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上的“中国现象”:角落里的“深交会”和舞台中心的大厂商

我的同事Matt在旧金山长大,今年是他第一次参加CES。昨天,当他到达会场的时候,他手里拿着那本参展企业的名录,手指顺着那个名录滑下去,翻了一页,嘴里继续念着,“Shenzhen、Shenzhen、Shenzhen……This’s crazy!”他说。

他的反应一点都不夸张。按照CES官方的参展企业名单,一共有近4000家公司参展,而名字里带“深圳”的有470多家,而如果在CES的参展企业数据库里搜索“深圳”,则可以看到差不多517个结果。

从数字上看起来,来自深圳的参展商差不多已经占据了CES参展公司的四分之一,如果再加上来自中国其他地方的公司,恐怕占比还要再加大。我的同事就调侃说,是不是CES从此就要变成深交会?但是,两天逛下来,我们最深切的感受就是,如果说四分之一这个数字听起来颇让人振奋,那从存在感或者影响力来说,却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角落里的“深交会”

第一天结束时,我和同事都在问——那些传说中四分之一的深圳参展商在哪里?他们似乎完全没有以该有的密度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

事实上,他们也并不出现在这些主流的展馆里。大部分深圳的参展商,展位都非常的小,差不多也就是一个办公室格子间那么大,甚至是更小。他们所在的位置,也根本不在主展区拉斯维加斯会展中心大厅,或者是聚集了很多创业公司的金沙展厅,而是在更便宜遥远的WestGate酒店,相比人潮汹涌的中心大厅和金山展厅,那里人流少得多,而且,根据纽约时报的说法,那里差不多244个参展商加起来,才索尼的一个展区那么大。而他们展出的内容,也不是什么成品,更多的仍然是五花八门的零部件或者电路板密密麻麻地摆着,人们在格子间后面坐着,等待客户上门询价。

而另外一些深圳公司,则散落在会展中心北区,那里有很多电子配件周边,比如车载设备、支架、手机壳,充电宝还是主要产品,我的同事朱旭东说,逛那里“就像在逛中关村”,唯一的差别只是“没有人拉着我修电脑”。

如果要和深交会比较,或者这两个角落才合适。但是那几乎是被媒体、逛展的人群遗忘的角落——除非是特定的采购商,才会去到那里。没有新技术、好产品的展示,这些格子间里的深圳厂商,给人的印象仍然是丰富的供应链和低廉的价格,一如既往。

中心舞台的大厂商

不过,虽然角落里那些小厂商们的“深交会”难免寂寥,但是中国大厂商们却非常成功地刷下了存在感。

你可以看到那些大厂商,在不惜一切地重金砸向广告:海信包下了展馆中心外墙一大块巨大的广告牌,TCL的4K TV条幅似乎无处不在,甚至在公共交通上,也可以看到中国厂商的海报……越来越多的大型公司在不断地扩大他们的展台,比如说,在微软撤出CES之后,海信和美国卫星电视运营商Dish就联手在45分钟之内就买下了这个黄金位置;而长虹和康佳的大展位紧贴着LG,布置的非常有中国特色;联想专门选在这个时候宣布和摩托罗拉整合的新进展,而TCL也高调宣布从惠普手中收购Palm品牌;中兴甚至在展会开始前一天,就专门举办了大型的发布会。

hisense
重金砸广告、包下大展位、举办发布会……所有这些举动,让CES上充斥的中国品牌的消息一下子多了起来。从外国媒体的报道也可以看出,CES不再只是三星、LG、索尼们的天下。海信、TCL这些原本在国际上感觉不那么主流的中国品牌,都开始大举袭来,想要借助CES让自己获得更多曝光、树立自己的国际知名度。

而尽管这些厂商此前一直都有在美国销售自己的产品,但是,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躲在合作伙伴的深厚,比如TCL,在美国销售的产品一直是拿着三洋的品牌授权。

TCL

所以,正如《华尔街日报》报道的,尽管每个美国人的家里都堆了一堆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但是没人什么人意识到它们来自哪里。根据他们的统计,只有6%的美国人可以说出来一个中国品牌,而且那往往带有负面意味,比如存在安全隐患或者是假冒产品。Interban在2014年的全球最佳100个品牌,只有华为上榜,位列第94。

现在,他们也想要改变玩法,让自己的品牌慢慢地进入这些成熟市场,并希望人们会开始注意到他们的品牌背后代表的高质量产品和相对低的价格。对于他们来说,CES会是不错的机会之一——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展会之一,它去年吸引了差不多14万的访问者。

这些举动也在帮助他们得到回报。比如中兴,现在在美国有68款产品在销售,拥有2000万用户,他们在CES的策略就是,继续围绕中兴是一个怎样的公司、他们可以打造的产品,来建立联系。

新硬件公司崛起

除了传统的深圳厂商和大厂商,另外一个来自中国的群体,智能硬件创业公司们,也开始在CES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大疆。大疆的展台设在了Oculus不远,无论你什么时候去,都是挤得满满的。一部分展区被铁丝网围起来,大疆的工程师在里面遥控着无人机起飞盘旋,旁边有很多人驻足拍照,再加上他们最新推出的手柄云台,可完全适配Inspire 1的4K相机,并由定点和跟随拍摄两种模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dji
而更早期的创业公司,比如乐心,也带来了自己的智能血压仪。对方告诉我,这次来CES,他们花了十来万买下了金沙展台的展位,主要也是想要推广自己的可穿戴产品,而且两天下来,感觉“效果很不错”。而来自天津的九安医疗,从2011年开始做能与iPad连接的智能血压计,并推出了iHealth系列品牌的智能产品,现在也在金沙展区上成为一个大的展商。
ihealth

不过,无论是中国的大公司还是小公司,尽管展出了非常多的产品,但是,还是没有一家中国公司用以颠覆性的手机、平板或者电视、甚至是新形态的硬件或者代表未来的技术,真正站在了这个秀的中心。人们谈论的焦点仍然是LG的曲屏手机、奔驰的自动驾驶技术和英特尔的新芯片。就像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对PingWest说的 ,“中国的影响力力是越来越大,这是毋庸质疑的,但是希望看到中国厂商不仅仅是展示,而是真正成为国际化的公司。”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