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CDN厂商的移动互联网新角色:网宿如何为手机App进行加速?

Loading iPhone

你可能经历过那些手机上网过程中恼人但十分常见的境况。比如,当你驾车面对着一个岔路,需要使用地图应用寻找正确路径时,网络却一直无法响应;当你试图通过嘀嘀打车叫一辆出租车回家,录好语音却因为网络问题无法发送成功,或是订单遇到了严重延迟;你还可能遇到网络正常却无法从App Store上下载应用的情况。而且你甚至不能埋怨网速不佳——出现问题的环节很可能不在于你的上下行带宽,而是在手机和基站的通讯过程当中。

在固网时代,服务器和上网终端之间的传输优化一直是CDN(内容分发网络)厂商致力解决的问题,利用CDN优化网站和游戏的访问速度已经成了网络服务们几乎必备的选项。CDN可以解决固网环境下的大部分连接问题——比如原站网速慢,丢包、误码等。但在移动情形下情况要复杂得多,连接问题往往出现在“最后一公里”:移动基站和手机之间。传统CDN利用了缓存技术把数据放到边缘服务器来实现优化连接的效果,但移动互联网下,这个边缘只能存放于基站背后,手机和基站之间的通讯造成了70%以上的移动互联网连接问题。

于是,这最后一公里的路径就成了CDN厂商们的下一个攻坚点。这是个自然而生的巨大需求——根据CNNMoney报道和各大咨询机构发布的报告,美国不久前首次出现了用户使用APP连接互联网时长比例超过通过电脑访问互联网时长比例的情况,也就是说,Mary Meeker的移动预言,已经用这样的方式正式被证明了。

国内最大的CDN服务商之一网宿科技的解决方案是从应用端入手。不久前,网宿科技正式发布了其专门为移动互联网开发的加速产品MAA(Mobile Application Accelerator)。MAA是面向开发者的一套SDK,开发者只要将这些SDK集成到自己的应用当中,就可以实现优化网络连接的目的。

具体而言,MAA包含了高效链路技术、带宽感知及优化技术、内容适配技术和上下性行输技术,用四种方式优化手机的网络连接速度。

首先是高效链路技术。在TCP标准(PC互联网和移动应用都普遍采取)下,大部分移动应用在传输数据之前需要先建立一个连接。这部分连接时间是不能用来传输数据的,每个文件传输之前都需要等待连接,传输完就会断掉。固定网络环境下由于带宽充足因此对连接速度的影响不大,但在移动环境中,却会因为带宽问题产生大量的无效连接时间。因此,MAA将SDK集成于应用中,在SDK和边缘服务器之间建立好通道,通过减少连接数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另外,针对TCP在建立连接之后每一个包从零开始加速的特性,MAA通过少量复用的链路,使链路的数据以平稳的速率,因此达到提升带宽使用率、减少传输时间和提高速度的效果。

在协议优化层面,MAA改变了传统内容商和CDN方单向传输给用户的特性,能够对上行带宽和传输进行专门优化。而且,MAA借鉴了以往窄带互联网时代对丢包判定和识别的方式,利用特定算法对移动互联网连接中的丢包进行判断;在识别之后,MAA能够做一定的冗余编码或启发式的编码,这样即使丢包和误传也不需要重新传输。

还有一种方式是内容优化——即提供压缩技术,用更少的数据传输更多的信息。MAA能够判断用户的网络环境(2G、3G或者Wi-Fi),根据不同的带宽采用不同的参数,达到优化目的。

简而言之,网宿的MAA是把SDK和终端用户去配合,从手机端跟互联网配合、而不是在基站解决。

实际上,无论是国际市场中的CDN巨头Akamai,还是国内与网宿占有相似市场份额的蓝汛(两者合占国内85%的市场份额),都在为移动互联网提供加速方案。与此同时,整个市场的盘子仍在扩大,CDN厂商仍在向整个互联网行业渗透,并且随着AWS、Azure等国外云计算服务的落地而成为SaaS的重要一环。而互联网企业作为新的玩家也加入到这个阵营里来——阿里巴巴已经基于阿里云推出了针对小客户的CDN服务,百度也为中小站长和个人用户提供了加速和安全服务“加速乐”……等等。

对此,PingWest对网宿科技副总裁刘洪涛进行了专访。看看网宿这家国内最大的CDN服务提供商对MAA以及移动互联网下的CDN行业是如何思考的吧:

 

PW:PingWest;刘:网宿科技副总裁刘洪涛

PW:3G已经普及,4G在起步,互联网被覆盖到了更多的应用场景,尤其是移动场景当中。按照以往CDN发展速度和状态,在新的需求情况下有哪些问题?

刘:我们看到的您说的变化的到来,未来对于CDN的需求是很旺盛的,CDN目前行业仍然处于一个高速成长阶段,未来应该会保持这样的增速若干年,我们很有信心,这是大的背景。包括4G,互联网新的应用场景的出现,O2O甚至现在企业信息化领域大规模的互联网的趋势,我认为它对于CDN来说既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因为我们面可以扩展很宽了,但是也有很多挑战就是说它的需求难度增加了,对于CDN公司的要求也会在增加。

具体而言,手机用户越来越多了,对于手机应用加速就跟传统互联网不一样。因为手机端影响速度的障碍更多的来源于手机基站,而传统CDN的中间一公里的问题,网络层面上在传统PC上已经普及了,一直到移动互联网也一直可以用,但是要再加上最后一公里,这段挑战就很大。

过去我们家庭宽带最后一公里很宽的,根本不用想,但是现在手机跟基站之间传输就是一个障碍,我必须要把这块儿加速解决掉,不解决掉效果不会好。

传统CDN是用缓存技术,把数据放到边缘,现在边缘还在基站后面,所以手机到边缘还是慢,这一块儿的障碍还是挺大的,我们新发布的MAA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我们深入到终端,提供一个SDK,可以跟我们这些APP绑定,安装在手机终端。这样植入非常小,几百字节的小站也可以和我CDN平台建立联系,这段东西可以把这部分传输的协议进行优化,第二是可以进行数据压缩和终端适配,同时可以利用到CDN网络去做传输,因此解决加速问题。

PW:在移动时代,专业的CDN是不是会改变定制的方式,深入到小一点规模的公司去?

刘:一点都不小。微信小吗?还是微博小?大家都移动化了,这都是我们目前的客户。移动互联网时代客户一点都不小,这是必然的。

PW:运营商有在解决这个问题吗?

刘:运营商在解决,我们也在解决,CDN要解决问题难道不应该也是运营商解决的吗?所以才会有CDN公司。运营商只能针对全局进行加速,而我们可以针对某一款应用加速,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PW:针对所有移动应用,你们都是通过内置的SDK的方式,跟你们的CDN结点连接?

刘:对,各类内容都是一样的。

PW:计费方面呢?

刘洪涛:属于商业模式的问题了,不同的用户、不同行业、不同应用类型,不同的终端模式具体方式都会不一样,这个很复杂,这是我们营销体系里面最核心的东西,不方便讲太多。因为其中涉及的不像传统CDN,传统CDN就是一个带宽,这个就会很麻烦。计费方式不是一个我们比别人强到哪儿的东西,不是怕别人被学习,而是怕在竞争过程当中别人知道了你的计费方式对你有针对性的打击,这方面没有技术难度,纯粹是设计出来的,比如说可以按流量计费,也可以按点击数计费,也可以按个人的个数计费,有多少个APP按装机量计费,都是可以的,这跟不同的场景差别很大。MAA推出的同时也会同步推出针对不同的场景的收费方式,

PW:有没有对MAA的效果有一个预估?

刘洪涛:有,但我不能讲数字,可以说的是,MAA在今年并不会对我们营收产生很大影响,因为作为一个新产品一上来不会有巨大收入。但是,我们期望未来它对我们利润的改善会有很大的帮助。另外,对于我们客户的覆盖和将来的CDN业务收入有很大帮助,尤其是4G拓宽之后,流量计费方式改变了以后对于这块的促进非常大。

PW:MAA的研发和投入成本呢?

刘:研发投入当然是有的。其实成本对于一个CDN公司永远是变动成本,没有固定投入成本也没有存货,他是客户使用了才会发生的成本,带宽客户要用了我才会去买。所以现在这个阶段当你销售量小,用户量少的时候成本肯定是必然少的。

PW:MAA的产品技术门槛高吗?

刘:有一定的技术门槛,这是基础研发上的。

PW:竞争对手如果要跟进呢?

刘:这个不好说,人家工作做的怎么样至今没看到。我们之前在动态应用加速领域里面领先了对手两年时间,但不好说MAA产品是不是也能领先那么久,我觉得未必会领先这么多,因为大家在这个领域都会投入很大。

PW:CDN这个行业会受到政策的哪些影响?

刘:受到政策的影响是正面的。因为CDN业务是属于基础电信分支业务,在国家电信管制目录里面应该是属于增值业务类的一类,这类业务是受条款保护的外资不可以进入。很大程度上讲,中国CDN公司受益于WTO。

你要说负面的影响,更多的是说,我们成本主要发生的是向运营商进行采购带宽,因为运营商商业化因素太多了,所以导致他有垄断行为,导致我们的采购价值有时候并不是市场化的——也就是说我们买的越多并不是越便宜,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政策上的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比如,我跟某著名互联网公司A去某一个地方买带宽,他们一听A来了,就会降价。这其实是一个政绩,后来在写工作报告的时候,会说我们成功的把自己的IDC卖给了A,但不会说成功地卖给了网宿,而其实网宿采购量比对方还大。这种因素是非市场化的,所以我们成本更多的靠技术,提高我们品牌的利用效率,节省成本,要不然就亏损了。

PW:不久前,AWS在中国落地,网宿科技作为CDN提供商,是合作伙伴之一。能详细说说网宿在这其中起到的作用么?

刘:跟AWS的合作是多方面的或者是战略性的。首先,作为一个纯粹的外资的云计算公司,他进入到中国还存在一些中国市场适应性的问题。国外这些大的云平台,比如说之前微软Azure进入到中国会找一个熟悉中国本地市场并且有运营能力的合作伙伴来帮助他一起运营。亚马逊也是一样,也需要国内合作伙伴来一起承担市场、开发市场。网宿能够帮到亚马逊的并不仅仅在产品和技术层面的东西,更多的是市场层面,能够帮他去开拓。

第二个,因为亚马逊这样的国外的追求全球一体化的品牌或者公司,他面对中国市场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中国市场环境跟国外不一样,所以他想努力把全球标准化的工作方式,不管是业务模式还是云计算方案,完全复制到中国来,那是不可行的。到目前,他们也改变了在国外做法,进入到中国市场跟国内合作伙伴合作,也配合国内的政策做出改变,这样才能够适应中国市场。所以作为合作伙伴,网宿给亚马逊带来的并不是产品方面的革新,更多的是业务层面的合作,这个层面是在中国地区独有的。由于亚马逊中国地区也没有全部落地,所以我们也不方便透露太多细节,我对他们有承诺,将来等亚马逊中国地区业务完全展开了,我们就可以对外讲了。

PW:你们之前有没有类似的经验?比如跟国外大的公司合作。

刘:过去跟Akamai合作过,也就是跟CDN服务商有合作。在云计算方面我们跟国内很多云计算公司和云平台有合作,比如说阿里,百度、腾讯,还有一些创业公司,UCloud,七牛等。作为一个CDN公司和云计算平台合作的经验我们是具备的,跟国外合作伙伴CDN合作也是具备的,但是跟国外的云平台合作这是第一次。

注:题图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