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租房”现形记:链家的理想丰满,丁丁的现实骨感

真正意义上的“线上租房”只活了七天。七天之后,一切归常,只留下取代链家之名的丁丁。

2月26号,正当我为找房搬家焦头烂额之时,一位链家租房经纪人一脸神秘地对我说:“先生,您别急,再等两天,我们从三月初开始租房模式会有大变化。到时候您又方便又省钱。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这位经纪人带我看过十余处房源且无一成功,已经绝望到准备把我拉黑。因此我对她的话将信将疑。我又去问了另一个经常联系我的链家经纪人,他一脸严肃、守口如瓶。

2月27号,我终于相中了一处藏匿在一片老旧居民楼两室一厅,房东留下一间作为储藏室,剩下的部分出租。签约时间定在了3月1号,就在这所房子。

“不必去你们的门店么?不是还要去复印身份证和房产证备案么?”房东和有着相同的问题。
“不需要了,我们从1号起就是新的签约模式,十分钟就能办好。”经纪人信心满满。

3月1号到了,传说中“方便又省钱”的第一天。我和房东都兴致勃勃地赶到租房地点,同样到场的还有多达三个经纪人。这阵势让人觉得的确是会有崭新的租房体验了,甚至有了一丝第一波吃螃蟹人的庄重仪式感。

经纪人对我们解释,新体验的核心是线上签约。经纪人在移动端录入我和房东的身份信息、房屋现状的图片和传统纸质合同上应该标注的常规内容之后,我和房东直接在手机上签字画押,合同达成。

当其中一个经纪人在拍摄我和房东的身份证件并录入的时候,另外两人在一旁指导。在这过程中,我和房东抽完了半包中南海,经纪人客户端闪退三次,我和同来看房的女友吵架两次。

一个小时后,开始房屋照片的拍摄和录入,剩下的半包中南海也保不住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终于要签字了。五十多岁的房东才意识到这次签约真的是全新体验——没有纸质合同。常年从事房地产生意的他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画押,因为所有的信息和签字都只存在与经纪人移动端上,传统意义上的三方合同里,我和房东都没有合同备份。

三个经纪人轮番上阵,又给房东讲解了半个小时的线上合同细则。签约仪式,总终以我和房东分别用食指和中指歪歪扭扭地在经纪人手机屏幕上写下名字而告终。

这是链家在这个春天做出的租赁与买卖分离、租赁流程全部移动端线上化的尝试。如今打开链家的网站,租房一项已经更名为“丁丁租房”,点开之后,是一个完全指向移动端APP下载的页面。网页上没有任何房源信息和其他操作选项。在App Store里面搜索“丁丁租房”,APP评分两星半,而在三月初,这个数值只有一星。

丁丁租房高级营销经理牛欢强说,线上端的APP目前更新过一个版本,主要解决了频繁闪退的问题。目前有两个版本,内部使用的经纪人版客户端和公开上线的版本,这也是现在在丁丁租房名下租户查询房源的唯一线上入口。“我们后续会开发房东版和租客版,配合经纪人版,才是我们期望的样子。”

而最令人感到体验“崭新”的线上签约,在从3月1号开始的七天之后,被妥协了。“我们也看到,很多用户并不接受线上的签约形式。我们现在在签约时还是会提供纸质合同。”

线上租房的概念被退回到了房源信息浏览和联系经纪人的层面,这已经成了简单的把网页上的信息照搬到了移动端APP之上。而即使如此,丁丁仍在计划着恢复网页版。症结在于,APP的使用体验实在太差了:仍然频现的闪退、操作逻辑上的混乱、甚至是基本的图文配套和操作入口也都成了APP下载页面评论区里的吐槽内容。

尽管根据丁丁租房和链家给出的数据,三月份租房业务的线上线下比例已经达到了6:4,平均租房周期从20天缩短到了3天,以丁丁之名成交的租赁房屋数量在一个月内超过三万。似乎一切数据都被裹挟在“线上租房”的概念和春季租房热得大势之中,而链家原本积累的强大线下资源并没有对接到线上的操作体验之中。牛欢强也承认,这些理想中的线上功能目前实现起来还需要很长时间,经纪人的培训不足,技术支持的欠缺,和整个市场的习惯都不是像他们最初计划的那般乐观。“线下的东西很多还要继续,纸质合同和社区驻站还是需要的。”

从链家采访出来,房东给我打来电话:“小刘啊,我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去找他们要了一份打印出来的纸质合同,要不要给你也带一份?”

 

题图来自 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