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应用在一天之内登顶App Store排行榜,但是它的开发者却把它下架了

苹果刚刚推出支持广告拦截的iOS9,在仅仅一天时间内,广告拦截应用Peace(全称为Peace: Block Ads and Trackers),就冲到了欧美大部分国家App Store付费应用排行版第一名的位置,并成为众多媒体报道的对象。

这款由开发者Marco Arment推出的应用,收费2.99美元,主要帮助人们在Safari浏览器里拦截广告和追踪cookies。在一天时间之内,它打败了微软旗下极受欢迎的游戏“我的世界”,成为了爆红的付费应用。

123

按照正常的剧本,接下来,这款应用的开始者Marco Arment应该见VC、拿投资、出任CEO了;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一天时间,Marco Arment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决定——他主动把Peace给下架了。

所以,现在在App Store里搜索Peace,已经完全没有相应的结果;两款和Peace类似的广告拦截应用则代替了它的位置,登顶付费榜。

为什么它会一夜间消失?

Marco Arment,这位前轻博客Tumblr工程师,现在的“程序员,作者,播主,极客,和咖啡爱好者”,在自己的博客上进行了解释。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只是不喜欢”。

他在博客里说,Peace大获成功,帮用户屏蔽了广告,但是也伤害到了另外一些人,所以这让他感觉很不好,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Peace已经持续36小时成为美国AppStore里最受欢迎的付费应用,这是我职业生涯里的巨大成就和亮点,如果我另外里一款叫做Overcast的应用可以进入榜单前100,我会高兴地跳到月亮上去。

但是在获得这样巨大的成功之后,我的感觉却很不好。因为在我看来,广告屏蔽一方面让很多人收益,但是也伤害了另外一些人,包括一些本不应受到这些伤害的人。

Marco Arment甚至引用了老子的《道德经》里面的观点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并且说,这么做,只是为了追求自己心里的宁静:

如果我们想要做出一些积极的改变,就需要更复杂的做法,而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拦截所有广告的iOS应用。

我仍然认为广告屏蔽是必要的,但是在过去疯狂的几天里,我对于打造、或者成为一个仲裁者,来决定什么被屏蔽,感到很不好。

广告屏蔽是一场战争,是一个——第一世界的、输赢不大的、双方都幸运有这么个问题的战争,而不是一场伤害到双方的战争。我按照《道德经》里这么理解战争:战胜应该尽可能避免;即使避免不了,也不应该庆祝。(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

所以,虽然我是“胜利”的一方,我也一点都不享受,这就是我把Peace下架的原因。

它不值得。我极度幸运,可以拒绝这样的机会,我也不羡慕别人。我就只是个不适合做这个事情的人。

我知道把两天后就把Peace下架,是一个很不受欢迎的举动,我也因此会得忍受很多不愉快,但是这些很快就会平息,而且会比我继续把Peace做下去的感受会好很多。

昨晚,为了可以给自己提提气,我在Overcast上做了一些技术难度很低的事情,但是我感觉非常好。这就像是呼吸到新鲜空气:比起一个鸡贼又没有技术挑战的生意,我宁可发挥我大脑中技术的一部分,做一些很棒的东西,而且不会伤害任何人。

所以,Marco Arment做出了把应用下架的决定。他在文章里说,这款应用还会继续工作,只是不会再更新,也不能再下载了;他也支持下载的用户退款,对于想继续使用广告屏蔽应用的人,他建议去下载排行榜里的另外两款类似的应用。他在文章结尾说:

这就是我内心的宁静(peace)。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