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亿美元的错误” – Greylock合伙人David Sze回忆当年是如何错过百度的

 

我们经常听说一类故事,故事主旨基本上可以概括为“数亿美元的错误”。一般来说,其中的主人公是一个创业者或者是一位投资人,由于不够自信果决,或者当时不愿意冒险,错过了一家伟大公司,犯下。著名的例子包括苹果的第三位创始人Ron Wayne,还有悲催的Eduardo Savarin等等…

这两周李彦宏来到了硅谷。他在斯坦福演讲的开场白说道:“我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三年之前。看见同学们还和以前一样年轻,我却感觉自己多了好多白发啊。”三年在科技世界里绝对不短了,也许三年前很多人还觉得百度就是中国版的Google,三年后却俨然已经是中国科技界的领袖。这不,和其他“数亿美元的错误”一样,当年也有VC错过百度然后悔青了肠子的,Greylock 的合伙人David Sze就是其中之一。他最近回忆了多年之前接触百度的印象,以及他得到的教训。

“百度当年很年轻且默默无闻,不过我对李彦宏印象非常好,因此做了极其认真的DD(Due Diligence,尽职调查),和雅虎中国、Google中国、还有新浪和搜狐主管搜索的人全都作了交流,然后他们所有人都告诉了我一大堆答案为什么百度会失败,等等等等。我当时第一次做投资,也年轻,也比较天真,而且比较没主意,我就想,‘好吧,既然你们都觉得它会失败,那看起来它问题是挺多的’,结果我就没有投,错过了这个好机会。后来想这件事情,其实我们想寻找的那些因素百度都具备,至于那些负面的东西,你肯定会找到一大堆理由为什么这个公司做不成。但说这个是没什么意义的,因为这都是消极的力量,它也不解决问题。你更需要关注的是找到这家公司身上有哪些因素可以让他成功,而不是哪些因素会让它失败。”

如何透过一个新生的、还不成熟的事物的表面存在的种种问题看到它内在有什么可以被发掘的优秀潜力,这自然是一件非常见功力的事情。这方面我想不出一个特别好的比方,但是我们都知道体育教练或者武术教练是怎么选好苗子的。因为所有的小孩在开始运动生涯之前,身体素质、理解程度都是很差的,这么说他们都有着很多问题,但那些智慧的老教练总能看出哪些孩子身上有着“特殊”的东西,有时候这些孩子甚至身体条件还不如一般小孩。

我们再拿另外一个故事作类比:倚天屠龙记里写道,张三丰给张无忌演示太极拳,演示完了问他记住多少,无忌回答说全忘了,张三丰反倒很高兴。我认为这就是一种独特的智慧,只有对人对事有深层了解,透过现象看本质(用David Sze的话说是“two levels down”)才能做出可能看起来不合理,但其实很妙的选择。Paul Graham也提到,他甚至会投资一些看起来把所有东西都搞得一团糟然后很没头绪的团队,那是因为他相信这些混乱都会是暂时的,只要这些企业家有应对危机的潜质。(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他曾经说道“当年我也是这样,所以没关系…”)

David Sze又举了一个成功的例子,提到:当年他投资Facebook的时候后者就问题很多。首先是团队实在太嫩,大家都断言这些孩子完全撑不住局面;而且认为Facebook永远走不出校园,与此相比,MySpace无论看哪一点都不知道要好多少 – 用户数多三四倍,管理团队也更有经验,等等。但他就坚信自己发现了一些深层次的东西:首先是Zuck这个小孩虽然当时缺陷太多了,感觉什么都不会干,但是他总是能找到正确的导师,让他们呆在自己身边,且虚心学习,进步非常快;其次是虽然Facebook依然局限于大学校园,但是如果拿着放大镜观察一下的话,大学生对facebook的投入度和亲切度是惊人的,他因此断言:随着学生的毕业,随着他们走上社会,这些东西总会被带出校园的。而一旦带出校园,Facebook所营造的体验就会截然不同于MySpace了。

所以,最后他的总结是:基本上所有最后被证明是伟大的投资一开始都会有很多人说“你这是疯了吧,别去投它”。毕竟,明显的问题谁都能看出来,而且做VC的聪明人很多,他们都能分析出一家公司有些这样那样的问题,然后说,由于这些原因,这个公司是会失败的。(如果你去看那些后来失败了的公司的话,也会发现他们说的其实都是对的)但另外一些公司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尽管他们有这些缺陷,你能不能从自己的直觉,从自己对创业者的了解,对他们所做的事情的理解,有时甚至是第六感中看出,这家公司虽然有很多问题,但它在一些很重要的大事上做对了?

我突然想到,也许这就像Thiel的马太定律讲的,我们世界的规律是:做对一件大事也许强过做对100件小事;做一件非常独特的、只有你知道的事情恐怕强过不犯100个所有人都知道的错误,因为就算某公司能躲过100个常规错误,但没有任何非常独特的闪光点的话,恐怕它也只是平庸而已。

我认为这是西方独有的价值观。西方人可以容忍罗斯福酗酒、丘吉尔赌博、乔布斯吸毒,没关系,一个人一生只做对一件大事足矣。不可否认的说,这和我们中国人讲的“把每件平凡的小事做好就是不平凡”、“甘做螺丝钉”的哲学简直截然相反。然而,这就是硅谷的思维模式,否则怎么可能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一穷二白百废待兴之时就高喊“改变世界”,而且最终还能真的做到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