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双流黑飞更黑的是,我们至今仍不知道谁操纵了它

如果你上个月乘坐了飞往双流机场的航班,可能就遭遇了不同情况飞机备降、空中盘旋、不能降落的情况。现在你大概都已经知道了,有无数的黑飞无人机在四月中下旬侵犯了四川省境内的民航机场领空,造成了大面积的延误,危害了航班安全。

不久后,四川警力就公布了几十公里外的几起大疆无人机黑飞事件,媒体黑飞报道再次铺天盖地,大疆又开始做“危机公关”了。

与去年几次不同的是,这几次黑飞无人机竟然在双流机场连环发案,频率之高、尺度之大、气焰之嚣张令人咋舌,危害航空安全的事屡禁不止,无人机爱好者真有这么大的胆?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背后的利益集团展开了舆论博弈,这场匿名的争斗在有着明显的组织和预谋痕迹下打响。

但到目前为止,我们甚至连谁是这次用乘客生命作为赌注的玩家都还没有摸清。

几个堪称“恐怖袭击式”的黑飞事件

虽然目前整个事件的剧情尚未明朗,也称不上“始末”。但剧情发展至今,整个事件已经有一件事可以明确:无人机相关产业的利益争端才是这次黑飞事件的主因。试一次典型的以安全的名义却无视安全,以人民的名义引发的人民斗争。

事件中最能确定的几个黑飞事实,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

flight

引用媒体报道的多起无人机黑飞事实:

  • 4月14日,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0公里处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3架航班绕行,地面航班等待5分钟。
  • 4月17日,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18公里处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多架域内航班空中等待,1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
  • 4月18日,分别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7公里处及同侧14.8公里处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2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23架航班出港延误。
  • 4月21日,两个航班在双流机场跑道旁发现一架绿色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导致了13个航班备降、1个航班返航;下午,另一机组发现了一架红色和一架红白相间的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导致了19个航班备降、2个航班返航……

在一系列的无人机黑飞干扰机场事件发生后,舆论这次引导到大疆产品上。几位大疆用户先后被群众举报,而后被媒体集中曝光:

  • 4月19日,赵某在成都金牛区金泉辖区兴科北路放飞无人机被抓,行政拘留5日,无人机型号正是大疆精灵Phantom 3;
  • 4月21日,戴某在双流区协和街道的一条公路上放飞无人机被抓,行政拘留5日,无人机型号为大疆Mavic Pro;同日,宋某在郫都区犀浦辖区放飞无人机被抓,行政拘留5日,未提到产品型号;
  • 4月23日,福建人林某在青羊区通惠门路3号锦城小区内放飞无人机被抓,行政拘留5日,无人机型号为大疆Mavic Pro。

尽管双流机场黑飞事件和几次小区用户起飞被抓事件并没有任何关系,机场黑飞该抓、小区黑飞也该抓;但媒体报道的舆论和节奏将几次事件神秘地联系在一起,营造出了一种:“机场黑飞的事可能就是你干的,你看无人机多危险”的效果,逼迫的无人机厂家不得不发出声音。

被怀疑的利益集团

当全社会都从媒体报道关注双流机场黑飞事件的时候,普通群众的反应是十分正常的:“反正我不玩无人机、但是我可能坐飞机、无人机危险、无人机应该管控、应该立法”。

不过,这正是利益集团想要达到的第一步。

表面上看这次无人机黑飞事件众说纷纭,政府官方出于安全的角度对整个事件密切关注,无人机爱好人士愤怒之余谴责干扰航班的黑飞人士,同时亦有无人机产业人士呼吁无人机备案、政策立法,在舆论上也牵出了多个利益集团。

但对于当时的飞行情况,不少技术人员从当时的飞行高度——2100米内、引发航班延误的巡航时间——50分钟内的航班均受影响,认为“这不可能是消费级无人机能飞出来的参数”。也亦有媒体报道显示——当时飞行员所看到的无人机形状并非是大疆消费级产品的四旋翼,而是固定翼无人机,“机身长约2米,外形酷似战斗机”。

不少无人机玩家以及业内人士当时均认为——舆论最先联系到的是成都双流存在几个军用机场。几个说法是,固定翼飞机干扰到了双流机场民航飞机,但因为一些原因,整个业界的风向只能变成无人机不安全,需要整治。不过整个事件的危害性质以及这个理由都并不充分,军用机场的所有日常飞行训练都会和当地有关部门报备,即便是偶尔一次的意外影响也没必要在造成公众恐慌后多次重复行动。

我们咨询过产业人士后的另一意见是——每次黑飞事件之后,必有一些飞手培训机构就会呼吁“杜绝黑飞,安全驾驶,持证飞行”,但玩家们还是对这些企业的证件效力存疑。

dji

而就在第一波的舆论攻势发动的时候,AOPA协会也成为了产业内的怀疑对象。

之前PingWest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在上次黑飞集中被报道的时候提到过这家公司——AOPA中国,全名是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它就是中国民用航空局确定的无人机驾驶员资质管理机构。

而新的揣测认为,无人机黑飞干扰航班营造无人机危险的舆论,就会促使政府立法,规范飞手飞行,而目前最有可能得到政府合作的飞手培训机构就是AOPA协会。

PingWest品玩也联系到大疆内部人士,大疆目前内部和产业一样——有几个怀疑的对象,但出于一些态度和证据方面的原因,不能指名道姓。

但从整个逻辑上,怀疑指向两个利益集团——培训考证和安全监管。

前者关乎“谁能驾驶无人机”,后者关乎“什么样的无人机能上天”。

业内共识:大疆躺枪,整个无人机产业躺枪

在这两个利益集团中,后者的嫌疑更大一些。因为综合上述第一波舆论攻势中将小区黑飞与机场黑飞联立渲染的情况来看,黑幕在有意将“危险”与“大疆”联系在一起,而并非与特定的人群联系在一起。

但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大疆作为国内民用无人机行业的领头羊都是受害者,而整个无人机产业则成了这次利益争端的背锅侠。

11

在第一波一系列的无人机黑飞出现在双流机场后,大疆推送出一篇微信公众号对大众喊话——4月25日,大疆决定拿出100万元奖励提供4月14、17、18、21日影响民航飞行案件举报线索的人员,悬赏期限截止至2017年12月31日。

百万悬赏算是大疆首例,毕竟大疆作为一家无人机公司不会干危害自己的蠢事。但公布百万悬赏除了向公众示以决心之外,还体现了另一种可能性——大疆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什么内情,确定此次事件并非大疆无人机引起,纯属抹黑事件,然后百万悬赏捉拿凶手(后也有媒体报道此次黑飞并非是大疆无人机)。

毕竟从整个舆论传播上看,大疆已经成为了最大的直接受害者。

一家“以安全的名义却无视安全”的利益公司浮出水面

另一家利益公司的浮出水面,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

一名ID为“小名马克思”的知乎网友点名道姓的指出黑飞背后的利益集团——飞云系统。他在回复中提到——“这不是所谓的玩家自己在玩火,而是飞云系统背后的团队为了绑架大疆(甚至其他的飞行器公司)故意雇飞手威胁公众安全。”

尽管此前也有相关人士点名X云系统,但这次知乎上的几个匿名网友非常详尽地扒出了各种利益相关方,最终指向的是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张伟。

fulai

根据知乎另一网友“玩游戏要用台式机”的补充说法,张伟拥有众多特殊的身份,全部与无人机行业有关,张伟不光是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还是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常务秘书长、西南无人机飞行中心负责人。

根据官网的信息,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飞机制造、机器器件加工、飞行培训、飞信航线设计、机场规划为一体的大型通用航空公司,而知乎中主要提到的一个线索是它设计和实现了一套黑飞管理系统——飞云系统。

而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组织筹建了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的联系人是张伟,该中心使用的就是福来鹰的产品“飞云系统”。另外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对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的评价很高,张伟以秘书长的身份指导访问自己作为法人的公司,并对自己公司做的飞云系统评价很高。

简而言之,这名知乎网友指出的是,这个名为张伟的关键人士,作为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的秘书长,组织筹建了用于监管飞行的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同时服务中心使用的核心技术还是自己公司的飞云系统。如果无人机产业黑飞严重,最有可能实现每个无人机都纳入飞云系统。

如果飞云系统真的参与到了这次黑飞事件的策划之中,这简直就是当年杀毒软件公司自己放毒,然后自己清理的翻版啊。

但,没有明确证据指向飞云系统和张伟做了这件事。

澎湃新闻对张伟本人有一个采访,张伟提到自己确实曾在这几家单位任职过,但有些任职已经辞去,并且担任这些职务都没有工资,属于“对推动产业发展的支持”。被网友质疑的飞云系统,目前都是免费为无人机爱好者提供服务,“是公益性质的项目”。

他还提到——目前给无人机企业或者个人安装飞云系统都是免费的,为了防止用户频繁取用系统硬件模块,用户需要交纳几百元的押金,但退还模块时押金也将退还。

对于张伟的怀疑,网友中也涌现出越来越多的“阴谋论”——称张伟是又当裁判,又当球员,即便是没有参与黑飞事件也是一种不可接受的行为。

不过,“知乎的答题侠”代表的又是谁?

无论是AOPA还是飞云,在动机和逻辑上都有可能策划这次黑飞,而黑飞事件的某些迹象也确实表明这不太可能是爱好者的挑衅。

然而比起黑飞本身更可怕的是,这次悬而未决的黑飞事件就像网络上的其它热点事件一样平静了下来。

不过,也有产业人士认为这事会不会还有升级版——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太大,相关利益集团在短时间内不好将影响力变现,未来一定还会再策划类似的事情实现其最终目的。

而在知乎上率先八出几个利益相关方的答友身份也值得怀疑。“小名马克思”的点名,几个匿名用户的回复,为什么知道这些内幕,出于怎样的目的,目前的这些信息也都还不明朗——是感觉自己被黑了的无人机爱好者,还是某个尚未被发现的利益集团发出来的烟雾弹?

在真正抓到那个犯罪者之前,一切都悬而未决。

打消所有疑虑最直接也几乎是唯一的方式,就是抓到双流机场黑飞的真正犯罪人士。然而最蠢的也是——这事都发生了这么久了,在无数媒体的喊话、产业极大的焦虑,危害社会公众安全的背景下,竟然还没有抓到人?

也有人士对PingWest品玩表示——无人机飞行距离较远,飞手可能藏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即使当时直接击落了无人机,也不能找到飞手,飞手会直接弃机逃跑等等……无人机的监管也确实处于一个比较缺位的状态。

总的来说,双流并没有安全起来,其它的机场也是。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