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上去,焰火工坊的VR设备已经达到了世界前三

在腾讯高调宣布 VR 开发者计划,正式进军 VR 产业的第二天,前任腾讯科技副主编娄池也站在了VR发布台上,不过这一次,他是作为老东家的竞争对手 —— 焰火工坊的CEO出现的。2015年12月22日,北京虚拟现实平台公司焰火工坊宣布,发布面向移动VR全生态的新品家族,包括:帮助开发者降低开发难度、提升效率的焰火工坊“黎明”开发者工具包(FiresVR Dawn SDK V0.9);中国首款内置高性能陀螺仪及交互按键,售价仅为199元人民币的VR眼镜“极幕-1”(JiDome -1),并开放了相应的硬件研发标准;展示VR标准交互界面及应用分发能力的极幕OS及应用市场(JiDome OS,JiDome Marketplace);以及为VR内容产业链伙伴示范的焰火影院(FiresVR Player V1.1)和VR原生游戏《最后的荣耀》。

尽管从体量和规模上,难于与巨人腾讯对比,但是娄池仍然底气十足。

IMG_2754

让我们来看看他究竟展示了什么:

焰火工坊 SDK  :解决 VR 最基本的算法问题,

在焰火工坊联合创始人兼CTO王明杨看来,算法和基础操作系统的确实是中国VR的最大短板。“ 中国的VR设备,他们大量的直接用或者修改别人的SDK,或者是比较粗糙的,和一个比较简单的畸变的算法。他们对操作系统层面一无所知,他们可能会觉得 VR 不过是加上自己可笑的算法就可以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

正因为如此,所以焰火工坊 SDK 能够从底层解决许多VR设备为人诟病的基本问题:焰火工坊是Oculus之后第一个在核心算法采用ATW(异步时空穿梭)技术的公司,再加上长期以来色彩纠正与反畸变、Unity Hack与安卓优化、姿态传感器数据融合等技术的研究,将VR视觉时延降低到了20毫秒以内,在整个VR领域中都处于领先地位。针对另一个痛点的动作迟缓,纹理模糊问题,焰火工坊引入了Unity的优化技术,通过外部材质加载系统,减少纹理载入的耗时和内存消耗,同时允许开发者自由使用多线程。最后,焰火工坊的SDK引入视频播放API,通过软解码和硬件解码的调用,用户只要一个手机,就能够很轻松的获得类似于电影院的体验。

IMG_2787

焰火工坊 极幕-1 :近似三星Gear体验只需要199元

硬件是 VR 的基础设施,但在王明杨看来在全国有近百家 VR 硬件创业团队的情况下,真正适合移动VR的硬件仍然还未出现。

具体而言,市场上的 VR 硬件缺乏沉浸感,也缺乏足够灵敏的传感器。在视觉领域,过分强调从4寸到6寸都能适应的兼容性,VR设备的反畸变能力却无法随着屏幕大小进行调整。结果造成视觉上的不适和眩晕。因此,娄池在坦言,他们的硬件是被逼出来的 “ 刚把延迟的事儿解决了,市场上没有一个硬件能跑好我们怎么办?”

最终,这款 极幕-1 的具有适配主流手机屏幕尺寸的光学方案、外置了高精度九轴陀螺仪和接近感应器、定义了弱交互按键、平衡了冷却效率与噪声的风冷系统。极幕VR眼镜盒子对智能手机提出了明确标准,包括:需要完整支持OpenGL es 3.0 api;GPU性能在Adreno 310以上,例如高通骁龙805、英伟达Tegra K1、三星Exynos 7420、MTK Helio x10配备的GPU。

在介绍时,对极幕-1的评价是“近似三星 Gear 水平”,但它更大的优势是:可以兼容除了三星手机以外的所有手机,并且有一个非常具有竞争力的价格:199元。娄池非常自豪 “ 这个价位在国内和国外都没有竞争对手。”

焰火工坊影院:焰火影院和《最后的荣耀》

在内容方面,焰火工坊推出了两块内容:焰火影院和《最后的荣耀》。

针对传统视频内容的影院化难、手机同时渲染视频内容和三维大场景难的共性痛点,焰火工坊发布的焰火影院V1.1实现了帮助内容制作商,只需关注VR内容制作本身,而不用考虑影院和三维大场景的渲染问题,降低了制作难度和时间周期。

最后焰火工坊还推出了一款VR原生游戏《最后的荣耀》,但娄池坦言,这个游戏的游戏性并不是那么高“不是那么好玩”。它的目的主要是让更多的开发者通过这一鲜活实例,可以通过焰火工坊SDK、极幕VR眼镜和应用商店,快速实现VR游戏的开发、移植、发布和变现。

除了以上产品以外,据娄池透露,在未来,焰火工坊还将会开发VR一体机和根据客户定制的VR产品。此外在内容上会在影视方面与内容创作团队深度合作。

总体来说,相较于腾讯和其他国内VR团队,焰火工坊给出了一个完整的,从算法到硬件到应用的VR解决方案,并且给出了令人心动的兼容性和价格。由于测试时间太短,PingWest记者还不能够对“极幕”及其内容进行一个深度的评测,但考虑到国产VR的市场乱象,我们愿意相信下面这句话是真的。

 

订阅更多文章