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之都的“疯孩子”,想做点不一样的音乐生意

按下启动键,“飞碟”从圆柱形音箱底座上缓缓起飞,最终悬浮在20毫米的高度,周围闪烁着一圈柔和的白光。随着它的匀速旋转,音乐向360度个方向持续送出,未来感和设计感,在这里完美相遇。

这是深圳创业公司 Crazybaby 的第一个作品 Mars,很少有人在见到它后不被惊艳到,Crazybaby 创始人张海星一次在日本料理店接受采访,服务生都忍不住上前询问,这是什么音箱,在哪里可以买到。

能够悬浮的 Mars 只是第一步,张海星的下一个作品是 Luna(月球),球形设计的 Wi-Fi 智能音箱。相比蓝牙,Wi-Fi 音箱能提供更好的音质,而且能连接互联网,播放流媒体音乐,实现多个音箱互联。这是无线音响的未来,Crazybaby 当然会去做。

甚至,张海星把自己的公司说成“做音乐生意的”,除了硬件,他想让配套的 app 也能有极高的水准,甚至介入到音乐发行中去,“以后,为什么不可能左小祖咒的新专辑只通过我们的 app 发行?”

音频行业已经太老了,张海星说,森海塞尔、JBL 这些顶级的音频厂商在过去几十年间僵化、臃肿、裹足不前,原因是这个环境太温和了,从技术到元器件,音频行业都没有太多的更新换代。所以,Beats、Sonos 这些年轻企业,能够很快分走“一大杯羹”。

张海星也想在一百多年历史的音频行业做一点颠覆,虽然人们总是会把恶意和怀疑留给年轻的挑战者,但深圳,正是一个相信奇迹的地方。

Mars 惊艳亮相

2015 年 7 月,香港,兰桂坊酒吧街,一家叫 Fly Club 的酒吧迎来了一群不一样的客人——音乐类智能硬件创业者

这是香港本地一家孵化器主办的创业活动,但更像是一场 Party,在场的创业者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通用的语言是英语,没有人说融资、估值,反而都在卖力地展示自家的产品。

我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 Crazybaby 创始人张海星和他的 Mars 磁悬浮音箱。“这是全场最酷的产品”,即使在一群很酷的产品中,我的第一印象也脱口而出。

和 Mac Pro 一样简洁精致的外型,飞碟形状的悬浮单元,20毫米的悬空高度,都让 Mars 明显区别于其他的磁悬浮音箱。而且,Mars 的飞碟能够自动起飞,降落后还能无线充电。

2014 年 12 月,Mars 在美国众筹网站 Indiegogo 开启众筹,到 2015 年 2月 1 日,它共筹得 82 万美元,在所有音频类硬件产品中排名第二。它的支持者有 4550 人,来自全球70多个国家,创下了当时中国公司海外众筹参与人数之最。而且,这些人中,70% 都来自北美、欧洲。

2015 年 11 月,Crazaybaby 正式在北京召开了发布会,此时,Mars 已经克服种种工程上的难题,开始量产。陆续拿到真机的媒体、用户几乎都对它的设计称赞有加。

Jonathan Morrison 是 YouTube 上最知名的硬件评测达人之一,许多创业公司的产品都梦想得到他的评测,当然,他的收费也很高。

今年1月,Jonathan Morrison 自发为 Mars 做了一个评测视频,直接带来了大量的订单。Crazybaby 市场总监苏默蓉发邮件向对方表示感谢,Jonathan Morrison 回复说很喜欢 Mars,还笑说,“我起码帮你们节约了 1-3 万美元的费用。”

Mars 背后:在造物之都成长的设计师

在 Mars 的发布会上,张海星介绍 Crazybaby时说,“我们来自造物之都。”

深圳,这座几乎可以把全世界任何产品制作出来的城市,张海星已经生活了 12 年。

张海星大学的专业是市场营销,他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出口核销经理。央行、上海,这样的经历足以让同龄人羡慕。

不过,和很多不安分的人一样,“一眼能看到 20 年后的自己”的工作显然不能吸引张海星。而且,因为女友在深圳,2004 年,他义无反顾地辞职来了广东。

Crazybaby 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张海星

Crazybaby 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张海星

2004年 7 月,张海星加入了 TCL,负责海外产品销售。当时,TCL 的 DVD风头正盛。除了销售 DVD,张海星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谈下飞利浦、索尼、哈曼卡顿(全世界最大的音响品牌之一,旗下有 JBL、AKG 等子品牌)这些大客户。

TCL 旗下的通力电子专门为国际大品牌做贴牌生产(OEM)和委托设计及制造(ODM),后者指的是品牌商只用负责最后销售,产品的设计、生产都由代工厂一手包办。

一边是挑剔的国际大品牌,一边是要不停考虑生产难度和工期的代工厂,而且,这些订单都在千万美元以上,出货量动辄百万,张海星必须对产品、供应链非常了解。身在其中,压力巨大,但也能快速成长。

2007年,张海星从 TCL 辞职了,2 年多的时间里,他已经帮助很多海外大品牌创造了很高的价值和财富,“再待在大公司也没意思了”。

辞职后,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KinSpring,专门为国际品牌提供产品化实现。公司只有 10 个人,不涉及具体的生产环节,而是提供设计、供应链管理等服务。KinSpring 的自信是比通力这样大的代工厂更懂设计,更了解用户真正想要的。

KinSpring 为宝丽来制作的电子相框

KinSpring 为宝丽来制作的电子相框

正是从 2007 年开始,张海星开始自学工业设计,原因是公司成立初期,“工业设计师实在太贵了”。在和女朋友一起去德国期间,他在包豪斯艺术学院旁听了一个星期,不过,更重要的是近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自学,“我几乎没有出去旅游过,甚至很少离开深圳。”

2014年,萌生念头之后,Mars 的草图、工业设计图再到 3D 打印原型,张海星一个人在两周内就完成了。

现在,KinSpring 仍在运营,它服务过的客户包括宝丽来、迪士尼、SkullCany 等国际大品牌。KinSpring 给张海星带来了财富积累。而经过多年的捶打,他表示“我们觉得自己可以做出任何产品”。

2014 年,决心进入音频行业,自己打造出一个品牌后,张海星选择了做磁悬浮音箱,这个产品难度极高,当然,也最能“炫技”。

张海星:我们要做音乐生意

“Mars 只是个开始。”对资本越来越熟悉的张海星愈发明白一个野心庞大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在张海星的描述中,Crazybaby 要做的是音乐的生意,对设计有追求的硬件是第一步。所以在 Mars 之后,Crazybaby 还推出了一个球形设计的 Wi-Fi 智能音箱 Luna。

luna

同为无线音箱,Wi-Fi 音箱能比现在更普及的蓝牙音箱能提供更好的音质,而且能连接互联网,播放流媒体音乐,实现多个音箱互联。最近在中国推出新品的 Sonos 音箱,正是从此起家。

他觉得音频行业过去几十年实在太不思进取了。原因是从技术到元器件,音频行业都没有太多的更新换代,这也是 Beats 、Sonos这样的后起之秀能在短期内迅速崛起的原因。 两个品牌,一个依靠设计,一个依靠多房间播放系统的创新,就让传统的森海塞尔、AKG、JBL 们措手不及

除此之外,张海星还想和 Beats  一样,和音乐明星达成深度合作,甚至能推出类似 Beats Music 的在线音乐服务。

现在,Crazybaby 已经和左小祖咒、羽泉、李晨(潮牌 MLGB 创始人)有了几次跨界合作,羽泉还是 Crazybaby 的天使投资人。“以后,为什么不可能左小祖咒的新专辑只通过我们的 app 发行?”

羽泉定制版的 Mars

羽泉定制版的 Mars

听起来,这是一条充满困难的路,尤其是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

不过,张海星坚信这是一条可以走得通的路。他讲了 KinSpring 曾经的客户 SkullCandy (骷髅耳机)的故事。这家公司成立于 2003 年,它的耳机设计前卫,大量使用涂鸦、纹身等元素,现在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接近 1 亿美元。

在找到 KinSpring 时,SkullCandy 团队只有 5 个人,“他们没有工业设计师,没有结构设计师,没有声学设计师,更不用说软件工程师,有的只是一个平面设计师。”从工业设计到生产,都由 KinSpring 一手包办。

不过,SkullCandy 主打街头文化,依靠对美国高中生的精准定位,很快就获得了成功。这个案例对张海星刺激最大,也是他决心创办 Crazybaby 的原因之一。

在创办 Crazybaby 之前,张海星曾想开工厂,他也真的在深圳松岗找到了一处 6000 平米的厂房,但因为一家大企业中途杀入,最终没能成真。回想起这段经历,他说感谢老天没让自己成为“厂长”,相比“挣螺丝的钱”,创立一个品牌是更有挑战也回报更大的事。

“深圳是一个相信奇迹的地方,1979 年,这里还是一个渔村,现在已经有了华为、大疆这样伟大的公司,再过 20 年,外面的大楼又都要重新推倒再建。”说这话时,他自信满满。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