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觅:硬件加速器是做什么的?

如果顺利的话,春节前后1200平米左右的MC空间就能完成装修并开放使用。

亿觅科技(emie)创始人谭健荣喜欢大家称呼他为阿鱼,他口中的“MC空间”坐落在深圳市福田区安华工业园区一栋八层楼高建筑的3层,而在同一栋的7层便是亿觅的办公区域。“当线下空间开放使用后,MC网站也将同步上线,届时亿觅算是初步转型了吧。”

MC=WeWork+Quirky

“MC”到底是什么?取自英语单词“Maker Co-innovation”,MC意为“创客协同创新”。它是亿觅正在筹划建立的硬件加速器项目,分为线上和线下——线上社区帮助硬件项目展示、交流、讨论、以及知识沉淀,线下空间是一个协同办公场地,所有硬件设计团队都可以申请会员入驻

“协同办公场地”很容易让人想起在美国非常火爆,估值高达50亿美元的办公场地租赁服务公司WeWork。阿鱼也大方承认,MC线下空间灵感就来自WeWork,“你可以将其理解为工业设计师的WeWork。”

MC线下空间将采用会员制的方式,面向所有硬件创业的个人或团队开放。所有入驻的团队都可以与其他团队分享经验、交换创意、协作办公等。亿觅也会定期举办硬件创业相关的交流分享、产品展示、团队招聘等活动。

此外,亿觅将从所有入驻团队中筛选出符合市场需求的项目获团队,与其合作,帮助其在产品设计、供应链、团队、资金、渠道等方面加速运作。其中,亿觅扮演的最主要角色是合作伙伴,适当时候可能会选择入股。

emie mc 1

MC空间效果图

这是孵化器吗?对硬件创业团队来说,这意味着失去了自主性吗?阿鱼解释称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No”。“亿觅并不是要成为硬件孵化器,那是投资机构要做的事,MC是帮助初创团队更快设计生产出能面世销售产品的加速器。亿觅同样不是要将硬件加速将MC线下空间里诞生的产品都贴上亿觅的品牌。亿觅尊重硬件创业,鼓励硬件创业,并愿意帮助硬件创业。

更重要的是,所有MC硬件加速器的团队都能获得用户体系共享、供应链共享、渠道共享、联名品牌合作等好处。举个例子,如果你是一位设计智能手表的团队,一定希望能获得亿觅的供应链资源,毕竟它们也做了一块表。

自然,硬件创业并不仅仅只有深圳地区,MC网站便是一个设计师的更广泛的线上社区。设计师个人或团队都能在网站上进行交流讨论、分享经验、展示作品,以及寻求人才和融资。当然,硬件产品不可能永远在线上,落地到线下,甚至厂房才是关键。亿觅需要做的便是就是让创意落地,成为能够面世销售的量产产品。

如果笼统来看,其实MC线上网站类似于社会化电商平台Quirky。它的任务是发现创意并帮助人们实现创意,最终生产出产品,并在全球范围内推广销售。阿鱼告诉我说,MC和Quirky的哲学内涵其实是类似的。不过,可以说模式上一个属于UGC,一个属于PGC。

Quirky属于前者,任何创意的个人都可以提交,每周用户大约会提交4000个创意,只有3个会被Quirky采用。对MC来说,用户群体局限在了硬件设计师,自然属于PGC。设计师本身小众但也更专业,他们能创造有创意的知识经验,以及有生命力、能给生活带来便利和乐趣的产品。

阿鱼说,亿觅推出的每一款产品都是由设计师出品。它们被赋予了不同的故事和创意,因此具有鲜明的特色和设计感。“我们希望这种品质也能延续到MC硬件加速器中,让每一款产品都能带给用户情感和温暖,为用户所喜欢。”

emie samo

MC如何帮助硬件加速?

“硬件加速”,听起来并不是一个特别熟悉的概念。亿觅具体是如何帮助硬件创业团队做成这件事情的呢?

拿已经落地的产品说话。前段时间火爆微信朋友圈的Dita微空气监测仪,背后的合作伙伴便是亿觅,公司CMO覃康胤还作为嘉宾参与到微信发布会之中。阿鱼告诉我说,在与Dita的设计团队“进击科技”合作时,亿觅主要参与到产品“量产性”和“市场性”两个方面的合作。

很多时候,一款产品设计出来并不是终点,量产和市场是接下来设计者需要考量的两个重要难题。这一点可以参看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Smartisan T1手机——在坚持设计还是顾全量产大局,老罗恐怕没少妥协;错过黄金销售时间的最大原因就是供应链危机。

在Dita原型诞生后,亿觅团队就参与其中,合作解决供应链的量产问题。例如,一开始进击科技创始人黄铭杰在材质上只选择了黑胡桃木、白枫两种版本,成本会稍微高一些,自然反映到产品定价上自然会贵一些,并且可能会因为黑核桃木和白枫木的短缺而导致缺货状态。因此,阿鱼建议道,在他俩之外,增加一种聚碳酸酯塑料材质的版本。这样,不仅给予消费者多样选择,而且稍低价格使得第一代产品更容易获得用户喜欢和品牌意识。当然,设计感和产品质量并不会因此而有太大损失。

这便是所谓的量产性。而市场性则更容易理解一些,酒香也怕巷子深,如何将产品让更多用户知晓,也是一款产品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联合进行微信预热宣传,召开微信线上发布会,邀请朋友和媒体参加,亲自站台演讲,讲产品背后的设计哲学和工匠精神——这便是亿觅在将Dita推到更广市场时所做的努力。之后,从微信朋友圈和媒体的反响来看,这种方式看来是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Dita获得了很大一批忠实的早期测试用户,他们不仅在帮助Dita完善产品功能,同样也在潜移默化为Dita打广告。要知道,当下最有效的传播方式恐怕就是朋友圈了。

以Dita作为成功案例来看,未来亿觅在MC加速器中能帮助硬件创业团队的大致也是如此。此外,亿觅还会在人才和融资上给予初创企业帮助。而针对更早期的初创团队,亿觅还将在产品定义上给予帮助。比如,某款产品在设计细节、选材、面向用户群体等方面,亿觅都能提出建议和帮助。

emie dita

为什么亿觅能帮助硬件加速?

为什么你能帮助硬件加速?这恐怕是大多数人问亿觅这样一家创立于2011年的小体量公司。

“亿觅并不是现在才想做这件事,实际上从创立之初,亿觅的愿景就是做MC硬件加速器”,阿鱼说,“我觉得现在时机成熟了。”

在他眼里,时机成熟指的是,过去两三年时间,亿觅已经成功打造了一个有设计感的品牌。在萨摩、小恶魔、能量刀锋等移动电源产品之外,亿觅还设计了蓝牙音响Solo One和智能手表névo。产品设计、供应链管理、品牌认知度都有了一定积累,阿鱼觉得,是时候将这些转化为消费者对“硬件设计”的青睐和支持。

据了解,过去三年,亿觅总共销售了100万台产品,积累了十万名忠实用户,2014年营收规模约为8000万元,已经实现了盈利。这些数据或许证明了亿觅追求产品品质和设计附加值的可行性。

此外,与设计师合作设计产品,也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先例。亿觅通过与插画师合作,在黑、白、红三色小恶魔之外,增添了十多种不同设计。并且,亿觅已经与他们分成达到100万元。如果只是一张简单的设计稿,恐怕插画师们只能获得几千元。

当然,在我看来,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那便是资金。在获得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领投的千万美元A轮融资后,亿觅似乎有底气大干一场。更何况,WeWork、Quirky都已在各自领域被证明了商业模式的可行,二者模式的融合,加之亿觅本身的积累,很难说MC硬件加速器这事会坏到哪去。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