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B站老大才能救A站

A站又刷屏了,因为它的一条官方微博——文化部领导约谈AcFun,要求其整改。

距离AB站下架电视剧一周,距离上次A站因为没有试听牌照刷屏过去还没有一个月。

由于树小不招风,AcFun一直保留着大量的无版权作品,所谓B站找不到的电影去A站找找,一般都是找得到的,是备胎般的存在。现在AcFun在前无牌照,后无版权的情况下,可能连备胎的身份都维持不住了。

AcFun和bilibili都诞生于个人建站,B站创始人徐逸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CEO,而是一个站长。

当时的B站(那时还叫MikuFans)自称是AcFun的后花园,言下之意就是A站服务器出问题时,你们可以来这里看视频。

时间推移,B站在产品和研发上的投入越来越大,又因为自己起步晚,没有运营上的历史包袱,超越AcFun是很正常的事情。

A站曾经有两个弯道超车的机会,一次是直播,也确实做成功了,AcFun孵化出了斗鱼,但是被利益方无情剥离。另一次是移动客户端,由于有了斗鱼的前车之鉴,AcFun的用户连同大量up主集体抵制独立品牌的移动客户端,AcFun的武汉团队没有得逞,过了没多久就把AcFun转给了北京团队。

北京团队无论在专业水准还是职业道德的角度来说都可以说高出武汉团队一截,但是面对庞大的历史包袱和众多投资人的心猿意马,可以说是有心无力了。

根据极光大数据显示,B站在日活上已经远超A站了,接近8倍的差距。8倍的差距啊同志们,A站还好意思自称是B站的竞品吗?

AcFun的团队似乎被竞争压力整垮了,除了偶尔有亮眼之处的运营之处,基本上都沉浸内部撕逼无法自拔,导致了CEO出走,不停换人。

image

分析AcFun为什么会衰落成这个样子的文章很多,思考怎么拯救AcFun的文章很少。谁能拯救拯救AcFun?这毕竟是一个日活百万的项目,不应该就这样一步步彻底滑向衰落才对。

武汉团队虽然眼光精准,押宝了直播赛道,但是心术不正,始终不想好好经营A站。老想着把a站引流给其他项目,攫取最大的利益。

北京团队精英接连离职,大势已去,而且效率其实也不高,北京团队的内部撕逼不断也让人怀疑AcFun现有的团队和其背后的投资人对AcFun的前途并不好看,这事情有一件小事可以证明。

2017-07-233.33.27

在对外公开的公告和所有的媒体报道中,AcFun都是没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但其实AcFun的前CEO孙旻创立的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有一家名为游艺星际(北京)科技的公司持有该牌照。同时,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游艺星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至今在工商信息中的联系人邮箱还是acfun.cn后缀。

按照常规来看,这家公司应该就是AcFun用来持有视听牌照的壳公司,可是孙昊都离职超过1年了,壳公司的股权虽然早早就转移到AcFun相关股东的手中,却迟迟没有让AcFun变得“名正言顺”。

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些人并不想把牌照给AcFun,而想直接卖掉,毕竟牌照背后是钱,AcFun只不过是一个日活百万的还在走下坡路的项目。

AcFun背后的投资人呢?奥飞也好,优酷土豆也好,他们似乎都没有给AcFun足够多的帮助,尤其是优土,入股本就是靠着近乎于“威胁”的方式。

至于最爱AcFun的用户?别搞笑了,这群遗老遗少可能是AcFun前进最大的阻碍,中文网站圈里面最没价值的两群用户莫过于豆瓣和acfun的用户群:一边拿爱绑架网站运营者,一边固步自封疯狂喷新人,还不断地搞小圈子破坏社区积极氛围,把网站带到万劫不复的“丧”之中去,这群家伙只是想要借AcFun维持自己的优越感罢了,他们才不会真的关心网站的生死。

与一张牌照都没有的A站相比,B站却有2张牌照。一张属于B站旗下是正常使用,另一张则比较隐秘的挂在bilibili投资的一家不起眼的网站M站上。牌照由M站创始人邵博作为绝对大股东的北京艾斯凯国际民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有。

在二次元圈外,可能很少有人听说M站。成立于2010年的M站一直是一个个人站点。在2015年,随着《无头骑士异闻录》第二季动画的播出,M站才开始转型,逐渐成为一家“音频弹幕网站”。主推广播剧、有声漫画、ASMR(颅内高潮音频)等亚文化作品。现在,M站几乎是国内最好的音频类亚文化网站之一,聚集了一批喜好声音的二次元受众。

2017-07-233.16.33

但这部分受众的基数决定了M站在现在的业务基础上,几乎永远不可能发展出合适的商业模式。尽管如此,bilibili的董事长陈睿还是决定投资了M站。

不过,在M站下还挂着一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却显得有些奇怪。根据工商信息显示,这张牌照是在2016年8月被收入囊中。

以M站自己的实力是决计买不起一张牌照的,这牌照应该是M站的投资方上海幻电给它准备的。B站投资了M站,但是M站作为一个以“声音”为主打的二次元音视频站点,天花板摆在那,M站自己的估值恐怕还没有牌照值钱。

与牌照价值不相符的M站,并非陈睿第一次投资在商业角度“不靠谱”二次元项目。

陈睿过往主导的bilbili对外投资,一直充满着“情怀”。很多项目从财务角度来看基本上都可以认定为是没有投资价值的,但是陈睿为了让二次元产业的生态保持活力,都投资了。

比如Anitama是一家纯幕后的专业动漫媒体,内容很多都细致到了动画的分镜、背景音乐、制作幕后消息等十分硬核的内容。很多动画、漫画行业的从业者可以说是每天必读,但是对于普通的消费者来说这些内容意义不是很大。这个媒体对于产业有莫大的帮助,只是在整个二次元产业盘子都比较小的现状下,Anitama实在不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对象,但是陈睿投了。

感受下Anitama的文章内容

感受下Anitama的文章内容

成都的知名老牌漫展Comic day,规模已经比较不错,达到了稳定期。从财务角度来说,投资意义不大,漫展赚的都是辛苦钱利润有限,天花板也比较明显。B站纵然想要投遍行业整个图谱,也没有必要投漫展策划公司,但是为了支持Comic day更好发展,陈睿也投了钱。

还有老牌动漫论坛Stage1,轻小说方向创业项目轻文轻小说,海岸线工作室(纳米核心制作工作室)等一系列的公司,主流的机构对这些项目多会抱有疑虑,但是这些项目背后都有陈睿匆忙的身影。

遍历bilibili的投资图谱,可以发现更多小而美的二次元创业公司,很多公司的业务和bilibili的主流用户群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交集的。

在B站投资这些项目后,并没有像其它财务投资人那样急于让这些项目商业化,而是保留了他们原本的运营模式。

很多项目对于B站自身发展的意义不是很大,但是对于产业,对于二次元的某些小圈子来说意义甚大,陈睿可以说是以一种大公无私的心态在投资,不计较一己私利,而是着眼于整个行业的发展。

回到M站这张存疑的牌照,真的是留给M站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B站自己有牌照,再准备一张牌照,可能是出于财务角度考虑,屯一个牌照等升值。但是B站的现金流这么健康,蒸蒸日上,断然是不需要用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手段来增值财富的。

而一位了解牌照交易内幕的FA人士称,一般一家企业手持两张牌照的主要方向,其实是为了之后的并购做出储备。同时,也表示在这张牌照交易的时候,圈子里曾有过“是为A站准备”的传闻。

这个事情的可能性非常高,毕竟陈睿投资和收购的一系列二次元项目全都是“叫好不叫座”的类型,而现如今的A站也刚好就是这一类。

陈睿要收购AcFun,根本不是在乎AcFun的商业价值,反正Acfun的商业价值可能已经不如一张牌照了。陈睿在乎的是它的历史,是acfun作为中国曾经最辉煌的宅文化基地的盛名,以及连带的用户。

他在乎的是AcFun那群老用户们,希望他们的小家园小圈子能够得以续存。虽然这群老用户有着严重的被害妄想,老觉得bilibili要陷害AcFun。但陈睿还是爱他们,还准备了一张牌照让AcFun可以名正言顺的经营下去。

对于互联网人来说,创办一家行业老大公司,在最后收购行业老二是最自豪不过的事情了。想必对于老二次元陈睿来说,B站只是他的一个翅膀,只有将A站收入囊中,他才能飞翔。

对于AcFun来说,陈睿也是最好的选择。别的不说,纵看其他互联网公司合并之后,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强者留下,弱者雪藏,无论是品牌还是团队。58赶集合并了,赶集网就被雪藏了,滴滴和uber合并了,后者也不见了踪影。

陈睿非但不准备把acfun买来后雪藏——要知道羞辱acfun用户最好的方法莫过于“acfun.bilibili.com”这样的域名——反而专门为其准备了一张视听牌照。

可以说,陈睿比AcFun的股东、管理层甚至用户还要关心A站,爱护A站,博爱的精神真是感动整个二次元。

天下漫友是一家的宣传口号将会成为现实,无论是stage1的变态,anitama的学究,漫展内的coser和地精,还是acfun的肥宅,大家都会紧紧团结在陈睿老师为核心的bilibili周围,共建美好二次元。

这个时候我只想对陈睿老师说一句话。

“谢谢爸爸!”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