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豆瓣,狼叔休·杰克曼来了一场“尬直播”

豆瓣开直播了。

周三,豆瓣忽然在app端上线预告,称将在上午10点整开启《金刚狼3》男主休·杰克曼的新片访谈直播。

10点整,品玩君打开链接才发现,狼叔还没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影志@余小岛的影评人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热场,此时观看人数从一开始的5000多已猛增至8000多人。

IMG_3140

而界面下方banner广播则不断提醒着狼叔的出场时间。

IMG_3141

在“热场尬聊”数度冷场之后,两位主播告退。切换前,二人表示稍后还会再回来。

于是就转到专访现场,然而镜头中并没有人,背景音应该是工作人员和狼叔亲热地打招呼。

IMG_3144

如是尴尬地看了两分钟空镜头,画质明显不如热场时清晰。

狼叔现身,坐下来对聊,但没有看镜头,而采访的姑娘则完全没有出现。

IMG_3145

狼叔和女主持人的英语热聊了大概15分钟之后,镜头忽然黑了,黑了,黑了……

IMG_3152

没有招呼,没有两位尴尬男主播的殿后,直播匆忙结束,留下两万多观众一脸懵逼。

没预告,没解说,没互动,没结尾……观看人数掉落至6000多人,不知两万多观众瞬间关掉直播窗口时是什么心情……

IMG_3154

还有哪家直播比豆瓣更车祸现场的吗?

值得提醒的是,如果算上今天《金刚狼3》男主休·杰克曼的这场尬聊,这已是豆瓣一个月来的第三次直播了——豆瓣于2月19日开启了一场主题是孟京辉黄湘丽新剧发布会的直播。为了增加人气,豆瓣提前几周在App端开屏界面和首页轮播界面都进行了做了广告。而在直播开始前24小时,豆瓣尝试了轮播文艺纪录片来吸引用户订阅开播提醒。在因为是周日,直到结束,直播室里还有一万多人在发弹幕。

但在“过气文艺青年避难所”豆瓣围观了两次直播之后,我发现槽点无数。

上线时间不固定,完全不顾用户观看场景。前两次直播都在周末,但到了这次狼叔直播忽然变成周三上午十点。大概是赶上了狼叔随剧组来中国给《金刚狼3》做宣传,豆瓣好容易逮到专访机会,就匆忙上线一期直播,但问题是,这个时间的用户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课——于是神场景出现了:直播的主角心不在焉,直播的平台心不在焉,看直播的观众也心不在焉。

入口不固定,存在感太弱。如果稍事搜索就会发现,豆瓣的直播至少从一年前的2016年初就开始了,主题包括了第73届金球奖颁奖典礼、蒂姆·波顿中国行、《驴得水》主创团队甚至是2017新年音乐会等诸多主题的直播活动。但不论移动端还是Web端,豆瓣都没有为直播开辟固定入口,只在App开屏、首页轮播banner或信息流中做广告。而因为没有“回播”功能,在直播结束之后,豆瓣会很快关闭相关入口,以至于经历了这么多次直播,还有大批豆瓣用户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还有直播功能。

不像直播,更像发布会。检视历次豆瓣直播主题不难发现,大部分直播更像是新闻发布会或明星打通告:热闹一下,各自散去,没有任何意义(这大概是豆瓣不提供回放功能的最充足理由了)。虽然每期话题和主角都足够文艺,但这种主角随意换,没有互动,没有打赏,强制开启弹幕的直播,可谓完美避开了当下移动直播行业的所有赖以生存的特性。

直播不打赏,故意不想盈利吗?打赏应该是时下各大直播平台最直接的盈利方式了,用户开心,主播蹿红,平台赚钱,这没有什么可羞耻的,更何况是文艺好面子的豆瓣。过去十几年,豆瓣从有口皆碑的小而美的“慢公司”,2011年前后,阿北曾说“如果愿意,豆瓣可以很快盈利”,但事实上豆瓣既没有盈利思维,又放任了移动互联网黄金时代从眼前溜走,还错过用户最活跃的时期,如今豆瓣忽然跌落为众人眼中“做什么都慢一拍”的负面典型,甚至被投资圈引以为戒。现在,豆瓣想赚钱都吃力。

没什么存在感的豆瓣直播,其实只是豆瓣近年来各种试验性产品的一例,在视频化方面,豆瓣电影还曾从去年9月开始,推出了一个名为《瓣嘴》的综艺栏目,主题是“名人回应豆友影评的脱口秀”。截至2月10日,《瓣嘴》已经出到第6期,播出平台分别是B站腾讯视频,不过看每一期视频的点击量,B站最高不过1万,腾讯视频最高45万……

#惨淡#

或者,对豆瓣来说,这些没什么存在感的试验品,即便关掉也不甚可惜,毕竟像阿尔法城和小站这种曾经红过一阵子的产品,也都关的关,散的散了——唱衰豆瓣并非政治正确,但拜托豆瓣做事用心点儿,别让用户都看不下去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