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贩毒、逼停客机,所有国家都对无人机很头疼

无人机最近频频上镜,但都不是什么好事……

对你来说无人机的意义可能更多是用来拍摄壮观的山峰和美丽的海岸线,记录下走过的每一段风景,但是也有很多人使用无人机的动机并没这么简单,比如用无人机向监狱内走私违禁物品,而这些人目前就被英国当局盯上了。

WechatIMG11dsbdskf

梅姨正在看着你

4月17日上周一,英国政府宣布推出一个特别的无人机调查小组,这个小组成员来自狱警和警察,专门处理无人机给监狱带来的威胁。

成立调查小组的起因是接二连三的监狱走私事件,监狱、警务人员将与执法机构合作,检查从监狱收回的无人机,以查明和追查参与走私活动的人。随后调查人员则会汇集来自各监狱和警方的情报,以确定调查路线,然后将其转交给当地有关部门。

这个调查小组听上去可以说是非常的科技风了。暴露年龄一点讲的话,我们那时候看的美剧,走私还是靠把物品塞到运往监狱厨房的冷冻猪的某个身体器官里。而无人机一方面更加黑科技,一方面更加卫生,同时廉价、一个人就可以操作、不容易被抓包,走私的犯人听了都赞许的点点头:为什么不呢?

fkvltjt0ku2dbskcbdks

因为英国司法部负责监狱事务的Sam Gyimah在发布会发出不太温和的警告:“无人机带来的威胁很清楚,我们下定决心,要解决毒品及手机非法流入监狱的问题,抓到谁,就把谁关在监狱里。”

在三月底,有两名男子试图使用无人机向英国东南部的几家监狱走私违禁物,物品总价48,000英镑(约合六万美元),两人分别被判处6年半和4年4个月的监禁,是同类违法行为中判刑最长的案例。

英国不是唯一面临无人机破坏执法秩序的国家,美国监狱也在处理同样的问题,举几个例子:

2016年12月8日,二十一岁的迪恩·罗利·贝尔(Dean Rawley-Bell),用无人机试图将毒品和手机走私到曼哈顿监狱后被判入狱。

2016年10月,23岁的毒贩雷内尔·卡莱尔(Renelle Carlisle)在沃林顿境内的监狱外被抓捕,获刑三年零四个月,他的包里装着无人机,试图将毒品偷运进去。

20170418080819367dsds

面对年轻人用年轻的科技从事着一门古老的手艺,美国警方也在探索新的手段进行应对。比如以毒攻毒:Dedorone开发出了DroneTracker,可以在任何方向上检测到1,640英尺内的遥控飞行器。当发现流氓机器时,操作员可以跟着它到达着陆点,并且抓住飞行器的使用者,或者一直跟在飞行器旁边控制飞行。

所以为执法者增加了很多工作量,是从2014年无人机诞生开始的。根据英国《卫报》的数据统计显示,2015年,英格兰和威尔士总共有33期无人机监狱走私被抓包,在2014年仅有2起,2013年这个数字为0,当时无人机还没有成为人人都能买得到的“玩具”。

2014年,是无人机像改革春风一样吹进千家万户的一年,在中国,在2014年无人机刚蹦出来的时候,也有热心的网友赶紧为它提供了很多使用场景。

ndcisubcdubscds

在无人机爱好者的论坛里,每一次无人机触及危险地带被审查制定规则,就会有人担心的发问:再这样折腾下去,无人机的未来还能好吗?

但如果从英国已知的统计来看,对无人机的抱怨和投诉确实是在不断增加: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增加了三倍,与2014年相比提高了十二倍。投诉范围包括:来自邻居的无人机偷窥,来自盗贼的无人机侦察。更高调一些的,则是近距离干扰飞机和监狱走私。

近距离干扰飞机是最能引发恐慌的,逼近民航客机可能导致的后果不亚于一直鸟的飞扑。4月25日,大疆对外声称,将针对4月份接二连三出现的无人机非法干扰成都民航航班现象,出资奖励举报线索的人,最高奖金100万。

对于市面上、以及事故新闻照片中的无人机大多都来自大疆这件事,大疆本身已经设置了一些禁飞区域,但是仍然不敌目前无人机统一管理这个巨大的难题。

首先无人机的使用门槛很低,就像菜市场的黄瓜,不管你会不会操作只要有钱都可以购买,而成本较高的操作驾照在购买的时候也根本是不需要的,同时飞行的时间、高度、区域和实际监管人也都没有明确的规定,所以就造成了频繁出没在机场、监狱附近的“黑飞”。

有人曾经说过,技术无罪,有罪的是使用技术的人。但人的问题总归没有技术的问题好解决,所以还要像论坛里的热心网友一样感叹下,民用无人机的未来在哪里……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