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陈彤 主编未死

新浪网总编辑陈彤离职了,17年,一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

朋友圈的感慨和不相干人士的纪念评论文章纷至沓来,其中不乏“门户时代的终结”和“主编已死”的老生常谈。仿佛陈彤的离职留下了一个没落的时代的落寞的身影;好像一个有序组织和生产内容的媒体形态已经变得特别不合时宜;好像“总编辑”或“主编”——这个时代被谤议最多的职位之一——正在被新媒体的新新人类唾弃,灰头土脸地走进历史尘埃;好像媒体的“革命”在陈彤的退隐和一群挥斥方遒的微信订阅号写手的众生喧哗下,就这么来了。

总觉得黄天当立的人,看什么都是已死的苍天。

可人们好像忽略了一点,刚刚离职的新浪网总编辑陈彤,从17年前刚刚踏进互联网媒体到现在,他一直都是掌握着最先进的工具、最前卫的总编辑。

在传说中的“门户时代”,陈彤开创了中国互联网新闻网站24小时全天候报道,以及集中资源最快最全面最准确反应当下重大事件的专题模式,这一模式被国内各类新闻门户沿用至今。有人说过陈彤是最早将门户模式引入中国的人,我说扯淡,陈彤是开创了“中国式新闻门户网站”的那个人。门户这一形态现在看上去确实已经有点臃肿和充斥着冗余的内容,但无论如何,是陈彤和他那一代人,为我们在互联网上阅读内容提供了最原始的“信息安全感”,中文互联网世界不再是信息沙漠。

在日后的“博客时代”,新浪博客成了最快速爆发的博客平台,吸引了各界知名人士和草根在上面“开博”。一个很有意思的景观是:很多此前都不会用电脑的人被新浪博客的运营人员赠送了电脑、接入互联网,手把手地教他们怎么在网上写字;而一些从来不写字的名人,在新浪微博上养成了“经常写字”的习惯。这些人入驻新浪博客,带来了新浪网在2006-2010年间最重要的资源和流量,也奠定了日后微博的第一批有爆发力的种子用户——这是典型的陈彤模式,地毯式轰炸,线下强势覆盖。而当时的新浪博客,也确实催生了一批各个领域的“草根”写手——难能可贵的是,新浪微博用了很多资源推他们,让一些人有了出头的机会(比如2008年前的我)。

到了“微博时代”,陈彤的“总编辑”角色体现在他每天泡在微博上,用自己作为一个“大V”的影响力和在新浪体系内的位势,编织与连接其他“大V”和“草根大V”之间的网络关系,让一些有趣和有争议的微博议题更快速地被制造和按照“大V”——粉丝——公众的逻辑流动,同时又小心翼翼地控制这些“热门”话题在信息流动过程中随时可能遇到的社会伦理、舆论监管和人群对立等风险。至少在2010-2012年间,“微博改变中国社会”是事实上存在的现象。以新浪微博产品研发和设计糟糕的程度,这些现象几乎是靠“内容运营”驱动和实现的。而背后的居间联络、协调和推动者,仍然是陈彤。

到了自媒体时代?……好像确实没陈彤和新浪什么事了。不过在这之前,新浪重组之后的核心利益中,已经就没陈彤什么事了,非战之罪。

我说了这些,是想说明一点。在过去的17年的大部分时候,陈彤一直都是一个掌握着最新工具的前卫新媒体总编辑。至少在中国,他未曾失语于任何一波曾经到来过的媒体形态演进的浪潮,并且在大多数时候主导了它们的发展和运程。陈彤扮演的“总编辑”和“主编”角色,并不是(或者说不完全是)传说中的“高高在上”、“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做减法不做加法”和“在酒会上达成选题交易”的媒体幕后操纵者角色——甚至越到后期,陈彤的角色越往台前,用个人化的方式(@老沉)运营、组织和推动着那些同样很“个人化”的信息流动,同时又在一线,用个人化的方式控制着信息传播背后必然存在的社会伦理、族群对立和舆论监管等风险。

这难道不是一个新新媒体的“主编”最应该做的事么?尽管陈彤离开了新浪,但这样的“主编”,怎么会死?

除了扮演一个信息流动的整合者、推动者和剪裁者这样的“主编”角色之外,很多人忽视了陈彤作为一个“主编”另外一方面的特质:对不同属性、立场和价值观的信息的包容和处理。如果你仔细盯着@老沉 这个集“大V”、信息传播者和监控者等若干角色于一身的ID观察了5年的话,你会发现他游刃于持有不同立场和价值观之间的“大V”的能力相当强:他是李承鹏、五岳散人、刘春、杨锦麟和闾丘露薇等人的好朋友,也能跟胡锡进、孔庆东和司马南这样的人往从流畅。他有的时候能用自己的“大V”身份,激发这些人在微博平台上的冲突和对立,或将这种对立冲突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为微博带来更多流量;而当事态发展超出了预期可能会给微博带来麻烦时,他又会用一些台面上或台面下的方式,为他们的冲突降温。当一些公共社会事件借助微博平台被开始广泛关注,“老沉”大多数情况扮演的是推动的角色,而当一些不可抗拒的外部压力来临的时候,他又毫不留情地第一时间根除微博上任何有关这些事件的信息。

这难道不也是新媒体的“主编”们必须做的事么?看看被“新媒体人”推崇备至的Buzzfeed,其对不同类型、价值判断和趣味的信息兼容并包、推荐、排序、组合与平衡,难道不是这家媒体运营中最大的玄妙之处么?相比之下,反倒是《纽约时报》、《经济学人》和《华尔街日报》这样的老牌媒体有着过于强烈的难以根除的党派与价值观定见。而像陈彤这样的“主编”,又怎么会死?

看看Buzzfeed,这家新媒体平台的翘楚在2013年4月有了自己的主编;几乎在同时,Twitter从《卫报》挖了有15年传统媒体经验的Simon Rogers担任数据编辑,让自己的信息处理、分析和整合能力能够被更聪明的技术和工具所用;看看LinkedIn的主编Daniel Roth,此前在《连线》担任高级记者,后又在《财富》担任过主编,最近3年一直在用数据分析的结果决定应该在LinkedIn上主推什么样的内容,以及建议每位LinkedIn的特邀作者该写些什么……为什么这些新得不能再新的新媒体,都需要主编?

主编未死,主编是用数据决定内容生产倾向,用数据判断受众普遍趣味的人;主编是内容整合、推送和自由流动的运营者;主编是受众趣味的启发者和催化剂;主编是平衡内容质量、传播效果和社会伦理的艺术大师。

主编未死,PingWest也需要一位新的主编。

TA需要比我们现在这个团队更包容的视角看待这个与科技和创新有关的世界,能更有效地挖掘人们对科技与创新的普遍兴趣点和共鸣点藏在哪里,能激发我们内部和外部的内容创造者更自由地生产内容,能用更聪明的方式排列、组合和分解PingWest平台上的内容,让它们传播得更好。TA将成为我们团队的合伙人,成为真正的game changer。

如果你是一位相信“主编未死”的新新主编人选,请给我的邮箱tluo@pingwest.com发信息。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