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抄袭者们正在伤害“硬件复兴”

Pressy,那个创新的Android防尘塞按钮,已经发货了。

它是一个长得有点像钉子的东西,可以被塞到Android手机的耳机孔里,然后通过对这个按钮的操作,来实现手机中某些功能的快捷键效果。比如说,按一下,你可以启动相机,或是打开到你家的导航地图,而无需进行“解锁手机-打开应用-输入地址”等繁琐操作。

和众多硬件小产品一样,它最开始也选择了登陆Kickstarter,价格设定在17美元。而且,由于产品新颖的创意,它的众筹很成功,在Kickstarter上筹到了69.5万美元(远超其4万美元的目标)。而就在上个月,它发货了。

就是这么一个只有几个人、来自以色列的团队,在处理这些远远超过预计的订单。在我采访它的创始人Nimrod Back时,透过Skype的摄像头,可以看到,他的家里堆的到处都是盒子。Nimrod Back告诉我,白天,他的家里全都是人,都在帮他处理发货事宜,晚上才稍微安静一点。

而就在这么忙碌的时候,他们还做了一件事:发律师函。

“我们已经向那些公司发出了律师函,提出了一些问题,他们需要在30天以内回复。”Nimrod对PingWest说,“这不是起诉,只是询问一些问题。他们可以说在Pressy之前就已经做了自己的产品,或者说他们的灵感来源于别的地方——但是他们必须要做出回复。”

而Nimrod说所的那些公司,是指在他们的Kickstarter众筹开始、创意曝光之后,就紧锣密鼓推出了同类产品的公司。其中就包括三家中国公司:快按钮、360(推出了智键),以及小米(推出了米键)。

p

快按钮是一家国内的创业公司,也是他们最先在国内的众筹平台点名时间上推出了类Pressy的产品,而后360和小米迅速跟进,分别推出了智键和米键。无论是从创意还是产品本身,都和Pressy极高的相似度。相似到什么程度呢?借用网友的话说,是“连图标都照搬”的程度。但是,三者的价格却秉持了中国公司一贯的“低廉”:快按钮是18元,360的智键是9.9元,而价格最低的小米米键,只需要4.9元(约0.8美元),差不多是Pressy基本款17美元的二十分之一。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说,哎,不就是“山寨”吗?这种事多了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呢?确实,从软件时代起,对来自于硅谷的创意进行模仿的中国公司不计其数,每个人都有些麻木了,其中也包括我和我的同事——最开始,当我看到著名科技博客EngagetTechinAsia对于这件事的报道时,我也并没有太大的触动。

但后来,我发现,这次真的不一样。事情的影响远远超过了Pressy被抄袭本身,而变成了智能硬件领域一个标志性事情、一个符号、一个警告,或者用我的朋友、一个身在硅谷的中国硬件创业者的话说,“成了中国公司给美国创业者上的一堂课”。

比如说,著名硬件孵化器Haxlr8r在旧金山举行的Demo Day上,面对台下众多的听众——创业者、投资人、媒体,Haxlr8r的创始人 Cyril Ebersweiler讲述了自己对于硬件的创业建议,并在PPT里播放了一张颇有冲击性的图片:上面是Pressy,赫然写着17美元,然后在下面,就是米键,以及它几乎“让人害怕”的价格——“不到1美元”。Cyril没有评论小米的做法,但是他提醒创业者们说,“不要做容易被复制的产品”。这个观点,配合上那张图片,没有人不明白他没说出来的那句话——“不然,你知道的,中国公司在那里等着你。”

这件事让我第一次意识到,Pressy被抄袭并不是那么简单。而在不久之后,与另外一个硬件创业者的对话,让我更加深了这个印象。

在旧金山一个硬件活动上,我遇到了一个创业者,他做的产品像是一个可以远程控制手机的纽扣,概念也是“智能实体键”,虽然会让人联想到Pressy,但是从形态到应用场景完全不一样。我问了他几个问题,然后,他突然主动和我们说起了Pressy这件事。

“你既然来自中国,应该知道小米吧?他们抄袭了Pressy,然后以低的吓人的价格,还不到1美元,卖出去。这实在太可怕了。”

他说,“在美国,虽然Pressy的概念已经流传开,但是大家都在做不同的产品,比如有人做起了NFC手机壳,让人在手机壳上直接操作应用,但是真的没想到,有公司会做一模一样的产品。”他说。

这件事情已经让他迅速改变了自己的做法,甚至对要不要上Kickstarter众筹这件事有了重新的考虑。“有了Pressy的事情在前面,我们非常、非常的低调,不想曝光。而且我们正在拼命地建立起壁垒,也就是和产业合作,尽量在发布之前多接入大的应用,这样他们就不能抄袭了。或者说他们抄袭的时候,我们已经领先很多了。”他说。

他给我看了一下他们的合作伙伴名单,上面有很多知名的应用,也有很多欧洲电信运营商、零售商。可以看出,正如他所称的,他们团队已经在尽量快步走,然而,低复制成本、中国公司在生产链上的天然优势、小米0.8美元之于Pressy17美元的几乎碾压的价格优势,加深了他们隐隐的忧虑。

“这简直成为了一个经典案例。”Nimrod对我说,就连以色列的媒体也跑来问他这件事,还有硬件创业者也来请他分享经验,担心自己遭遇到同样的事情。而在这之前,并没有很多人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对于刚兴起不久的智能硬件产业来说,这次的抄袭事件,就像是一个炸弹,炸开了国外硬件创业者们对于中国“山寨”的担忧和警惕之心。

你看到了,这和软件时代的抄袭不一样,和Web时代的“Facebook-人人”,最近移动端的“秘密-无秘”,都不一样。

为什么?

首先,比起软件,硬件本身就更容易被复制。软件的创意和UI也许容易模仿,但是背后的产品逻辑、整体体验、本地化差异以及运营,却会带来天大的差别,在不同的环境下,硬抄一气也很容易产生橘生淮北的效果。但是对于硬件来说,统一的生产标准让模仿难度大大下降,而且人们的使用习惯差异也更小。创业者们普遍希望通过自己的软件或者数据服务来实现差异化,恰恰就说明了硬件本身真的太容易趋同。

其次,硬件产品和中国有很深的联系。尽管这些智能硬件公司都诞生于美国或者欧洲,但是,产品大部分都是“Made in China”,在深圳进行打样和生产。中国公司的抄袭一旦发生,国外创业者的不安全感会更加强烈,像是自己送上门去,让每一个电路板都接受抄袭者们的注视。

另外,比起软件服务被割裂为“美国的世界互联网”和“中国的互联网”两个沟壑鲜明的部分,硬件其实更没有疆域之分,也更容易国际化。软件服务上有太多难以逾越的文化痕迹,无论是国情文化的不同,还是本地化方面的难度,软件其实远比硬件更难走进中国;而中兴和华为的成功,早已经证明“硬件无国界”。中国巨大的市场,对于国外硬件创业者来说,不再是遥远的目标,而中国的硬件产品走出国门,也不再那么难。如果说软件的抄袭还可以让海外创业者们容忍,是因为中国的封闭市场本来就是鸡肋;但硬件领域,原创者和抄袭者却很有可能在同一个市场上短兵相接。

比如,在小米推出米键不久,Hugo Barra就在Google+上发布了一则消息,为米键征集英文名。而在这则消息的开头,他说,“我们正在努力尽快把一个聪明的小米玩意儿带到世界各地的用户手上。” 你看,谁说米键只打算用在国内的小米手机上?而下面的评论,大多却是在批评小米的抄袭。

123

“当然以前也出过类似模仿的事情,但都不是这么大的公司。”我的华裔硬件创业者朋友对我说。虽然他对这种事已经很习惯,但是国外硬件创业者或许还没做好准备。“当我们见中国的投资人时,他们都会问我们,要是巨头做这个怎么办?但是美国投资人,从来都不问我们这个问题。”

尽管中国科技公司在过去Copycat的恶名已经难以洗刷,但是请不要再把它当成理所当然,不要再说,“不是一直都这样么?”因为时代已经不一样——硬件复兴才刚刚开始,快按钮、360和小米们,不要把它玩砸了。

后记:当然,从整件事情上来说,Pressy团队犯了很多错误。他们跳票、拖延发货时间、后期在和用户的沟通上做的也不够好,你可以在网站上看到很多用户的抱怨。从实际经济效果来说,这次事件也没给Pressy带来大多经济损失——小米并没有如Hugo Barra所说的,很快在海外正式开售米键,Pressy来自中国的订单也不是太多。但是,我们想要探讨的是,这个案例,对于整个硬件创业的影响。正如我在文后所说的,智能硬件时代才刚刚开始,过去的歪路,最好还是不要再走了。

相关阅读:《后续:大家都抄袭,为什么小米被骂的最凶?》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