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线城市、低成本、软色情:揭秘国产恐怖片的“莆田系”生产链

国产恐怖片口碑虽差,但性价比极高,且被少数几家类似影视公司把持,形成了制造恐怖片的“莆田系”。

竟然有4部恐怖片扎堆上映,这可能是3月影市最恐怖的事情。

听起来,4部似乎并不多,但要知道,整个3月在院线上映的电影一共也不过33部,24部国产片中有1/6都是恐怖片。更何况,往年恐怖片偏爱的暑期档还远未到来。

这绝非巧合,口碑一向扑街的国产恐怖片,非但没有因为票房口碑差被淘汰,数量反而有增无减。2013年全年上映的国产恐怖片只有19部;2014全年也只有23部,但到了2016年,院线上映的国产恐怖片数量就变成了46部,比两年前整整翻了一番。

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走进影院看恐怖片找刺激了?这两年突然冒出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国产恐怖电影,又都是哪里来的?

 

谁在把持中国恐怖片市场?

所谓“国产恐怖片”,就是由国内电影公司制作发行,情节离奇怪诞、场景阴森恐怖,主角会因为“精神因问题”产生幻觉的影片。观众从中获得不太合格的视觉听觉刺激,除此之外几乎再无收获。这些影片的主要共同点是导演不出名,编剧不出名,演员们也全都不出名;口碑不好,票房也都一般,看上去似乎只能勉强回本。

热衷制造恐怖片的民营影视公司,也完成了从颇具中华田园风的“恐怖片专业户”,到资本运作纯熟的“恐怖片托拉斯”的进化史。

 

  • 福建恒业:恐怖片专业户

 

在《还珠格格》中扮演紫薇格格的林心如,出名之后似乎迷上了恐怖片。她出演那部槽点满满的《京城81号》,至今保持了4亿元的国产恐怖片最高票房记录,而其出品与发行方,是一家名为福建恒业的影视公司。

福建恒业创始人是福州人陈辉,出生于1972年。23岁时,他意识到正在做的磁带生意即将被时代淘汰,于是承包下福州阳光电影厅、福州工人文化宫等影院,开始电影院运营。

创业初期的陈辉也经历了一段“野蛮生长”的过程。在接受时光网采访时,陈辉曾提到,他在影视行业赚取第一笔金的策略是:改善影院粗放的宣传策略,画海报、制作传单宣传,影院第一个月即盈利两万元。第一桶金也让他意识到电影行业前途无量。而因为看电影的大多是年轻人,陈辉摸着观众喜好经营电影院,放胶片拷贝也放DVD,很快发现好莱坞惊悚片很受欢迎。

之后陈辉买下影片在几个省份的发行版权做区域发行业务,他们拎着胶片拷贝各省跑,业务发展得挺顺利,恒业影视官网显示,陈辉在2001年注册了福州博广影视传播公司。但由于想投资演艺业务挣快钱,陈辉的第一家公司很快倒闭了。

2007年,陈辉组建了员工不到10人的福建恒业公司。在接受搜狐娱乐采访时他表示,恒业因为没有行业资源和背景,价格低廉的恐怖片依然是他们的首选,没想到在二三级市场专做低价小片的发行放映,也成了一条“捷径”,成立至今,福建恒业发行的几十部国产恐怖片几乎每部都能赚大钱。

抱紧国产恐怖片摇钱树之后,恒业从发行走向上游制作业务。2008年,福建恒业投资拍摄了第一部电影《异度空间》,成本180万,2010年上映获得2000万票房,收益近十倍。之后的《B区32号》收益也将近八倍。

恒业对恐怖片的爱至此一发不可收拾,制作发行恐怖片成了这家公司完成原始积累的重要途径。

随后几年中,福建恒业默默成立了多家影视相关公司,逐渐渗透到投资、制作、发行、放映等一系列环节。尽管目前福建恒业未对外公布过其集团架构,但从工商注册信息看来,与福建恒业及其股东有直接归属关系的关联影视公司已达20多家。

国产恐怖片第一大巨头至此诞生。

在这部“恐怖片专业化”的家谱中,我们发现“恒业系”公司不仅包括恒业本身在北京和香港设立的分公司,用于发行制作非恐怖片的真恒业(与黄真真合作成立)、挚恒业公司,还包括影沐、牧马人等看似跟恒业并没有关联的影视发行公司,甚至连影格影城也是恒业股东旗下资产。后来者要在国内制作发行恐怖片,十有八九免不了跟恒业搭上关系。

hengye

(与福建恒业疑似有关的公司,PingWest品玩制图,单击看大图)

作为国内恐怖片的先行者,恒业制作的恐怖片虽多以低成本取胜,但在制作过程中还算业界良心——目前,为数不多的几部有明星出演的国产恐怖片,大多出自恒业,除了前文提到的《京城81号》中的林心如,著名导演黄真真也因为跟福建恒业合作较多被“拉下了水”。2016年,黄真真为恒业拍摄了恐怖片《消失爱人》,虽有黎明、王珞丹和林俊杰主演,但未能重演辉煌,只获得6419.6万元的票房成绩。

虽然恒业的“恐怖片专业户”名声在外,但他们自己也明白,仅靠国产恐怖片生存并非长久之计,因此也制作和发行了不少其他类型的影片。总的来说,恒业用恐怖片完成了原始积累,之后就开始转型做其它类型片,实现“洗白”。

hengye-film

(恒业系公司制作和发行的影片,PingWest品玩制图,单击看大图)

 

  • 山西菲尔幕:捞一把块钱的“恐怖片托拉斯”

 

和恒业相比,后起之秀菲尔幕影视组织规模更严整,颇有“恐怖片托拉斯”的派头,但从出品影片来看,这是一家赤裸裸的以“捞快钱”为目的公司。

2012年,尚相谦和董婵妞在浙江横店成立了浙江东阳四月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专门从事恐怖片发行工作。它的出现可谓意义深远,因为我们看到过的大部分国产恐怖烂片都由这家公司发行。2014年,东阳四月天的股东尚相谦和董婵妞成立了山西菲尔幕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同年,与尚相谦同姓的尚亚丽和恐怖片编导牛朝阳一起成立了北京菲尔幕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东阳四月天衍生出的影视公司,业务共同特点是:都好恐怖片这一口。

快速拍摄大量低成本恐怖片的同时,两家公司的四位股东也在迅速扩张业务范围。于是有了北京分钟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东方歌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呀比时代传媒有限公司、霍尔果斯远见传媒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

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通过查询发现,投资过菲尔幕系电影的深圳共识菲尔幕影视投资中心一号(有限合伙)和深圳市前海共识多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疑似菲尔幕恐怖片集团中的一份子。

feiermu

(疑似菲尔幕集团相关影视公司,PingWest品玩制图,点击看大图)

虽然成立时间不及恒业,后起之秀菲尔幕在恐怖片产业链上却丝毫不逊于恒业,投资、制作、发行一条龙,作品数量也远远超过恒业,成立短短四五年间,就已经制作和出品了20多部国产恐怖片,前辈福建恒业望尘莫及。

shanxi-film

(菲尔幕系公司出品的电影,PingWest品玩制图,单击看大图)

恐怖片入行策略:低成本+软色情

菲尔幕这些民资,在初入影视产业时以恐怖片作为首选,自有其生存哲学。

狗尾续貂拍续集。为了压缩宣传资金投入,续拍其他公司出品的恐怖片成了菲尔幕的捷径。《床下有人2》《床下有人3》《枕边有张脸2》《恐怖电影院2》《恐怖毕业照2》……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国产恐怖片第二部第三部续作,都出自菲尔幕之手。

谁成功就山寨谁。菲尔幕耍的另一个小聪明,是拍与其他公司类似片名、题材的“山寨恐怖片”。《绣花鞋》火了,菲尔慕就拍《惊魂绣花鞋》;《碟仙诡谈》火了,菲尔慕就拍《笔仙诡影》《笔仙撞碟仙》;好莱坞有知名恐怖片《恐怖蜡像馆》,菲尔慕的影片名称就多用“恐怖+地名”的格式:《恐怖电影院》《恐怖理发店》《恐怖游泳馆》……

卡司团队能省就省。想捞快钱的菲尔慕们算盘打得精明。虽说低成本小制作不请明星出演,票房一下子就会降好几个等级。但小公司们连编剧导演也不请好的,只是找找自己熟悉的亲戚朋友凑合;服装场景特效也能省则省。反正大家都是发行起家的,只要在三四线城市铺好了发行的路,票房多少不会太惨。

如此敷衍的恐怖片,竟然还有上百万的票房收入,简直算是“旱涝保收”。所以哪些去电影院看国产恐怖片的观众,到底图个什么?

剧情无所谓,不可描述的细节更重要。国产恐怖片也有其吸引人眼球之处,首先就是软色情。为数不多的几位出现在国产恐怖片里的女明星,都在片中尺度大开,比如杨幂在出演《孤岛惊魂》时就酥胸大露,林心如在《京城81号》当中也有滚床单的戏份。

juzhao01

(杨幂《孤岛惊魂》剧照)

不是明星的国产恐怖片的女演员则更惨一些,具体表现是台词尺度极大,并且一定要“湿身”,有条件的一定要洗澡或游泳,还要给胸和内裤特写。比如菲尔幕公司制作的《恐怖游泳馆》:

juzhao02

以及一次性出现多个女生穿睡衣、洗澡戏份的《笔仙谍影》:

juzhao03

 

一二线中产爱看不看,三四线小市民来来来。大多国产恐怖片还将主要市场放在三四线城市,以在小城市加大排片量获得更多票房收益。国产恐怖片出品方大多以发行公司起家,有些甚至有自己的电影院,要增加自己的排片量不难,甚至做些手脚偷偷票房,也不难。PingWest品玩查询票房记录时发现,不少恐怖片票房高峰都出现在四线城市。

成本上能省则省,演员编剧导演以及服装特效工作人员都不用贵的;票房上通过投机取巧混得个过得去。国产恐怖片就这样落得个挣点小钱的下场。但依靠薄利多销,专门做国产恐怖片的公司门依然过得不错。然而,从前面两家典型国产恐怖片制造公司的经历不难看出,一家没有相关背景的小公司想进入影视领域,恐怖片很可能仍然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不仅国内如此,外国电影巨头“狮门影业”的成长经历同样让国内恐怖片公司们看到了希望。

1997年成立于加拿大的狮门影业就采取了以小博大的策略,在刚成立时发行了具有争议的影片。之后又涉足恐怖片领域,发行了《电锯惊魂》《剥皮行者》等重口味电影。以此积累了一部分资金和经验之后,他们开始扩张产业链条、兼并小电影公司,最终凭借《饥饿游戏》等影片在好莱坞占据了一席之地。

但在中国,影视初创公司们可能只学到了皮毛。

 

让人爱不起来的国产恐怖片

小公司们竭泽而渔的做法,令国产恐怖片前景堪忧。

除了一些国营影视公司外(如今年三月上映的《碟仙诡谭2》,出品方即为西部电影集团,请了张韶涵参演),多数恐怖片出品方都是没什么经验的小公司,电影本身能拿到的投资少,贪图利益的电影公司为了盈利就更不会花钱请好导演、编剧、演员,影片制作上同样是能省则省,只凭借软色情和三四线城市发行。

国产恐怖片能养活的,就只有不求上进或想挣快钱的小公司。

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不难理解。首先是制片方打一枪换一地儿,兴趣开始转移。福建恒业的经历,是恐怖片在特殊的中国环境下逐渐没落的缩影,电影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有能力开始制作针对一线市场的大成本电影,就会开始转向其他类型片。

我们需要认清的现实是:国内并没有哪家公司愿意拍一部真正的好恐怖片。国产恐怖片口碑扑街的现状,目前已是尽人皆知,要力挽狂澜拍几部好恐怖片扭转口碑也非易事,至于想靠一两家稍大的公司创造奇迹也无济于事,恐怖片有这么多漏洞可钻,不愿改变现状的小公司要继续捞快钱,能轻易把国产恐怖片名声搞臭。

恐怖片题材本身在国内也面临各种限制,从来就是“戴镣铐跳舞”。自古以来,中国真正有想象力的恐怖故事都与鬼怪元素有关,而“建国以后不准成精”之类的奇葩规定,也令恐怖片在文化元素、情节构思上翻新出奇超过日韩、欧美恐怖片的难度倍增。审查风险让恐怖片立项困难、过审困难,大投资容易打水漂,对创作限制也多。近些年不少有经验的编剧导演转而投奔了对恐怖主题审查较松的网剧、网络电影方向,国产院线恐怖片想翻身就更难了。

在可见的未来,我们在影院依然只能看到辨证唯物主义的无神论国产恐怖烂片。

toutu

(*题图为国产恐怖片《隔壁惊魂》剧照。哈哈哈哈哈哈哈就问你怕不怕?)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