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飞雁:乐视移动的新牺牲品?

乐视移动正把晨飞雁拖入一场透支信用的危险游戏。

今年9月,乐视公布了超级手机的累计销量:1700万台。随着乐视手机数字不断增长,加之电子消费品的良品率和易消耗性,随之而来的返修和售后服务,也成为乐视手机发布一年半以来的新工作内容。近期PingWest品玩从资深供应链人士处获知,一家名为“晨飞雁通讯”的移动产品售后维修工厂与乐视移动达成了合作关系。

PingWest品玩向乐视移动公关求证此事,但对方表示不知情,也未回应我们希望转接渠道部门的请求。但上述供应链人士告诉品玩,乐视移动与晨飞雁的合作,从今年9月开始,至今两个多月了,但开始取道顺丰展开邮寄维修工作,则是11月(也就是近两周)的事情。

“晨飞雁”是什么来路?

有关晨飞雁的公开资料并不多。PingWest品玩经查询得知,北京晨飞雁通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本世纪初,目前注册地址位于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的中航技北京工业园,法人代表为执行董事王志红,其官网http://www.cfy.com.cn现已无法打开。工商管理信息显示,这家公司从事业务范围包括:卫星通讯技术开发、电子技术开发、咨询、转让、培训、服务等。通俗点儿说,这是一家高度专业化的智能手机维修服务公司。

但晨飞雁在业内并非籍籍无名。在国内,有技术能力且敢于接大厂翻修单的售后维修公司并不多,晨飞雁即是其中一家。除此之外,金宏景、泓福瑞、高维通讯,连同我们熟知的富士康等几家公司是国内通讯产品的售后维修主力。

虽然一些未明来源的信息黄页显示,晨飞雁服务的客户包括诺基亚、联想、三星、OPPO、摩托罗拉、索爱、酷派、黑莓等手机品牌,但事实上,索尼早在2011年即整体收购了“索爱”,次年成立了“索尼移动”,因此这些黄页显示的晨飞雁的经营业务存疑。PingWest品玩从手机维修业务人员处得知,在与乐视移动达成合作之前,晨飞雁服务的客户是小米和华为。

华为不担心乐视拖垮晨飞雁?

在本月6日贾跃亭发出反思公司发展节奏的公开信之后,有关乐视系资金链紧张的传闻不断,乐视也频繁出面否认,但后来华为内部曝出的“邮件门”表明,对乐视不放心的不仅是市场和供应商,连华为也因“出于对自身的预警和防范”而发函质问供应商了。

由媒体曝光的华为邮件照片

华为询问供应商的邮件照

这被曝光的邮件,也给乐视内部吐槽华为的“打乐办”提供了最充分证据。但问题是,与乐视有售后业务合作的晨飞雁,真算是华为的供应商吗?

这得先看华为的内部架构。通常,代工厂商(OEM)由华为EMS(电子制造服务)管理部对接,而在华为,像晨飞雁这样的高级维修工厂,是由华为EMS管理部和售后服务管理部共同对接。这意味着,“晨飞雁”明确属于华为的供应商——讽刺的是,几乎在华为发出询问函的同时,晨飞雁开始接收来自乐视移动的维修订单。

没有证据表明华为明确禁止自家供应商与乐视有业务往来,但同时为乐视和华为服务的供应商,恐怕令后者心里不痛快。

有覆辙在前,晨飞雁需提防欠款危机

商业本性趋利,晨飞雁没有理由拒绝来自乐视移动的合作订单,但这很冒险。

整个乐视供应链的“欠款门”至今未获彻底澄清,而在转发贾跃亭的微博中,PingWest品玩发现了一条疑似来自“北京高维”员工的吐槽微博:

疑似北京高维员工的吐槽微博

疑似北京高维员工的吐槽微博,转发内容亦曾出现在贾跃亭微博评论中

PingWest品玩查询了这条微博转发者“会说话的旺仔小馒头”的微博账号,目前有2位粉丝,20个关注,全部18条微博绝大多数都在吐槽京东、中国联通等大企业公司。这并不像是一个维权专业户,但也不像是个专事黑乐视的马甲号,从其微博的言语中可知,此前与乐视移动合作的维修工厂,不仅有因乐视欠款而陷入困难的高维,还前文提及的泓福瑞,但后者运营现状还未知。

目前,我们从手机渠道人士处获知:除了乐视手机,“北京高维”服务的客户还包括摩托罗拉和酷派。这意味着,这家维修工厂因乐视欠款而使运营陷入尴尬境地之后,同为北京高维客户的摩托罗拉和酷派的售后维修也将大受影响。事实上,除了疑因欠款问题陷入困境的高维外,乐视最倚重的两个厂商华宝(CEI)和昌硕(Pegatron)从9月开始逐渐停止了与乐视移动的合作。值得注意的是,华宝和昌硕两家工厂不仅曾为乐视移动提供翻新维修服务,还是乐视的主力代工厂。

由此推断,在这两家的停止合作之际,如果乐视移动还没找到代工厂,休说维修,连出货都成问题。

与供应商周旋博弈是硬件厂商的基本生存技能,而乐视尤擅此道。除了晨飞雁,顺丰曾在双十一当天宣布停止为乐视送货,乐视就以宅急送做主力物流服务商取而代之。与一家供应商产生合作问题就换公司,这本无可厚非,但在北京高维的运营因乐视欠款而濒临倒闭之际,乐视移动似乎并未及时清账(截至11月24日),而是选择与另一家公司晨飞雁开启合作。

顺丰是大公司,风控与止损机制成熟,但对这些维修工厂来说麻烦就大了。一旦新的合作工厂晨飞雁再陷入北京高维的绝境,那乐视移动还会以“打一枪换一炮”的方式,继续与其他维修工厂合作吗?毕竟,这是一场透支信用的危险游戏。

有覆辙在前,也就不难理解华为何以对“乐视系”供应商们如此提心吊胆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