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和Uber的战争结束了,专车司机会是下一个被取代的群体吗?

滴滴和 Uber 中国的合并至少让这场耗资数十亿美元的全球专车大战告下一个段落。虽然滴滴和 Uber 这两家公司仍处于竞争关系,但两家公司以及其他市场的专车公司终于不用大量烧钱来争夺市场,并花更多时间和资金来打造未来的专车服务市场。

在此之前,Uber 主要采取从司机端收取佣金的方式获得收入。例如刚进入一个城市时,为了增加司机储备,Uber 会将佣金调至 20% 以下,甚至给出高额奖励;在市场稳定的城市,Uber 会将佣金提高至 25%。而在美国旧金山、圣地亚哥这两个城市,Uber 针对司机征收的佣金已经高达 30%。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Uber 实际上是将专车服务市场上 70% – 80% 的收入支付给了平台上的司机,而其他专车服务平台也都是类似的情况。虽然所有的科技巨头都一致看好未来的专车服务市场,但这个天文数字级市场规模的市场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能够被滴滴、Uber 这样的平台赚到。

但是试想一下,如果无人驾驶技术成熟了,专车平台就可以组建一支自己的无人驾驶车队来完成接送乘客的过程了,这中间并不需要人类司机的参与。专车服务属于服务业,其中很大一部分成本来自人的参与,如果自动驾驶减去了司机的参与,那么打车价格就会下降很多。Fortune 的一篇报道指出,当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在城市里提供专车服务的时候,每个家庭在交通运输上的平均花费可以从每年 9000 美元减少到仅仅 2000 美元。

相应的,当平台上分成给司机的收入减少时,打车价格虽然随之降低,但使用专车服务的人数和频率也会大增,专车平台自己的收入就会因为技术的加入而增加。有了这样一个拥有巨大诱惑的前景,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每一个专车服务平台都在参与无人驾驶的研发,而那些研发无人驾驶技术的公司也无不希望能够涉足专车领域,即使是传统的汽车制造厂商也在迅速作出了反应。

在 2014 年接受采访时,Uber 的 CEO Travis Kalanick 就曾明确表示过该公司将会使用无人驾驶汽车代替人类司机。到了 2015 年初,Uber 在匹兹堡建立了一个无人驾驶研发中心,并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招募了一支顶级的工程师团队。

uber

今年 6 月,Uber 在公司博客上宣布已经在匹兹堡的道路上测试其自动驾驶汽车。Uber 宣称,就自动驾驶汽车而言,匹兹堡是一个完美的测试地点,因为当地道路狭窄、路面湿滑、基础设施落后,如果 Uber 能在这种条件下完成测试的话,那么它在其他任何地方都能畅行无阻。

不过早在 Travis Kalanick 宣布希望通过无人驾驶汽车代替人类司机之前,Google 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测试,并明确地表达了自己希望进军按需专车服务的意愿。截至 2015 年 11 月,Google 测试过的无人驾驶汽车的里程数已经达到了 200 万公里。

已经在技术上相对成熟的 Google 无人驾驶部门也准备讲汽车租赁变成其盈利方式之一。根据彭博社的报道,Google 正计划将其无人驾驶汽车应用在大学校园、军事基地和工业园区,这篇报道还表示汽车租赁服务和专车服务将会成为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方向。

home-where

传统的汽车制造商也很敏感地发现了这样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那就是自己将很难继续靠制造汽车赚钱,因为共享经济已经教育了市场,让按需服务越来越成为被人接受的消费方式,拥有一辆汽车在未来可能显得毫无必要。

今年三月,通用汽车花了 10 亿美元收购了一家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Cruise Automation,随后又向美国第二大专车公司 Lyft 投资了 5 亿美元,并计划在今年在公共道路上测试无人驾驶的雪佛兰 Bolt 电动专车车队。

老牌汽车的代表福特则在更广的范围里对无人驾驶进行了布局。今年 7 月,福特投资了一家 3D 地图创业公司 Civil Maps,该公司的主要产品是自动驾驶汽车必需的高精度地图。同时,福特还与 MIT 合作研发了一款自动驾驶汽车,并已经在 MIT校园内进行了测试。

虽然特斯拉目前的自动巡航技术导致的车祸频发,但 Elon Musk 还是在最近一次更新公司愿景时表示要让所有的特斯拉汽车产品都具备完全的自动驾驶能力。在上月发布的特斯拉第一个十年计划里,Musk 说:

当监管单位正式批准完全自动驾驶的那一天到来,你将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从自己的手机上一键呼叫一辆特斯拉来。不仅如此,你还可以把你自己的特斯拉电动车参加到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大军里,在你上班或者度假的时候让它去拉活,给你产生收入。

国内最大的专车服务平台滴滴的 CEO 程维也曾在 2016 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如是说:“无人驾驶时代到来之后,买一辆车会变成非常奇怪的事情,就像今天你买一匹马一样。”

在滴滴刚出现的时候,这家公司主要靠手机软件呼叫出租车获得初期用户。但随着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的合并,新公司滴滴出行将主要业务放在了快车和专车上,而这些服务又正好与出租车司机构成竞争,这也导致了多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罢工抵制专车。

虽然现在专车和出租车在一定程度上找到了平衡点,但是,类似的矛盾或许会在将来重现:在不久的将来,当自动驾驶汽车能够代替专车司机的时候,面对庞大的司机群体,专车服务平台又会如何选择?

有媒体曾经问过 Uber 的 CEO Travis Kalanick 这个问题,但他没有给出直接答案,而是说目前司机的驾驶水平普遍不好,并暗示 Uber 会协助专车司机完成过渡。的确,有数据显示每年全世界有约 3 万人死于车祸,而无人驾驶或许能够将这个数字降到最低。

不过回过头来看看工业革命时期,很多人也因为机器的普及而丢掉工作,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人类生活水平的整体上升。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学者杰瑞·卡普兰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人工智能的到来的确会让很多人丢工作,但这些人将会成为人工智能的股东,共享人工智能带来的收入。

如果我们乐观地看的话,专车司机也可以成为一个自动驾驶汽车车队的股东,将开车这个体力劳动转变为车队管理,并坐享自动驾驶带来的经济收益。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