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Anderson:“免费”模式同样适用于硬件创业

image_1396838955.097512

长尾理论及免费经济是互联网时代兴起的重要理论,成本、效率、免费、共享、摩尔定律在影响着制造业的每一个环节,这一理论的发起者,前连杂志线总编Chris Anderson在2009年开始了他的四轴飞行器项目3D Robotics,在深圳举办的Maker Faire 2014上,PingWest采访了Chris Anderson,请他分享了有关硬件创业相关的话题。

免费经济是否适用在每一个产业?这是PingWest向Chris Anderson提出的第一个问题。Chris Anderson显得非常坚定:“我没有看到有任何不适用于这个理论的产业”。Chris Anderson说,他所提到的网络经济免费理论,实际并非完全免费,而是10%的核心用户付费来支持90%的免费用户,换句话说,免费并非无偿地把产品及服务赠送出去,而是通过资源共享的形式找到获利空间。

而在Chris Anderson看来,资源共享的第一步应当是开源。作为创客运动的倡导者之一,Chris Anderson一直坚持开源社区的运作,他认为这是硬件制造者们保持竞争力的一种方式。他举例Google,Google的系统是开源的,所有人都能围着其标准开发,虽然系统被各家硬件制造商任意地改造,但Google依然是Android系统最大的获利者——一方面,开源使得Android系统蔓延到了各种手机、平板、智能硬件和可穿戴设备中,成为了Google的巨大触手,另一方面,各大厂商对Android的改进,也加速了Android系统的成熟。而最后,Google这个最大的赢家,在“免费”策略下依然能够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不断地通过它的服务和广告,来获取利润。Chris Anderson用一句话总结:“商业竞争早已经超越产品层面,而是生态系统层面的比拼。”

其实Chris Anderson的回答有些潦草,毕竟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有Google这样的体量,和对生态圈的塑造能力,缺乏资金的他们也没有办法给自己足够的耐心去验证这一模式的可行性。例如在本届Maker Faire里,大部分的展示还处于概念阶段,不少团队展现的无法展示一个可交互的界面,而是一张张打印出来的原型图,离量产及商业化还有很远的距离。

Chris Anderson的解释是:许多Maker Faire活动的参与者,并非顶尖的专业人士和创业者,组织者所做的,只是把不同学科的人聚集起来,跨学科地协作,分享知识。他说,自己在参与到3D Robotics项目时,也扮演着类似的角色——Chris Anderson本人并非任何技术和设计出生,所以他选择了放弃单打独斗,而是去建立一个社区,让他自己和其他人都能不断地提出各种专业人士眼中的“愚蠢问题”,然后借助社区的力量快速迭代和改进。

Chris Anderson用自己的长尾理论解释了这一模式:“现在,Maker活动离真正对制造业变革还很远,因为参与的人还不够专业,这是一个Just for fun的活动。但这就是正态分布的尾端,这些看似价值不大的东西在不断发酵,产生新的创意,没准某一天,它会对某个行业提供变革性的引导。”换句话说,创客运动要做的,不仅仅是停留在知识的普及与分享,而是成为一个培育小型制造业的成熟的一个平台。

“创客活动的意义不是改变制造业,而是帮助人们认识什么是制造业。”Chris说道。

当PingWest问到Chris Anderson在本届Maker Faire有哪些自己感兴趣的项目时,这位已经看过太多“创意”的大玩家显然对充满制造工业味道的项目感更兴趣——镭射打印机、数控机床等。同时,他还特别提到了PingWest报道过的四轴飞行器项目Hex AirBot颇有印象,在他眼中,深圳和中国,早就不再是“山寨”的代名词,因为他认为“山寨”的竞争模式将要被淘汰——在这里拥有完备的产业链,任何人和小型团队,都可以跳跃过曾经被产业链牢牢把持的中间环节,迅速实现自己的想法,让硬件开发能够逐渐像软件开发那样低成本、快速地“跑起来“,开发者们比拼的就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创意和资源垄断,而是如何快速研发和迭代产品。让整个竞争从单一的产品竞争,变为了团队实力的竞争,而团队的持续创造力和设计能力,是无法被“复制”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