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很久没这么硬气了,硬气得就像刚亮相的坚果 Pro

这一次,原定 7:30 开始的锤子科技春季新品发布会只延后了 20 多分钟就正式开场了。

虽然时间偏差控制在了正常水平,但老罗还是玩了次大的。他用大众脸的假渲染图搪塞现场和屏幕前的观众一个多小时后,才终于揭开了坚果 Pro 的真实面目。

smartisan JianguoPro

成立五年之后,老罗终于拿出一款能同时取悦大众和他自己的手机。

5 月 9 日晚,深圳湾体育中心 “春茧” 万人体育馆内、39 家直播平台用户的电脑前,罗永浩和坚果 Pro是绝对的主角。

跟锤子科技现有的产品线放到一起,你会发现坚果 Pro 是一款特立独行的产品。它跟 2015 年初代坚果没有一丁点传承,反而更像锤子科技的开山之作 T1。而当年就是凭借 T1,老罗和锤子科技一战成名,却也因坚持太多走得磕磕绊绊。

同样磕磕绊绊的还有 2016 年亮相的 M1,它虽然是锤子“最有出息的孩子”,但设计平庸得压根就不像一台锤子手机。提及此,罗永浩就难掩愤怒——“锤子M1从工业设计上就是我们的耻辱!”,“M1从来她妈的就不是妥协,因为背后是为了整个公司”,我们大概知道,那个熟悉的罗永浩要回来了。

SM3

一句话总结坚果 Pro,它是旗舰设计,中端价位。这其实是有原因的。

玻璃和金属两种材质撞色拼接、方方正正的棱线和直角,坚果 Pro的工业设计差点就被放弃了,它原本是为锤子 T3准备的,锤子科技现任CTO吴德周上任后把这款产品打捞了上来,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实现。当初打动吴德周加入锤子科技的原因之一,正是这个ID(Industrial Design)。

了解了这一点,你就不奇怪为什么坚果Pro的外形透着锤子Smartisan T系列旗舰的范儿,方方正正的造型,T1那样硬朗的线条,甚至一眼可见的“割手”感都复现了。为此,罗永浩它设计了一个背部钢化玻璃贴膜。

咯手的另一个解决方式是压缩机身厚度和机身重量,坚果 Pro机身厚6.98mm,重量仅为158g。对一款5.5英寸屏幕的手机来说,已经十分不易。与之相比,5.15英寸屏幕的小米 6机身重量则达到了168克。

中端价位则体现在坚果 Pro的定位上,高通骁龙625/626处理器、4GB RAM 及 32GB/64GB/128GB 存储空间,决定了它不太可能越级挑战旗舰产品。

除此外,坚果 Pro提供了1300万+1300万像素后置双摄像头、支持实时背景虚化和夜景模式;最高配备1600万像素的前置摄像头、支持实时美颜。

新品搭载高通Quick Charge 3.0 快充技术、内置 3500mAh 的电池,官方提到坚果 Pro 的一大杀器是可以实现 “充电五分钟,通话四小时”。坚果 Pro 还提供了一个非常暖心的——“iPhone 陪护功能”,你可以用苹果官方提供的 Type C 转 Lightning 数据线为  iPhone 充电,似在暗示 iPhone 和锤子手机用户有不少重叠。

有趣的编排,从车祸现场到燃爆现场

产品正式亮相前,老罗先拿出了一张大众脸的设计图,还像模像样地演示了起来。但现场却是迷之沉默和零零散散的掌声。

尽管这是故意设计的一个环节,尽管老罗并不知道在当天晚上九点钟,京东就已开放锤子新机销售,他还是哽咽了。很长一段时间,锤子过得憋屈,好的设计无法实现,产品无法按时交付。产品研发和供应链的短板一度让这家因“设计能力过剩”而名声在外的企业濒临破产。

等到新品真正揭开帷幕时,现场沸腾了。口哨声夹杂着“牛×”的呼喊充斥整个体育馆。台上的老罗长长地喘了一口气,他紧接着便用产品的高清大图和制作精良的视频淋漓尽致地展现这款在当下如此与众不同的作品。

配色上,坚果Pro提供了炭黑色、酒红色、细红线特别版三种颜色可选,相较发布会一开始所展示的渲染图,新机真是“漂亮得不像实力派”。直接看图比较实在,而且手感也很实在:

WechatIMG6

sm

sm2

不光是产品外形给人以惊喜,罗永浩还提到——“吴德周加入以后,硬件团队进行了2/3的改组,这使得硬件研发上也有脱胎换骨的表现。”

而在自己旗下公司的产品对标中——天线、发热、续航、厚度和重量、可靠性、暗光拍摄等各方面技术均实现了突破;在和华为荣耀V9的可靠性对比测试中,坚果 Pro也达到了华为荣耀的相同标准。

软件上,锤子Smartisan OS也新加入了延续着它在软件交互上的“先天优势”。

坚果 Pro 搭载最新的 Smartisan OS 3.6,系统基于 Android 7.1。跟随 M1 一同到来的 Smartisan OS 3.0 拥有两项好评率颇高的功能,One Step 和大爆炸(Big Bang)。One Step 1.5 版本增加了图搜图、智能语义拖拽、一步查词、一步识字体等功能。大爆炸2.0的新加功能则包括OCR分区域爆炸(扫描全能王)、爆炸点定位、现用现炸以及非智能切词等等,这个功能非常适合图文编排的文字工作者,朱萧木还客串了一回记者,现场用这些功能编排了一个稿件,罗永浩激动地说道——“你们软件行业怎么了,不行让我来。”

sm1

新版本的系统还加入了一个闪念胶囊(idea pills)——用户可以随时按住 HOME 键,用语音输入的方式记录自己时刻发生的想法、灵感、念头,可以转换成文字,同时也可以作为语音文档保留。具体的应用场景比如艺术家要记录灵光一现的想法,简单的记录日程等等。

老罗哽咽了,如果将来傻×都在用我们的手机……

发布会后半场,罗永浩进入了“火力全开”的最舒适状态,金句频出,引得全场观众也“吁”声一片。

当面对不可说,以及说不出口的事情时,罗永浩叹了口气——“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么?每一次只要厚着脸皮挺下去就好”。

在演示大爆炸2.0交互细节的时候,罗永浩脱口而出——“你们软件行业到底怎么了?不行我来。”大爆炸2.0演示结束,罗永浩根本没爽够——“我感觉我的精神状态还能讲100年。”

而眼看着自己公布真正的坚果Pro外形的时候,罗永浩一度哽咽——“如果有一天我们卖了几百几千万台,满大街连傻×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们要知道我这是给你们做的。”罗永浩沉默,真的哭了……

朋友圈里也有不少人写下这样的留言——本来我是抱着看相声的心态去的,一不小心竟然被真的感动了;有些瞬间,老罗竟然像个孩子一样。

无论是上面这些情绪化的言辞,抑或是 40 万的备货量,你能感觉到,和往常一样,老罗还是信心满满。

现场的锤友离场时,也在一遍一遍高呼着“锤子大卖”的口号。

左为锤子科技 CTO 吴德周,右为锤子科技创始人、CEO 罗永浩

左为锤子科技 CTO 吴德周,右为锤子科技创始人、CEO 罗永浩

发布会后,老罗和吴德周接受了包括 PingWest 品玩在内的媒体的采访,我们摘录了几个重要的问题:

提问:产品发布之后,你当时在发布上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罗永浩:会高兴、觉得这项目要成了,然后又想到这种感觉已经重复四次了,大概是这样吧,没有什么特别心情的。

提问:我特别关心闪念胶囊这个功能或者这个产品你想了多久,另外有没有可能做成一个产品或者做成一个APP造福更多用户?

罗永浩:今天忘讲了,这也是要开源的。其实也跟去年那次一样做了一个开源的页面,今天还是出了一点PPT的问题,漏掉了。

提问:我问吴总一个问题,你加入锤子科技参与发布的第二款产品,从你的感受来讲:第一,你对锤子科技有没有更深的认识?第二,你在打磨这款产品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老罗对于T系列的坚持或者认可,有没有一些不同的情况?

吴德周:其实我进锤子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今天坚果Pro的ID设计手板,但当时是要拿这个ID做旗舰机的,在一些场合也简单提过,我们最终还是希望要卖得更好,目前在现在这个档位上我们的ID可能是无敌的,我们希望可以秒杀所有其他的竞品,所以我们后面就把这个ID做成了坚果,当然我们后面T系列会更惊艳。

今天我是第二次到现场参加发布会,我觉得这一次可能比上次更感动,因为M1的时候刚进公司几个月,可能对锤子了解还不是特别深,所以到今天为止基本上我是刚好进锤子一周年。

罗永浩:还有一个,这个产品是从零开始,上一个产品不是,所以感情不一样。

吴德周:是,当然过程有各种的故事、各种坚持,特别令我感动,尤其是放ID视频的时候。

提问:为什么锤子跟京东的合作这么密切?在融资方面,跟阿里跟这些平台合作是怎么考虑的?

罗永浩:其实跟阿里谈的时候,电商部门其实没有关系,比如跟天猫、淘宝没有关系,我们当时是跟云 OS 这些部门有合作的前瞻性,所以有跟他们谈判,跟京东是两个角度。

京东做为销售平台,他也不希望这轮洗牌完以后就这么几个巨头,这跟线下销售商老板的心态是一样的,一方面做那几个大牌肯定赚钱,另一方面又不希望长远做这些,卖来卖去可能这个行业不健康,他们也希望百花争艳这样的效果,所以有意识会愿意帮助和扶持他们认为有潜力的企业,这对他们自身有好处的,但是工作过程中不可避免产生感情以后就是在你困难的时候额外多伸一把手这种事情也会发生的,之前王总(王笑松)、胡总(胡胜利)也是非常帮忙的。上一轮也是他帮忙把M1的生产走完,这一轮京东也是帮了很大的忙,这期间也是因为胡胜利(音)总的反复推荐,然后跟刘总(刘强东)谈,反正从生意伙伴上关系走得还是比较好的,双方合作整体愉快,自然而然走成这样子,没有特殊的。

提问:我们看到这个产品确实很漂亮,现场的锤友们也特别感动,我想知道在我们最后的产品和设计稿的产品完成度是怎么样的?

罗永浩:几乎是零妥协的,起初这个ID原始创意是基础下巴那个位置整个一圈都是没有 C 角的,几乎是呈亮的一条,但是我们发现几乎是零,一直到最后量产良品率可能也就有20、30%,所以后面我们改了早了一圈的改动,这应该是2%、3%的妥协。如果你拿那两个手版看,普通用户发现不了,只有搞工艺设计的人会发现那个刀的走势,否则基本是零妥协的市场。

吴德周:简单补充一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酒红色在手机颜色里面是最难调的,红色稍微偏就花黄,再偏浅就发紫,它的颜色变化很明快。我们做产品的时候打了不下几十种样,因为还会牵涉到金属颜色等等差异,包括整个金属中框的酒红色,我们前前后后一堆颜色的样品,到时候可以到我们的ID空间去参观一下。

提问:我们的硬件团队现在是什么样的构成,是大部分来自于华为吗?

罗永浩:其实不是,华为过来的吴德周的老兄弟可能只有两三个,有联想……就不点名了,就是各个手机公司,华为背景有一些,在职过来是两个还是三个,吴德周带过来的硬件70多人,整个我们将近一年的时间十年以上的资历的工程师加盟70多个,也搞了一些内部的优胜劣汰、末位淘汰,但是华为在职来的只有两三个。这个是因为吴德周跟老东家其实也是有感情的,老领导那边也不想面子上难看,这方面会比较注意。我们自己怎么讲?其实之前的困难不是在于一定要有整个团队加盟,是一个能够把产品线研发、生产、供应链全搞定老大型的人物,所以吴德周来了以后,他做手机13年,做这个行业是15年。

提问:我们看到你在发布会的时候好像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想问一下你当时打动你的点是什么?你这段时间是有哪些辛酸或者不容易?

罗永浩:可能有点“产后抑郁”吧,有的女人生了孩子以后无缘无故就要哭一个礼拜,我每次产品发布都有这种感觉,今天可能有点外露,以前发布会之后,这种感觉也是要持续几天或者几个礼拜的,今天还算克制吧。

提问:你刚才提到跟陌陌、得到签了卖身契,具体讲讲。

罗永浩:我卖身还是挺贵的,之前有脱口秀来找,也都是几千万签半年、一年合约,但是脱口秀真正做好是很花费精力的。

我们当时资金非常困难,需要我尽快弄一些钱来维持公司往前走,要不发工资都会有问题。那个时期谈的时候,陌陌的唐岩原来是我朋友,很帮忙,他是上市公司,也不能说随便给我钱或者怎么样,所以我们商量如果我给他们做50多期直播,他们觉得对他们是很有价值的,相应也愿意付一笔酬劳,可以预付,有这么一个协议。

我以前想象直播是很疲劳和耗精力的,但是唐岩说你一听就是没做过直播,其实就是打开摄像头坐在那儿跟网友聊天,你实在不想说话跟你外面有名气的同事吃吃饭,你也算做直播了,你不需要精力做太多的事,但是要保持固定的频率跟网友交流。我试了一两期是可以的,对我的公司业务没有什么影响,说实话,我做了几天还挺感兴趣,可能比他们想的还好。

罗振宇和得到他们会卖一些比较被特定群体认为花钱去买的有价值的东西,现在中国还是一个也比较热的时代,所以我们去讲创业的话,他认为是非常受欢迎的方向。一个纯理论派和一个行动很厉害但是不太会表达的人对他来讲远不如又能吹能做也确确实实做了五年的人合适,做了几次以后,我发现不太牵扯精力,基本利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就能做一个礼拜的内容了。

提问:今年其实上半年都能看出来手机行业各家手机厂商出新品的节奏都已经放慢了,都已经过去五个月了出来的新品一个手都能数出来,大家出来全面屏、玻璃屏之类的,我想了解一下市场上的想法和规划?

吴德周:确实这里看到的感觉好像发新品的节奏慢了,大家可能也看到了,为什么大家感觉发出来的产品还是一个样,因为大家找不到大的差异点,所以如果只是在一些参数上的变化、规格上的变化已经很难引起大家换新机的动力了,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吧。

罗永浩:但是我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市面上有那么多长得从头到脚几乎全是iPhone的手机也卖得那么好,还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你看我们今天其实是拿iPhone的图去改的,刚开始公布ID的时候拿着iPhone的去做。我们之前内部同事打赌,有的人说弄不好这个更好掌声一片,到时候换成方方正正反而不好卖。结果假ID一公布,现场观众冷的程度比我想象的程度还糟糕,那个场面完全冻住了。说实话,我也不太擅长做这个事情,犹豫了好几次方案这么做的,我上半场冒汗比下半场多,他们一这样,我说这是不是出问题了?但是后来证实这个处理还是挺好的效果。

提问:我想问一下罗老师,今年我们目标是实现盈利,我们有一个销售目标吗?今年比去年会不会困难有一点大?

罗永浩:这个始终是有困难的,今年我们整体上偏乐观是因为比如说我们有一些现在不方便公布的,但是现在产品定单数已经超出我们预期了,不是直接2C了,因为我们涉及到包销、团采,就不是2B了,严格来讲是2B,它还是2C的,就是我们跟一些机构直接销售合作已经超出了我们原来目标的生产数,所以基本上不是特别有悬念的一个事情。反正你做企业,最后你总的财务上管理算出来之前仍然是有风险的,所以刚才我说有九点几成的把握是基于这样的判断。

吴德周:我补充一句,我觉得盈利这块一样的,没有啥绝招,就是开源节流,所以大家其实也看到了锤子今年很多的变化在发布会,其实大家看到可能以前大家都在线下看不见锤子手机的,其实我们今年会开始真正走线上+线下销售的模式。第二块,以前锤子跟运营商等等合作是比较少的,但今年我们会开始跟这些运营商、这些大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合作。还有,包括跟京东线上更紧密的合作,等等这些可能是一些很大的变化去开源。节流这块还是一样的,毕竟还是小公司,所以我们自己内部来看从现在的效果来看,我们还是很有信心能够实现盈利的。

提问:锤子的系统一直做得很不错,之前有传闻锤子跟Yun OS将会有一些合作,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态?

罗永浩:我们和 Yun OS确实是有合作的,大家知道,我们目前做的这些交互都是基于安卓上,Yun OS是自己做了底层和内核的,所以我们双方有个合作,把Smartisan OS的人机交互、UI界面的一些功能性的东西嫁接到Yun OS内核上,然后装到别的手机厂商那儿去,这是我们一直在谈并且在进行的项目,但是这一代产品的时间点上是来不及的,下半年我们的产品,可能会有Yun OS版和安卓版两种,但对用户原则上,我们是不强制的,如果你愿意可以买Yun OS 版刷成安卓版、或者安卓版刷成Yun OS 版。只不过Yun OS 版 的合作里,因为有他们那边的技术和数据投入,所以有可能Yun OS 版功能可能还会比安卓版功能多一些,这个事应该下半年会有一个结果。

提问:今天锤子说可能会卖到几千万台,不知道在下一代智能设备出现之前锤子还能否成为第一梯队?怎么彻底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罗永浩: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就是融资困难方面的问题,我有时候也挺感慨,我创业五年走得没有那么顺,我说融资总是很吃力、很疲劳,他们就很崩溃,他说你五年融了八九亿,还亏损,还能继续融到资,你还想怎么样?

我是觉得每一家都有每一家的难度,但是你到底怎么看融资困难还是不困难,中国还有第二个相声演员融资八九亿?我觉得没那么多,至少在我们曲艺界没有那么多。我觉得是走得比较吃力,跟我选择的方式有关系,手机这个行业还是太重了。

第二,我不认为一家企业卖出几千万部手机就特别牛,在中国有卖几千万台手机还不赚钱的。过去说苹果和三星赚走了中国90%的利润,大家只是吃点饼干渣子。

就这么说吧,如果有一天一家公司把智能手机做到比苹果还牛两倍,它也永远是小苹果,就好像乔布斯那么天才、这么伟大、不世出的人物,在PC上输了就是输了,但是下一代平台的时候你才有机会。做手机或者做实业的东西如果能成为一两百亿的公司,其实不算一个不切实际的野心,但是如果成为一两千亿的公司是很大的野心,要实现那个我不认为靠卖几千万部手机就能实现,应该是很困难的,你可能要做更多更大的事情才可以,所以那不是消极的问题。

你只有养着一个能做软件、硬件甚至做底层内核的团队并且存储足够的人、钱等等才能到下一代平台革命的有资格上台。比如苹果放弃做电脑转做别的产品,在智能手机时代它没有机会的。

 

(编辑:Hao Ying)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