监,与他一同渐行渐远的是那个足够有话语权的CCTV5。

2

图来自懒熊体育

曾经的CCTV5强势到什么程度?

前央视足球评论员黄健翔在微博谈及央视长达12年不买欧冠版权的原因时透露:“95-97那三个赛季欧冠送给央视播,条件是把含赞助商LOGO的片头在上下半场开球前各播一次,是一种啤酒(Amstel)。97年决赛前马国力(时任央视体育部主任)告诉我下赛季起欧冠不转了,因台广告部觉得这交换不划算,应让对方购买广告时间,体育部买欧冠版权,央视广告比欧冠版权更值钱。”

另一个有代表性的事件是F1的转播。2003年,上海久事公司买下F1中国地区的电视转播权,此后7年的版权花费超过1亿元。为了推广F1赛事,上海久事将电视转播权免费给了央视,仅在电视转播冠名、广告上与央视分成。但因为后来F1赛事中国区的赞助商撤资,再加上央视版权资源丰富,F1经常被挤出黄金时段,比赛延播甚至不播。2010年,上海久事终于对央视忍无可忍,转投地方台。

央视的话语权得益于其全国范围的收视覆盖、专业化起步最早以及对重大体育赛事版权的垄断。垄断主要得益于国家政策。

2000年,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体育比赛电视报道和转播管理工作的通知》。该通知规定,奥运会、亚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全运会、城运会和少数民族运动会在我国境内的电视转播权统一由中央电视台负责谈判和购买;其他体育比赛的电视转播权,各电视台应本着公平、合理的原则购买或转让。

在三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地方体育台在影响力和资金上都无法与CCTV5匹敌。CCTV5一家独大,NBA、F1等众多早年在中国处于推广阶段的顶级赛事都愿意低价与央视合作。

4

2014年,国务院2014年第46号文件放宽赛事转播权限制。虽然央视依然垄断奥运会、亚运会、世界杯足球赛的版权,但体育赛事的受众以及传播方式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一方面,足球、篮球、网球等领域的世界顶级职业联赛在国内积累了大量的粉丝,他们以专业化、娱乐化的视角欣赏体育赛事,一改早年以“为国争光”观看体育比赛的心态。

另一方面,互联网改变了体育以电视为核心的传播渠道,新浪、腾讯等互联网平台的影响力不比CCTV5弱,这些网络平台也有资金与央视竞争。

曾经强势的CCTV5更愿意播出乒乓球、羽毛球,因为档期冲突经常延播、录播重大比赛,这些问题屡遭吐槽,也加速了受众向互联网平台迁移。

意识到问题的央视也在寻求改变,比如推出以直播和录播体育赛事为主的CCTV5+频道以及在新媒体端同步播出。但直到近日举办的ATP迈阿密站决赛,CCTV5+仍被吐槽延播——ATP开始还在播划船比赛,切入信号不同步直播还要从头延时播放,颁奖典礼结束CCTV5+还在直播比赛。

5

互联网平台用资本挑战央视的垄断,受众则选择了用脚投票。

让央视不好过的苏宁乐视们,离好日子还有点远

破坏旧世界是一回事儿,建设新世界是另外一回事儿。

央视体育频道日渐式微从其著名员工们的出走可见一斑:刘建宏加盟乐视体育,段暄做了香蕉体育CEO,再加上早年离职的黄健翔,10多年前央视解说的三剑客均已离职。近两三年离职的还包括《天下足球》幕后的王涛、足球解说的后起之秀申方剑(担任PPTV解说)。就连曾经央视体育中心主任马国力也投身互联网,于2016年出任乐视体育副董事长。

6

2006年黄健翔从央视离职时,还苦于没有太多比赛可以解说。如今,他在各大互联网平台发挥得游刃有余。虽然没有加入乐视体育,但和他们的合作也越来越多。黄健翔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却谈及了一个略尴尬的问题,我离开央视这十多年,所遇到的拖欠款问题都发生在体育媒体平台上。当然,他也被乐视体育欠了薪水。“当前体育圈有个口头禅是:乐视欠你钱吗?大家开玩笑说好像没被乐视欠钱,这几年就跟没干体育一样。”

今年遭遇严重资金危机的乐视体育在2015年曾经经历了一段“大跃进”式的发展:买下17类运动项目、121项顶级比赛版权,实现平均每年4000场的赛事直播,涵盖了足球、篮球、网球、赛车、高尔夫等赛事,其中75个项目为独家版权、7项为两家共享版权、39项为非独家版权。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乐视体育为了和PPTV争夺英超的转播权,将合约的价格从100多万美元抬高至1100万美元(约合6818万元人民币),而且是由乐视和PPTV分享。版权方开出的独家价码高达5000万美元,签约年限也改成了一年一谈。

仅仅一年,想要走会员付费模式的乐视体育就经历了英超欠费,亚冠欠费,中超欠费。拿出150亿元拯救乐视的孙宏斌在融创2016年的业绩发布会上对乐视体育的问题直言不讳:2016年乐视体育花费13.5亿购买版权,但只收回了5000万投入,为了中超一年亏损13亿。“乐视体育今年(2017赛季)就不用买中超了,中超十几个亿我觉得没有意义,不买中超就挺好的。”

PPTV(苏宁体育)做了乐视体育的“接盘侠”。它以13.5亿元接过了2017中超联赛新媒体全场次独家版权,拿下了4年亚足联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版权和信号制作权。再加上西甲、英超、德甲的全媒体版权,PPTV几乎涵盖了全部中国球迷感兴趣的职业足球联赛版权。

8

背靠着零售巨头苏宁,PPTV发生乐视体育式资金危机的概率会小很多,但这并不代表苏宁方面没有压力。

独播西甲一个赛季以后,PPTV将2016-2017赛季西甲联赛分销给了广东卫视、重庆卫视和青海卫视。

在大手笔购买体育版权之前,PPTV已从上市公司苏宁云商旗下剥离。2015年11月,苏宁云商公告称,以25.88亿元将其下属境外子公司Great Universe Limited(为公司全资子公司香港苏宁电器有限公司在开曼群岛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其持有的PPTV68.08%的股权转让给苏宁文化或其指定的子公司。

近日,投资者在全景网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向苏宁云商提问,质疑PPTV及体育软件的设计太差。苏宁云商回应,已出售PPTV股权至公司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先生控制的企业。

据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了解,今年春节以后PPTV已经由上海搬到南京(苏宁总部所在地)。在架构上,PPTV自制剧等内容已划归苏宁文创,PPTV体育划归苏宁体育集团。

拥有丰富体育版权资源的PPTV如何变现?颇为尴尬的是,在业界探讨PPTV是否要走乐视体育用户付费模式时,PPTV的付费体系还未搭建好,目前所有比赛都是免费观看。

要知道,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格局犹如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等三五年PPTV的版权到期之后,谁能拿走以后的版权还不好说。

反倒是拿到5年大NBA中国陆地区独家的网络播放权的腾讯,在赛事版权开发运营上更值得借鉴。鉴于国内还没有成熟的付费环境,腾讯把变现放在了增值服务上。这种增值服务包括:多视角、蓝光无卡顿画质、球星单路信号、上帝视角、配音与原声解说切换、免广告以及点播服务。

与腾讯相比,乐视、苏宁的角色更像“破坏者”,而非“建设者”。

“我们欢迎符合国际惯例的版权市场竞争体系…但是投资需要理性也需要符合国内的行情……有些企业真滴是前赴后继地去破坏这些规则,结果价格抬上去了自己死了…还为国外的体育联赛打开了版权倾销的大门……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儿为的是啥呢?体育主管部门和发行主管部门需要制定法律政策了……再这么搞下去中国体育产业刚起来的钱都要被这些联赛搞走了!”央视体育频道主持人韩乔生在微博上表示。

如果非要问资本为中国体育产业带来了什么好处,西甲球迷的感受应该最直接——

PPTV拿下西甲5年中国区独家全媒体版权之后,常常在北京时间凌晨两三点比赛的西甲为中国修改了开球时间。本赛季的马德里德比将在北京时间4月8日 22:15(当地时间16:15)开球。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