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聪明”到“大智慧”:锤子设计师眼中的Smartisan T1

再见,老罗;你好,锤子

这是两个星期前,我在现场看完老罗最后一次个人演讲后的感受,老罗在演讲中说自己要淡化个人品牌,将锤子背后的团队推向台前。于是前天在极客公园的《锤子密谈》座谈会上,我和这些幕后英雄们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这是一场以设计师为主的座谈会,锤子手机设计师们分享了他们设计锤子手机的背后故事,以及他们是如何跟老罗这个“难缠”的老板沟通的。

CUX

UI界面设计

第一个上场的是锤子科技的UI设计总监方迟,他首先提出了一个关于审美的问题,什么是美?什么是丑?接下来,他从“黄金比例”,“直觉设计”,以及Smartisan OS的特色设计等几个方面来解释这个问题。这其中他具体地讲了:Smartisan OS的“下拉悬停”操作,主界面的“九宫格设计”和“拟物化设计”等几个例子。

九宫格的布局是Smartisan OS主界面标志性的设计,这个设计是老罗在锤子科技还没有设计师的时候就想好的。

为了满足老罗这个“凭空而来”的想法,方迟带领的UI设计团队做了很多的努力:“你要想把图标通过九宫格做整齐,实际上不是任意的比例,第一步要缩小图标在整个屏幕当中的比重,当我们缩小了图标之后,遇到的一个问题,觉得我们的空隙太大了。这个时候通过分割线的方法可以填满这个空隙,但是加了分割线以后,我们会觉得,整个画面又变得非常的呆板,我们为了消除呆板的感觉,花了很多的心思去研究。并且我们用了不同的材质,不同的光影,不同的颜色,经过这样的处理以后,使界面显得简单有序,将不规则的图标进行重组,使其显得均匀整齐。让人感到有一种禅意,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界面扁平化是近两年业界的趋势,但是锤子手机逆潮流的坚持“拟物化设计”,让很多人不理解,对于这个问题,方迟是这么解释的:“我们是最后一家坚持拟物化设计和扁平化相结合的公司,拟物化是在向物理世界学习,就好比我们看到日历每过一天撕下一张,或者非常逼真的计算器,或者是折成纸条的便签,或者是一张黑胶唱片。这些东西我们在没有使用手机系统之前就已经熟悉的,当我们拿到手机系统的时候,我们使用到近似的设计,就会觉得非常熟悉非常轻松。”

对于扁平化设计,方迟也是很肯定的,他觉得两年前,UI设计师们都在拼材质、拼造型,而忘记了UI设计中最重要的排版和信息布局,扁平化设计最大的作用时提醒设计师关注信息本身,而不是反对拟物化设计。最后,方迟表示Smartisan T2的界面设计依然会坚持拟物化和扁平化相结合的这一套设计语言。

用户体验和产品规划

接下来锤子科技的用户体验总监朱萧木回答了PingWest的几个问题:

PingWest:“下拉悬停”这个功能是谁提出的?是怎么实现的?

朱萧木:“下拉悬停”这个功能是老罗上厕所的时候想出来的,我们当时听到了这个创意觉得很好,但是我们担心技术上能不能实现。通过跟工程师确认和实验,我们发现“拇指大面积接触手机屏幕”很好实现判断,最终将这个功能做了出来。所以在Smartisan OS当中,有很多功能设计确实是老罗提的,然后由我们去执行。

PingWest:Smartisan OS中类似于“下拉悬停”这样的“小聪明”设计还有很多,你们是如何统一成“大智慧”的规划?怎样保持产品的一致性?

朱萧木:在产品的功能规划统一性上,我们的系统构架比较像iOS 6 ,因为我们比较喜欢它的交互逻辑。 同时,我们也会通过一些“招牌式”的交互设计方式,把产品统一起来。比如,横滑的操作, 在很多Android手机上面是前进和后退,而我们更多地是用在listview上面对于每一个列表的操作,我们觉得这样更合适也兼顾了统一性。再如,我们的定时静音功能,受到很多用户的好评,我们现在把它延展到日历和闹钟上面,因为他们都是以时间为线索的模块,所以我们采取统一的功能优化设计。

PingWest:在Smartisan T1的用户中,上一代手机用的最多的是iPhone,你如何看待这个调研结果?

朱萧木:因为我们主打的用户群是同一类人吧,比如白领等对生活品质有讲究的人,他们会比较注重手机的美观和易用性。还有就是用过iPhone的人,再用我们的手机,使用习惯比较好过渡,因为我们的手机系统学习门槛很低。

PingWest:除了价位和系统平台,Smartisan T1和iPhone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朱萧木:首先我们没有学习iOS7开始的全面扁平化设计,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区别。其次在工业设计上,iPhone 6使用的这些线条设计,我们也是不认同的,我们会坚持自己的工业设计语言。最后一点,跟很多国产手机一样,我们比iPhone拥有更好的本地化服务。

工业设计

第三个上台的是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他首先放了一段Smartisan T1的宣传视频,然后笑称:“我在电影院看到我们的宣传视频,看完之后,旁边的一对情侣开始猜测说这肯定是一款移动硬盘的广告视频。”李剑叶觉得可能有一些普通用户就像这对情侣一样,并不了解这段视频里面的台词意义,所以他希望给大家讲一下Smartisan T1背后的设计故事和理念。

“我们的理念是打造一个完美的用品。”李剑叶说:“Smartisan T1是一款完全左右对称的手机,把每一个元器件发在它应该放的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如说,充电的USB接口居中,耳机插口放在正确比例的位置等。 为了实现这些设计,给我们的硬件团队带来了很多的挑战。”

Smartisan T1的正面下方采用了“三个实体按键”的设计,对于看惯了简化设计的现代用户很多对此表示不解,李剑叶解释道:“Jony Ive在设计iPhone时,把iPhone的屏幕比喻为一个没有边际的水池,但是他依然设计了一个可以让人安心的点,就是Home键。同样的,在设计Smartisan T1时,我们希望用户感觉到,即使是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也可以找到一个可供休息的小岛。当用户手握手机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将拇指放在三个实体按键上面,让人有一种安定感。”

李剑叶最后讲的是Smartisan T1包装设计:“就像老罗之前说过的,我们选择了James Cropper的包装纸,原因是它的触感给人一种毛毛的感觉,但是又不太过,能够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从整体上讲,我们希望Smartisan T1的包装有一种层层推进的感觉,就像电影转场一样,我们希望用户能一点点地体验到我们的用心设计。”

cid

制作工艺

压轴登场的是锤子科技的CTO钱晨,他主要讲了Smartisan T1的制作工艺流程,其中提到了大家比较关心的Smartisan T1的厚度和重量问题。

“之所以要做厚是与我们的工业设计有关系的。”钱晨解释道:“Smartisan T1是三明治结构,前后需要厚度对称,如果只追求薄,就做不到这一点。现在手机行业的趋势是追求精心的设计,这个比轻薄参数和屏幕大小更重要。轻薄是为了美,不能为了轻薄而轻薄。”

最后,PingWest向钱晨问道:锤子科技的愿景是什么?是成为下一个苹果吗?

钱晨回答道:“我不愿意把苹果公司看作一个教条化的标准,我更愿意把苹果理解为一种对美好产品的追求,实现的方式有很多种。我经常说手机其实人的一种玩物(具),比如当你在飞机场一天没事做的时候,你会情不自禁地把玩你的手机,不光是手机里面的软件,手机的硬件感受也是用户比较在意的。消费数码产品,应该跟人带来一种欣赏和互动的乐趣,这也是老罗所坚持的。”

ccto

老罗凭借自己的个人喜好和自以为是的“小聪明”硬生生地杀入到手机这个传统行业,锤子科技这几年的起起伏伏,也几乎都与老罗的个人影响力有关。然而,最近老罗终于意识到要做一个世界级的科技公司不能是他一个人的战斗,锤子科技的品牌应该大于他的个人品牌。所以他决定在微博上少说话,决定暂停个人品牌的系列演讲,决定让锤子背后的团队更多地面向外界,让大家更多地关注和了解锤子科技。

看完了这篇文章,你可能对锤子科技团队对老罗都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到底老罗的“小聪明”能否转化为锤子科技的“大智慧”,明年的Smartisan T2又能否给大家带来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